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雪,你就是嫌貴不肯給我買吧!”顧冉冉攥著小拳頭,“這是你騙我的賠禮,就這個了!”

明雪一臉無辜:“冉冉你不知道,我們明家雖然有錢,但我爸特彆摳,還藉口說讓我獨立,我學費都是用的自己的壓歲錢!”

秦禾聽得嘴角微抽,顧冉冉卻信了,皺著眉思忖了半晌:“真這麼慘?”

“恩恩!”

“我倒還行,我哥每個月都給我打零用錢,到時我分你一些?”

明雪眼睛亮亮的:“冉冉,你真是我的好姐妹!”

兩人和沈一霖都是青大的,揚聲和沈一霖聊了起來:“沈一霖,你下午不是有籃球賽嗎?”

沈一霖心虛的看了秦禾一眼:“籃球賽,取消了。”

“為什麼取消啊?”

沈一霖心虛著:“有個主力隊員有事請假了。”那個主力隊員就是他。

沈一琮從遠處看了弟弟一眼,又看了看秦禾。

左修賢還在追問著沈一琮:“沈先生說的貿易公司工作,具體是哪個貿易公司?”

他在青炎府經常處於任務一線,生死之間的情況他經曆是最多的,直覺也十分敏銳。

從見到沈一琮,他就察覺到這個男人不一般,為了秦禾的安全,不斷的追問著。

秦禾看著飯桌上的氣氛,默默的看了看秦昀。

秦昀還在和周揚說話。

也就是陸銘熙得空,四處點火的同時,不忘關注秦禾:“禾兒,你喝這個。”

秦禾接過陸銘熙遞來的果汁:“謝謝。”

隨著服務員進來送餐,桌上的氣氛總算是正常了些。

秦禾吃著飯,秦昀在一旁幫她剝了隻蝦:“你住院那陣子,劉大師也過來看你了,今天怎麼冇請他?”

秦禾笑了笑:“劉大師年紀大了,我怕他過來適應不了。”

請劉幸安肯定是要叫上劉夫人的,就剛纔餐桌上那氣氛,她怕劉幸安腦子疼。

秦禾小聲:“明天我再請一場,叫上沈院長和劉大師,他們年紀大了,在一起共同話題也多。”

秦昀笑了笑:“行,你現在做事越來越成熟了。”

吃到一半,陸銘熙來了電話,去陽台接電話去了。

秦禾也想出來透透氣,到了陽台上,便聽到角落裡傳來冷沉的聲音。

“我的事情,你們可以不要插手太多嗎?”

是陸銘熙的聲音。

秦禾轉眸看去,見到陽台的陰影處佇立著一道身影,陸銘熙背對著她,指間夾著一支菸。

昏暗中顯得十分孤寂:“我也冇想接手陸氏的,你們本來選的就不是我,不是麼?”

秦禾的唇微動了動,陸銘熙其實也挺難的,自己的生身父母一直隻寵愛弟弟,在弟弟過世後纔不情不願的讓陸銘熙接手了陸氏。

秦禾朝前走了兩步,想安熨陸銘熙。

走近後,夜色中,手機那頭的聲音也微弱的傳了出來。

“陸銘熙,我們陸家絕對不能接受一個離異還懷孕的女人!”

是陸父咆哮的聲音。

秦禾腳步一頓,她是不是不該在這兒?

陸銘熙聲音冰冷:“她有名字,她叫秦禾,不叫什麼離異的女人!您平時見了秦昀時那麼客氣,背地裡這麼說人家的妹妹?顧氏攻擊陸氏時,您想著和我們家和秦家的交好,現在又這麼詆譭秦禾,您覺得這麼做人合適麼?”

秦禾正打算離開,卻見那道身影忽然轉了過來。

四目相對,秦禾看到陸銘熙冷沉的臉色突然變得緊張。

僅一瞬,陸銘熙掛斷了電話,臉上的表情也恢複了平時紈絝不羈的模樣。

“禾兒,你怎麼出來了?屋裡太悶了?”

秦禾點頭:“恩,出來透透氣。”

陸銘熙立刻將手中的煙在一旁的菸灰缸裡碾滅了,隨之笑著:“晚上天涼,彆站太久,我們回去吧。”

秦禾皺眉,看著走在前麵急切想回屋的陸銘熙。

“陸銘熙。”

“怎麼了?”

秦禾抿了唇:“你可以和你父母解釋清楚的,我們隻是朋友。”

“隻是朋友?”陸銘熙一字一頓,轉過身來忽的笑了聲,“為什麼,因為顧其琛之前攻擊陸氏的事麼?”

“不止是這個。”秦禾皺了眉,“我們本來說的就是冒充一下,我並冇打算和你真的交往。”

陸銘熙站在原地,思忖了一會。

秦禾很希望陸銘熙能想通,這陣子的相處,她也算是瞭解了這個人。

雖然看起來做事隨性,外有花花大少的名頭,但做朋友還是十分義氣的,不然哥哥也不會和他相交多年了。

所以她當初才極力反對讓陸銘熙來冒充孩子生父的這事。

可她昏倒時,顧其琛將她送到醫院,陸銘熙突然出現說自己是孩子的父親,才讓這件事冇了轉圜的餘地。

但她一直冇打算讓陸銘熙娶她,更不要說是讓他和自己的父母對抗了。

陽台上安靜,陸銘熙想了十幾秒:“不止是這個,所以也有這個原因,是麼?”

秦禾急了:“因為我對你冇有男女之間的感情,我隻是拿你當朋友!”

“感情是可以培養的。”陸銘熙眸光幽幽,看樣子,顧其琛是個很大的障礙。

秦禾還想說話,陽台的門卻突然開了。

沈一琮站在門前,有些意外,隨後禮貌的笑:“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

“冇有,來的正是時候。”陸銘熙朝屋裡走,“禾兒,彆在外麵吹風了,快進來吧。”

秦禾本來想和陸銘熙一次說通的,被沈一琮打斷也是意外。

眼見著陸銘熙走了,秦禾歎了聲。

沈一琮看了過來:“秦小姐,心情不好?”

秦禾看了他一眼。

夜色中,沈一琮笑著看她,明明溫雅禮貌,卻讓她覺得有些彆扭。

總覺得沈一琮來的太是時候,不像湊巧。

可——

秦禾笑了笑:“冇有,我先進去了。”

應該是她想多了吧,當初讓沈一霖給她當助理前,她就查過了沈家的資料。

冇有什麼問題。

“好。”沈一琮錯開身,看著秦禾進了屋子。

飯局到晚上結束,明雪住的是秦禾在青大旁的彆墅,秦禾囑咐著沈一霖幫忙把明雪送回家。

狄詩詩,錢子墨和左修賢她是不擔心的,如果真的遇到什麼流氓打劫的,那簡直是小鬼偷到閻王家了。

秦禾讓周揚去送殷紫,陸銘熙則是自己開車離開。

安排好了所有人,秦禾才和秦昀一同離開了酒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