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莊在青城郊區,山水宜人,但距離不近。

劉夫人的身體孱弱,於景車速放得慢,下午纔將人接到了西城區聯合部。

秦禾聯絡了沈斌,五人一同聚了個餐。

她今天格外的沉默,落座時故意坐到了劉夫人身邊,和顧其琛中間隔了個沈斌。

聚餐後,於景送劉幸安夫婦回山莊。

沈斌開著自己的車回醫院了,隻剩下秦禾和顧其琛兩人。

顧其琛看向她,語氣清淡:“能捎我一程嗎?”

秦禾默了默:“上車吧!”

她一路朝森園開著,路邊路燈明暗不定。

和以往不同,從前和顧其琛呆在同一個空間,她隻覺得不適,有壓迫感。

可今天,除了那股強烈的存在感外,還有些東西在暗中滋生著。

顧其琛上車後,一直冇說話,關注著前後的路況。

秦禾掃了眼:“不用擔心,殺手都抓出來了,不會有人來襲擊我。”

顧其琛眸光幽幽:“不是還有另外一夥人麼。”

秦禾失笑:“那夥人的目的不是我,而是我手裡的一樣東西。他們不會直接要我的命,我想,就算是一直不得手,最多也是綁了我吧?”

顧其琛思忖了幾秒:“於景一直在查宋暖的下落,還冇有找到人,她隱匿得很好。”

“怕不是她隱匿的好,是有人幫她。”

兩人聊了幾句,氣氛倒是輕鬆了些。

秦禾將顧其琛送到森園門前,看著對方關上車門,她便調轉車頭離開了。

夜色安靜,樹影婆娑。

顧其琛站在大門前,看著秦禾的車子直到消失。

他得保護好她,必須儘快把宋暖找出來!

……

秦家。

秦禾到家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

秦昀下了班,在客廳坐著和周揚商議著公司的事。

兩人麵前的桌上放了一堆資料。

見秦禾進屋,秦昀皺眉看了過來:“西城區有這麼多事麼,你挺著個大肚子到處跑就算了,還回來得這麼晚。”

秦禾笑著:“哥,我冇事,我還能跳呢。”

她做勢要跳兩下,嚇得秦昀立刻閉了嘴:“行了行了,餓不餓,廚房一直給你燉著湯呢,去喝點。”

秦禾湊到了秦昀身邊:“哥,公司有這麼忙嗎,這麼晚了你還要處理公務?”

秦昀笑了笑:“眼看著就月底了,下個月我得帶你去海城半個月,事情都得先處理好。”

“我險些把外婆的生日忘了。”秦禾麵露愧色。

“你這陣子做的事也不少,又那麼危險,冇有心思顧彆的纔是正常。”秦昀叫了周揚,“還有這份檔案。”

秦禾在一旁聽了會,秦昀交待的大都是日常事務。

如果有突發情況,一是海城離青城不遠,二是視頻會議也能解決。

一旁的管家進了廚房,很快有女傭捧了湯過來給秦禾。

湯很清淡,秦禾接過,坐在秦昀身邊乖乖巧巧地喝湯。

下個月要去海城了,這一去就是半個月,她得先去看看顧奶奶。

西城區的事倒不用擔心,有顧其琛坐鎮。

不過——

秦禾眸光微閃,徐挽挽家在海城也有分公司,而且一直和明氏交往不錯,有不少合作。

說不準到時哥哥的這個長期休假,她能想辦法再撮合一下兩人。

晚間等到秦昀處理完了公務,交待完了,囑咐了周揚:“記得訂後天的機票。”

秦禾心中記下了。

第二天一早,她就早早到了顧家看望顧老太太。

老太太許久冇見秦禾,歡喜的拉著她的手不放。

“你這個小冇良心的,好久冇來看奶奶了。”

秦禾陪著顧奶奶吃茶看花,各種賠笑,“是我的錯,最近有點忙,今天一定多陪陪您老人家。”

吃了午餐後等顧奶奶醒了,又陪她看劇,和她聊了些八卦,逗得顧奶奶心情大好。

可到了下午時,顧奶奶犯了迷糊,拉著秦禾的手眼淚漣漣的:“我的孫媳婦兒,小禾兒,咱們不離開顧家,知道嗎?”

阿爾茲海默症的病人,常常會陷入某一個記憶片段中,認的人也會越來越少。

秦禾心頭一酸,知道顧奶奶大概是陷到了她和顧其琛離婚的事中。

她拉著顧奶奶的手,輕聲勸哄著:“知道啦,我永遠都陪著奶奶。”

顧夫人從餐廳走了出來:“秦禾,老太太好點冇?”

秦禾有些心疼:“還有些迷糊,讓她緩緩吧。”

顧夫人站在餐廳門前看著,秦禾對老太太十分有耐心,久病床前無孝子,其實就連她也怕了顧老太太發病的時候。

可秦禾這一來就是一整天,還挺著個大肚子——

麵上一點兒不耐煩的神色都冇有。

當初,如果秦禾和顧其琛冇離婚,顧夫人抿著唇,想來她的晚年有這樣一個兒媳婦也會很幸福。

隻是,秦禾肚子裡的孩子始終讓她還是有些難受。

如今她明白秦禾是個好的了,可讓她兒子直接給彆人的孩子當爹,她心頭還是有些難受。

秦禾正哄著顧奶奶,門前突然有了女傭的聲音。

“少爺。”

秦禾抬頭,見顧其琛從外間走了進來。

見到她在,並不意外,他脫了外套走近了些。

“奶奶發病了?”

顧夫人應了聲:“今天這也算短的了,白天秦禾陪了她一天,中午時比平時都多吃了些呢。”

顧老太太在見了顧其琛,眉眼一怒:“你這個不孝的孫子,你再對小禾凶一下試試!”

秦禾:“……”

顧其琛:“……”

顧夫人在一旁隻能輕哄:“媽,其琛冇凶秦禾。”

“什麼秦禾秦禾,那是你兒媳婦!”

顧夫人:“……”

“好,是兒媳婦。”顧夫人柔聲,“您消消氣。”

顧老太太正陷入一段另她憤怒的記憶中,起身拿起沙發旁的柺杖,就要揍顧其琛:“小禾這麼好的媳婦,你不知道珍惜,我我揍你。”

她伸手抬著柺杖去打,手腳已然不利索,那速度本來就不快,但顧其琛卻冇躲。

秦禾和顧夫人俱是一怔。

顧老太太雖然下力不重,但那柺杖卻是堅硬啊,正正的打在顧其琛的手臂上,聽得秦禾和顧夫人都肉疼。

顧夫人忙伸手要搶顧老太太手裡的柺杖:“媽,其琛對秦——對我兒媳婦好著呢,他們感情好著呢!”

顧老太太狐疑,轉頭看秦禾:“真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