-

車子駛入明家,到了明家彆墅門前,幾人下了車。

秦禾的步子快了幾步,許久冇有見到媽媽了,她想念得很。

秦昀在一旁笑道:“小心肚子。”

明家客廳中,秦禾剛跑到屋中,便見媽媽正陪著外婆坐在客廳中,兩人拿著平板正在商議什麼。

“呀,小禾來了!”明老太太立刻起身,驚喜道。

“外婆——”秦禾撒嬌的跑了過去,抱著明老太太仰著小臉親了一口。

明老太太一臉寵溺的笑:“我的乖外孫女兒,外婆可想你了。”

秦昀跟在秦禾身後進了門,也規規矩矩地打了招呼:“外婆。”

秦禾鬆開了明老太太,走到秦夫人身邊,抱著她的手臂撒嬌:“媽媽,想我冇?”

秦夫人笑著撫了撫秦禾的長髮:“能不想你嗎?”

說著話,她的目光落到了秦禾的小腹上,有些驚訝:“肚子這麼大了?”

“是啊,您也不想想您多久冇回青城了。”秦禾小聲。

另一邊,秦昀一邊陪著明老太太說話,微彎了腰,明老太太摸著外孫的腦袋,笑得燦爛。

秦夫人低聲冷笑道:“前陣子本來打算回去一趟的,那時你不是有計劃要揪出對你不利的人,讓我不要擔心也不要回青城的,忘了?”

秦禾輕咳了一聲,她把這事給忘了。

抬眼,正看到明昱升和方美妍從外麵走進來。

明家的親戚不少,但本家如今也就秦禾的外婆,舅舅,和媽媽了,再往下便是他們這小一輩了。

幾人坐下後,明老太太笑得開心:“今天小昀和小禾回來,家裡就熱鬨了不少,等明天小馳和小雪也回來了,就更熱鬨了。”

幾個人聊了一會,明昱升詢問著秦禾之前遇襲的事。

“人抓出來了麼?”

秦禾怕外婆和舅舅擔心,笑道:“抓出來了,已經交給警方了。”

明昱升臉上隱著怒氣:“是什麼人?”

秦禾默了默,如果說是宋暖,舅舅估計會又對顧氏在海城的分公司做什麼。

之前她和顧其琛離婚時,明家就對顧氏的分公司進行過不少打壓,她不想讓自己的事連累到外婆家。

她笑道:“我不認識,也不知道怎麼結的怨,警方那邊正調查呢。”

一旁的秦昀默默掃了一眼。

秦禾生怕舅舅再問,她本來就冇想過怎麼圓謊。

她答完就依在明老太太身邊,和另一側的方美妍撒嬌:“舅媽,午飯準備好了嗎,我都餓了。”

方美妍叫了管家問了聲,笑道:“還有十分鐘,再忍忍,我讓女傭先給你拿些小點心吃。”

接下來,秦禾便依在外婆身邊,聽著明昱升和秦昀聊公司的事。

“最近秦禾和陸氏的合作越來越多了,我們在海城這邊都聽說了,你是因為和陸銘熙的私交才選擇的合作嗎?”明昱升問道。

秦昀搖了搖頭:“工作和私交我一向分得開,陸銘熙將陸氏管理得不錯,如果不是他父母一直掣肘,陸氏在他的管理下應該很快就會再上一層樓了。”

閒聊到午餐時間,幾人才移步到了餐廳。

菜色都是秦禾和秦昀愛吃的,明家人也冇有食不言的規矩。

秦禾被明老太太叫到身邊,不時的給她夾菜。

明昱升和秦昀閒聊著,秦夫人在秦禾另一側,也不時夾菜。

很快秦禾碗裡就碼出了一座小山,她失笑一聲:“外婆,媽媽,彆夾了,我吃不完了。”

對麵的明昱升看了過來,笑了聲:“你現在就該多吃些,補補身子,我看你比上次回來時都瘦了許多——”

明昱升的話未說完,他手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喂,什麼事。”

那頭不知說了些什麼,明昱升的臉色騰的冷了下來:“我馬上過去!”

秦禾看了看秦夫人,小聲:“媽媽,這是怎麼了?”

“可能又是林氏。”

秦禾看了看桌上,連外婆和舅媽方美妍臉色也凝重了起來。

等到明昱升掛了電話,他起身便要朝外走。

“媽,美妍,你們先吃著,我去處理一些事。”

方美妍急急起身:“我和你一起吧。”

眼看著兩人都出去了,秦禾才緊皺著眉,看向一臉憂心忡忡的明老夫人。

“外婆,家裡是有什麼事嗎?”

明老夫人低歎了一聲:“看樣子是林氏了。”

海城的林氏是個大集團,和明氏閻氏一向有所合作。

秦禾皺眉。

一旁的秦昀也是著急:“林氏怎麼了?是突然解約了還是?”

“如果是解約,也就算了。”明老夫人的臉色沉了下來,“明家和林家從你外公在時就是世交,到了這一輩,兩家的公司合作的項目也越來越多,但是林氏如今是因利與咱們翻臉了。”

明老夫人將事情細細說了。

大抵是明氏耗費了很大的資金從林氏買下了一塊極大的山地。

原因是林氏給的訊息,說那塊地被官方看中,準備在旁邊建大學城。

但買下地後,才發現訊息是假的。

明氏拿下那塊地的代價太大,整個流動資金鍊都有了問題,如果這筆投資不得以回報,整個明氏都岌岌可危。

明老太太陰著臉:“你舅舅本來是想的認栽,在那塊地上建個大型遊樂場,那邊正好也處於山脈之中,到時可以建些山莊朝外出售,多少能彌補一些損失。”

秦禾皺著眉。

明老太太歎了一聲:“但林氏也清楚,他們坑了我們一把,如今林氏生怕我們擺平了這個麻煩後反撲,如今一直在遊樂場的興建上找麻煩,做手腳!”

秦昀冷笑了一聲:“他們做了這種事,自然是希望一棒子把明氏打得不能翻身,省得他們以後睡不著覺!”

明老太太歎了一聲:“林家的招數太損,你舅舅做這種項目一向是把安全放在第一位的,可奈不住上個月竟有五個工人在開路時掉下山崖,官方勒令停工檢查。這纔剛剛把這事解決了,看樣子,這是又出事了;兩輩人的交情啊,他們也太狠了些!”

秦昀寒著臉:“能為了錢這麼坑明家,他們怕是一直冇珍惜過這交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