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禾還有些發怔,顧其琛剛剛明明是能躲開的,就算是她挺著七個月的孕肚,那個速度她也能躲開。

顧其琛的身手她是見過的,他是故意冇躲。

秦禾抿了唇。

“小禾?”顧老太太追問。

秦禾反應過來,訕笑著,看著對麵的顧夫人對她示意的點著頭。

她心緒複雜:“恩。”

“其琛,你不能再欺負小禾了,知道嗎?”顧老太太拉過秦禾的手,“你看小禾為了天天給你做飯,手都起繭子了!”

說罷,她低頭,看著秦禾一雙柔軟的小手,有些疑惑:“繭子呢?”

秦禾默了默,之前的記憶她失去了,但醒來後的這大半年,她在秦家養尊處優的,媽媽和哥哥不捨得她做一點活,哪來的繭子。

隻有之前握手術刀時會有一些薄繭,但位置在指腹一側,基本看不到。

顧其琛沉眸看向秦禾的手。

她在離開他之後,的確是被秦家捧在手心裡的。

之前也是。

隻有和他結婚的那陣子,過了人生中唯一的苦日子。

心頭一陣刺痛,顧其琛麵色微白。

“奶奶放心,以後隻有她欺負我,我絕不會欺負她的。”

秦禾微怔,抬眼看向男人。

顧其琛似乎在哄顧奶奶,她心頭卻莫名因為那句話顫了下。

顧奶奶一手拉著顧其琛的手,一手拉著秦禾的,將兩個人的手握到了一處。

過了好一會,顧奶奶晃了個神般,看向顧其琛:“其琛,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秦禾趁機忙將手抽回。

陪著顧奶奶吃完晚餐,將老人家哄著睡著了,秦禾才起身離開了顧家老宅。

顧其琛出來送她,秦禾的麵色微冷:“我開了車來的,留步吧。”

過度的親密,讓她莫名的生出一股危機感。

她和顧其琛之間,似乎出現了一個旋渦,帶著引力想將她捲進去。

秦禾不想涉足,刻意拉開了距離。

顧其琛站在門前,看著秦禾離去後,回了老宅的彆墅。

顧夫人在客廳坐著,見顧其琛進來,微歎了一聲。

“其琛,你坐下,媽媽想和你聊聊。”

顧其琛坐下後,顧夫人凝著自己的兒子,紅了眼眶。

“兒子,最近秦禾來看你奶奶,我和她也接觸的多了些,她的確不錯。媽也看出你對她有了感情——”

顧夫人有些猶豫:“隻是,你們現在離婚了,她也懷了彆人的孩子,你想明白了嗎?”

顧其琛麵色淡淡的,聲音中隱著絕然的堅定:“我這輩子隻娶她一個。”

顧夫人的麵色苦澀了下來,如果兒子和秦禾冇有離婚,該多好。

也不會有後麵這些事,秦禾也不會懷上彆人的孩子。

可這一切,也和宋暖有關。

她甚至放任著宋暖去欺負過秦禾。

顧夫人一時間五味交雜。

自私的想讓兒子擁有自己的孩子,而不是直接給彆人的孩子當父親。

可她迴避不了自己的內心,也無法忽視自己曾經犯下的錯,造成了兒子後麵的感情不幸。

“秦禾今天和你奶奶說,往後半個月冇辦法過來了。”

顧夫人見顧其琛抬頭看過來,笑了笑:“秦禾要去海城半個月,她外婆,明家的老夫人要過壽了。”

顧其琛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片刻後,他看向顧夫人:“謝了,媽。”

顧其琛冇在老宅留宿,直接回了森園。

晚上九點,於景和顧其琛幾個心腹被直接叫到了顧氏集團加班——

……

青城機場,秦禾和秦昀登上飛機。

兩個人的位置緊挨著,秦禾上了飛機就取出眼罩,要了張毯子打算補覺。

秦昀皺眉:“就兩個小時,你補不了覺。”

秦禾懶懶的打了個哈欠:“哥,你就不該訂早上的機票!”

“早上七點的機票不算早,是你太懶了。”

秦禾冇吭聲,隨著肚子越來越大,她的身體也逐漸越加疲乏,每天睡眠都增加了不少,仍冇什麼精神。

快落地時,秦昀把人叫醒。

兩人出了通道,便看到了明家的人已經來接了。

這次來的人很全,舅舅明昱升,舅媽方美妍都到了。

秦禾歡快的奔出通道,先和舅媽方美妍來了個擁抱。

方美妍四十多歲,保養得很好,說話細聲細氣,人美心善,卻也聰明機敏。

秦禾和她的關係一向好。

方美妍微弓了些身子,輕笑著:“你小心著些肚子。”

明家舅舅明昱升在一旁佯裝動怒,臉上的笑意卻掩不住:“到底誰是你親舅舅,怎麼和你舅媽比和我還親?”

秦禾笑著:“舅舅還吃味呢?誰讓我舅媽漂亮大方,我就是喜歡舅媽。”

明昱升氣的吹鬍子瞪眼。

秦禾笑著:“也想舅舅了。”

明昱升樂了:“來親舅舅一個。”

方美妍笑罵:“禾兒都多大了,你還讓她親,不怕她難為情呀。”

幾人說說笑笑出了機場。

到了車前,秦禾驚了一下。

“這房車,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明昱升笑著:“這不是想著你懷孕了,你舅媽非讓用這輛車,說讓你躺著回家舒服。”

秦禾樂了,拉著方美妍不撒手。

“我媽媽怎麼冇過來?”

方美妍笑著:“你媽媽在家陪你外婆呢,也不能都來呀,壽宴快到了,得時時有人看著操辦的事,我這太想你了,你媽媽就把出來接你的機會讓給我了呀。”

秦昀在一旁笑的溫雅:“我之前想叫明雪一起回來,她不樂意,說要和明馳一起,明馳今天好像還有個通告,估計他們兩個明天就回來。”

明昱升坐在對麵,提到兒子女兒便一臉黑:“兩個小東西,一個不好好的回來接管明氏,一個跑到青城唸書,都不省心!”

“不省心你還天天唸叨?”方美妍笑著揭明昱升的短兒。

從機場到了海城繁華地帶,秦禾趴在車窗上哼著小曲:“好久冇來海城了,真好。”

海城和青城都是超一線城市,但建築風格大有不同。

海城因為也是旅遊勝地,不少地方還維持著舊時的風格,隻是不斷的翻新修繕,秦禾之前重建青城西城區時,也是有參考到海城的這種作法。

車子很快駛到明家,明家的位置是海城寸土寸金的沿海地,明老夫人極愛種植花草樹木,明家的綠化做的極好,連彆墅的外牆都覆滿了爬山虎,整個莊園像藏在各色綠植中,若隱若現。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