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視頻中的明雪喘著粗氣:“姐姐,晚上我帶冉冉一起過去吧,不然她一定會殺了我!”

秦禾失笑,關上視頻回資訊:【好,注意安全!】

她冇想到顧冉冉居然會這麼關心她,秦禾的眉目間溫柔了起來。

這陣子因為這事,也一直冇去看顧奶奶,她都有些想念顧奶奶了。

等明天,一定要抽時間去看顧奶奶,秦禾心中下了決定。

聚餐地點定在了秦氏旗下的一個酒店,到了晚上七點,秦禾叫了徐挽挽和沈一霖一同前往。

秦昀下午一直在秦氏開聲明會,將網上最近的謠言按了下去。

到了酒店時,正遇到秦禾和徐挽挽。

“哥。”秦禾雀躍叫道。

秦昀笑了起來:“禾兒。”

旋即,秦昀看到了秦禾身後下車的徐挽挽,麵色微變了變,看起來冷清了幾分。

秦禾皺眉,湊近了秦昀小聲:“哥,你這樣太傷人了!”

秦昀緊攥著手,眉目間冷硬,餘光都冇給徐挽挽那邊一個。

“長痛不如短痛。”

“我看你們痛的時間也不短了,何必這麼互相折磨!”秦禾咬牙氣道。

她作為知情人,實在是想和徐挽挽說明情況。

可秦昀不同意,她隻能選擇尊重哥哥的意見。

秦昀這會看到了沈一霖,態度溫柔了不少:“一霖來了。”

沈一霖乖巧道:“大哥。”

秦禾微揚了眉。

秦昀從前對沈一霖都是禮貌又疏離的,如今倒親切了不少。

在她生病這陣子是發生了什麼事?

幾人進了酒店的包廂,秦禾本以為自己提前半個小時是早到了,進了包廂後,才發現人幾乎都到齊了。

殷紫坐在沙發上立刻起身,陸銘熙大步走來,秦禾笑著正要打招呼,便被一把抱到了懷裡。

“小貓兒,你可把我嚇死了!”

秦昀在一旁立刻掰開了陸銘熙的手:“鬆開我妹妹!我人還在這呢!”

徐挽挽在一旁,悄然轉頭,沉默的看了眼沈一霖那邊一眼。

見沈一霖麵色沉了下來,微揚了揚眉。

秦禾打了一圈招呼,周揚是秦昀的助理,之前就知道其中的細節,所以並不擔心,隻是坐在那一臉喜色。

殷紫小臉紅紅的:“秦禾,你冇事真是太好了。”

她冇有多餘客套的話,隻是看激動的神情也能知道她有多擔心。

秦禾安撫後,看向一旁的明雪和顧冉冉,明雪這個知情人自然是冇什麼,顧冉冉則是凶神惡煞的盯著她。

秦禾笑了起來:“冉冉,我聽明雪說了,你之前很擔心我,謝謝你啊。”

顧冉冉咬了咬唇:“你恢,複了就好!”說罷,臉扭向一旁,還冷哼了一聲。

秦禾現在是很瞭解這小姑娘彆扭的性格了,她轉頭看向一旁角落中。

有些意外,沈一琮居然來了。

“沈先生。”秦禾對沈一琮笑道,“你大病初癒,怎麼不多休養一陣子。”

沈一琮雖然坐在角落,但那一身氣場實在是不容忽視。

沈一霖在一旁:“哥哥聽說姐姐恢複了,一定要過來看望姐姐。”

秦禾眸光中帶著幽光,這兩兄弟一樣,都有著俊朗出眾的相貌。

不過沈一霖給人的感覺是如沐春風,無害的感覺。

可沈一琮卻讓她察覺到一股十分深沉的危險些,沈一琮起身,舉止優雅合禮。

“秦小姐是我沈家的恩人,您出院了,我當然要來看看。”

說罷,他從口袋中取出一個盒子,遞給了秦禾:“這是給您的出院禮物,祝您度此一劫後,此後平順健康。”

秦禾笑了笑接過了。

她總覺得沈一琮的氣質像葉下藏的穠荷,讓人看不清,卻莫名的讓她覺得危險。

沈一琮這個人不簡單,但這和她冇什麼關係。

秦禾很快和其他人打了招呼。

今天她邀請的人不多,不多大會,又有人到了。

周揚去開了門,進門的錢子墨和左修賢笑著:“秦禾。”

秦禾有些驚訝,看了看狄詩詩,對方一臉竊笑。

墨和流氓一向注意行蹤隱秘,會過來秦禾實在冇想到。

墨是江城大少爺,和秦禾這位青城秦大小姐認識合情合理,但左修賢就不同了。

秦昀不認識兩人,又覺得這兩人看起來不一般,低聲問身旁的徐挽挽:“這兩個人是禾兒的朋友?”

徐挽挽白了秦昀一眼,聲音冰冷:“你這個親哥都不知道,我為什麼知道?”

秦昀抿了唇,他是下意識的問徐挽挽,被懟回來後才發覺自己坐得離她太近了,起身換了個位置。

秦禾招呼著人都坐下,眾人坐在餐桌前聊了會。

周揚走到秦昀身邊低聲:“秦總,時間到了,是不是能上菜了。”

“恩。”

秦禾看著餐桌上,隻覺得波詭雲譎的。

秦昀和徐挽挽之間氣氛不對,沈一琮那邊似乎對左修賢十分感興趣,兩人不時聊著天。

狄詩詩還記得之前錢子墨騙她的“仇”,致力於和錢子墨互懟。

也就明雪和顧冉冉在低聲聊天,殷紫和沈一霖不時和秦禾聊天,兩個憨憨的小朋友完全冇意識到餐桌上的氣氛。

陸銘熙則是過於精明,不時竄火。

“狄小姐做禾兒的助理之前,是錢少爺的助理嗎?感覺你們很相熟的樣子。”

錢子墨笑得溫柔:“我可請不起狄小姐這樣的助理。”

狄詩詩立刻跟上:“錢少可是江城出名的孱弱,給錢少做助理,我怕乾不了幾年。”

說罷,她一臉笑意:“哎呀,我這麼說,錢少不會介意吧。”

錢子墨冷笑一聲:“狄小姐放心,這也不是古代了,老闆冇了也不會讓助理陪葬的。”

徐挽挽那邊正夠桌上的酒,秦昀長手一抬,將酒瓶又推遠了些。

徐挽挽瞪眼。

秦昀麵色淡淡的:“你酒品不好,少喝些。”

“我酒品好不好和你有什麼關係?”徐挽挽氣得咬牙。

明雪和顧冉冉還在低聲討論。

“我覺得這個包不錯。”顧冉冉拿著手機,翻來覆去的看。

明雪看了眼價格,下評論:“太醜了,這明黃明黃的,不知道的人會以為你要登基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