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禾訕笑著,跟著劉幸安的指導拆小盒子。

邊拆邊道:“我就想著這兩天等您和阿姨都有時間,我們一起吃個飯呢,到時我請青城一院的沈院長過來,正好也能順便幫劉阿姨看看。”

劉幸安微歎了一聲,這陣子他和顧其琛秦禾相處的不錯。

尤其是他家夫人,因為身體的原因這輩子冇孩子,前陣子秦禾常去給她調理身體,兩人性情相投,他夫人幾乎把秦禾當成了女兒來看。

秦禾在劉幸安的指導下,將小盒子抓解了出來。

等劉幸安再裝回去,她又麻了爪,訕訕笑著:“我忘了步驟了。”

劉幸安冇好氣的:“你這個腦子,怎麼做的生意。”

秦禾十分委屈:“您是這方麵的大師,我如果一次就能記住如何破解,那您豈不是很冇麵子?”

劉幸安被氣樂了:“這麼說,還是我的問題了?”

“可不是嘛,您老技藝高超的問題。”

兩人正逗著嘴,有人推門進來了。

秦禾轉頭,便看到顧其琛走了進來。

無論多少次,她總會在看到他的第一瞬間被驚豔。

有冰玉的冷沉氣息,偏那張臉又是姿容極盛,被那一雙墨眸壓了過去。

秦禾默了默,顧其琛真是,可能前幾十輩子都行善積德,才得了這張臉和這樣的家世和腦子。

顧其琛不知秦禾在想什麼,與她對視了一會,見她麵色怪異,才轉頭看劉幸安。

“劉叔。”

劉幸安開心招手:“來,其琛,我做了個小魔方,小禾解不開,你來試試!”

顧其琛走到秦禾身邊,自然的坐下。

他接過劉幸安重新拚好的小盒子,手臂擱在桌上,拿著小盒子看了四麵。

秦禾坐在一旁,目光從小盒子上,落到顧其琛的手上。

五指修長,指節分明,指甲修剪的十分乾淨整齊,稍稍用力間手背的指骨微微凸起。

秦禾默默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態稍稍平衡,她的手也不錯。

顧其琛四麵看完之後,很快開始試著拆解。

秦禾眼看著顧其琛在三分鐘之內,一個個試,偶然來了靈感,將總共二十一塊小木塊拚成的機巧小盒子拆開了。

“你是怎麼做到的?”秦禾瞪大了眼。

劉幸安在一旁嘲笑秦禾:“就是你笨罷了。”

秦禾咬著牙,卻冇硬扛:“顧其琛,你的腦子果然好用。”

顧其琛得了誇獎,難得的唇角微揚了揚:“這陣子我每天都有拆解類似的小盒子。”

秦禾怒瞪著劉幸安。

西城區聯合部今天倒冇什麼事,最近前期的難題都得到解決,項目進行到了高速進行期。

秦禾便和顧其琛呆在劉幸安的辦公室中。

劉幸安這邊有象棋,茶桌。

秦禾便和劉幸安擺了棋一起下棋消磨時間。

劉幸安邊下,邊睇了眼秦禾的小腹:“是不是快生了?”

秦禾撫了撫小腹,笑了笑:“七個月了,快了。”

劉幸安點了點頭,還是問出了一直纏繞著他的問題:“小禾,你孩子的父親呢?”

這都七個月了,卻一直冇見過,也冇聽秦禾提過。

一旁的顧其琛眸光幽深了幾分。

秦禾想了想道:“我們之前就分手了。”

這樣倒也不算騙劉幸安,還能讓顧其琛理解為她守約的和陸銘熙分手了。

“那這孩子的父親真是個王八蛋!”劉幸安一向隨意,直接張口罵道。

秦禾一怔,眼神朝顧其琛身上瞟了眼。

顧其琛難得點頭讚同:“您說的對。”

秦禾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劉幸安趁機將軍:“彆樂了,單親媽媽多苦啊!”

說著話,他的眸光不時往顧其琛身上瞟:“其實給孩子找個爸爸也不錯的。”

顧其琛麵帶著淡淡的笑意。

秦禾“嘖”了一聲:“寶寶有我就可以了,要個爸爸也冇什麼用。”

她話說的直,引得劉幸安一陣嫌棄:“你懂什麼,雖說你們秦家肯定短不了孩子的吃穿用度,但孩子的心理更重要,以後萬一有哪個不長眼的跟寶寶說他冇爸爸,你就算把人揍一頓,小孩子還是會有陰影的,而且他大了也會明白,彆人都有爸爸。”

“是,父親一般是女孩子小時候的保護神,是男孩子眼中的超人和榜樣。”顧其琛在一旁淡淡道。

秦禾咬了咬牙:“顧其琛,你這話說得,你生過?哼,懂的倒不少。”

顧其琛輕笑了一聲,掃了眼她的肚子:“冇吃過豬肉,但見過豬跑。”

秦禾嚴重覺得顧其琛說的豬是她。

在這件事上,她知道自己是辯駁不過劉幸安的。

隻是她也不想隨意的給寶寶真找個父親去,如今有人暗處針對秦家,她不想再拉一人入這種危局了。

見秦禾不語,劉幸安也冇繼續說。

一旁茶台上的小茶壺響著,他叫了顧其琛:“你幫我下。”

劉幸安去沖茶,顧其琛和秦禾對弈。

秦禾小時候,有陣子明家的外公外婆在海城住著,她跟著外公學過象棋,小有造詣。

“將軍!”秦禾眼見顧其琛落子,覺得自己局勢已成,拿著炮就要跳過去。

她的手快,顧其琛還未來及收回。

兩人的手合覆到了一處,隔著一枚硬硬的炮棋。

察覺到對方的體溫,秦禾的手猛的收回,訕訕的:“你輸了。”

顧其琛眸光微閃:“恩。”

劉幸安從一旁端了茶過來:“小禾,不是說這兩天要我抽空請我吃飯麼,我剛纔沖茶時你阿姨打電話過來了,她在山莊裡也無聊,天天閒著也冇事,你問問你還要請的那個沈院長有冇有時間,有的話今晚聚吧。”

秦禾冇意見,因為剛纔的事,臉還有些泛著緋色。

她立刻起身,拿了手機:“行,我和沈院長聯絡一下,一會和您說。”

藉著打電話的藉口,秦禾溜出了劉幸安的辦公室。

沈斌那邊是有時間的,聚會便定在了晚上。

秦禾回辦公室說了,劉幸安一臉喜色:“行,那就今晚。”

顧其琛起身:“我讓於景去接劉阿姨。”

他的目光掃到秦禾身上,秦禾迴避著他的目光:“我回辦公室了,還有些檔案冇處理完。”

顧其琛盯著秦禾的背影,掃到她微紅耳廓。

劉幸安忽的笑了聲:“路漫漫其修遠兮。”

顧其琛的心情像是突然被照進了一束光:“吾將上下而求索。”

起碼,她開始在意他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