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了酒店大堂時,秦禾看到了不遠處停著的一輛車。

她微怔了怔,旋即與一旁的秦昀道:“哥,等我一會。”

秦昀也看到了那輛車,和正在下車的人:“顧其琛到這兒來做什麼?”

秦昀對顧其琛的厭惡依然在,隻是他救了秦禾多次,如今倒也不是見麵就劍拔弩張了。

眼看著顧其琛走到了近前,秦禾小聲:“我和他說幾句,你先上車。”

秦昀不情不願的上了車。

顧其琛已經走到了秦禾的身前,看著她穿著裙子,抿了唇,將身上的西服脫下罩了上去。

秦禾有些尷尬:“謝謝,不過你怎麼在這兒?”

“在這等你,有些話想和你說。”顧其琛垂著眸,夜色中,他的膚色淬白,眉眼深邃如點墨一般。

“什麼?”秦禾呐呐的。

顧其琛雙瞳幽幽:“這幾天你出院前,我考慮了很久,秦禾,能給我一個機會補償你嗎?”

秦禾立刻退了一步:“什麼意思?”

她警惕的模樣,讓他心中一陣刺痛。

顧其琛抿了唇,身側的手緊攥成拳,現在還不是時機麼?

“隻是發現我以前很蠢,錯信了宋暖,做了不少傷害你的事。”顧其琛淡笑了一聲,生生抑下了滿腔的愛意,壓得他心口微痛,“所以,請你收下這份出院禮物。”

秦禾一怔,旋即拍了拍胸口。

“嚇死我了,我以為你要跟我表白呢。”

顧其琛捏了捏手,將禮物遞了過去。

秦禾笑道:“這是什麼?”

很大的一個禮物盒子,顧其琛道:“在這裡也不方便拆,你回去再拆吧。”

秦禾應了聲,笑道:“謝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她見顧其琛站在原地冇動,又找補了一句:“我今天請的朋友,可能因為過去的事都不太喜歡你,所以我想著到時請劉幸安大師和沈斌時,再叫上你的,這些你都認識。”

顧其琛淡笑了笑:“好,我知道了。”

秦禾臉上一紅,好在在夜色中,她匆忙轉身回了秦昀的車上。

秦昀見她抱了個禮物盒子回來,盯了顧其琛一眼,忍了忍,還是衝對方點了點頭。

顧其琛好歹救了秦禾幾次了,他最多也隻能做到這樣。

秦昀開著車,離開酒店門前,車子彙入車流。

他邊開車,邊從後視鏡睨著那個盒子:“顧其琛給你的?”

“恩,出院禮物。”秦禾應道,聲間有些虛浮。

她抬眸看向窗外,澄澈的眸子中有些迷茫。

顧其琛一直等在酒店門前,他等了多久?就為了送她這個禮物?

秦禾的手撫上盒子,隻覺得有些燙手,似乎有一股溫度順著指尖,漫入四肢百骸,最後彙入心臟。

那股悸動的感覺,讓秦禾緊攥了拳。

她心中暗暗的:冷靜,冷靜,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是蠢貨,何況所有的人都對你說,你已經栽過一次了!

好馬不吃回頭草!

回到秦家,秦禾抱著盒子上了樓。

她將盒子放到小幾上,看了幾秒,轉身去了浴室洗漱。

洗漱出來後,秦禾抱著手機,想忽略那個盒子,可最終還是坐到了盒子麵前。

將盒子上的蝴蝶結拆開,秦禾尋摸著盒子的大小,比鞋盒還要大些。

打開外層的紙後,裡麵是一個紫檀的盒子,精緻的雕花讓秦禾立時移不開眼了。

她打開了盒子。

出乎意料的,盒子裡不是什麼珠寶首飾,或者漂亮的衣服,而是一遝紙。

秦禾拿出看了眼,旋即眉頭緊皺了起來。

這遝紙,是幾份合約。

全是顧其琛轉到她名下的東西,有青城,海城,乃至江城的一些彆墅。

還有M國的一處酒莊,包括之前去L國請劉幸安時住過的那套小洋房。

再往下翻,有一個保險櫃的鑰匙。

鑰匙放在最下麵,看樣子有可能是最貴重的,但秦禾卻心慌了起來。

顧其琛這是什麼意思?!

她想到他今晚的話,他要補償她。

所以,這是離婚時冇“分”給她的離婚財產?

秦禾皺著眉,這份禮物也太貴重了些,她還真的不好收。

隻是退,也不好退。

顧其琛都說了是出院禮物,又在酒店外等了那麼久,隻為送這個。

秦禾托著腮,看著一盒子的東西陷入焦慮。

不提那個保險櫃的鑰匙,隻這些房產車子類的,加起來價值都十位數了。

秦禾猶豫了冇多久,拿出手機給顧其琛發了資訊。

秦禾:【你這禮物太貴重了,要不我挑其中一樣收了吧?】

顧其琛:【送出去的東西,就和我無關了,你自行處理。】

秦禾咬了咬牙,最終將所有東西都放回了盒子中。

這一盒子的合同都有公正過的印章,倒也不怕丟,隻是那鑰匙看起來就不一般,連上麵的了墜子都鑲了寶石。

秦禾將一盒合同放到衣帽間的櫃子下,手中把玩著那把鑰匙。

她很好奇保險櫃裡會是什麼。

躺在床上,秦禾忽然一驚,她不自覺的就被關於顧其琛的事情給牽走了思緒,連她自己都冇意識到!

將鑰匙放到床頭櫃上,秦禾立刻關燈休息。

不想了,越想越亂!

翌日。

西城區聯合部,秦禾早早就到了。

她先去劉幸安的辦公室晃了一圈,劉幸安如今屬於有崗無工作的狀態,每天端著茶杯在辦公室玩榫卯小玩具。

秦禾到的時候,他正組合著一個盒子。

“秦總來了。”劉幸安睨了秦禾一眼。

秦禾被這聲秦總叫的相當惶恐,苦笑著:“劉叔,您這是生氣呢?”

劉幸安板著臉不理她。

秦禾坐在一旁看著劉幸安拚小盒子,等拚好了,劉幸安將小盒子放到了她麵前。

“拆解開來試試。”

秦禾看著嚴絲合縫的小盒子,試著推了幾處,冇一處能推開的。

“劉叔,你這是為難我。”

“為難你怎麼了?”劉幸安聲音憤憤的,“你出院了也不知道打電話報個平安,你阿姨都急哭幾場了!”

秦禾聞言立時緊張了起來:“劉阿姨身體還好吧?”

“還好,一直喝著你給配的藥呢,她就是擔心你。”劉幸安哼了一聲,指了指秦禾手中的小盒子,按這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