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狄詩詩掃了眼地上的兩個被暴力揍過的人,隻掃了一眼,便笑盈盈的看向秦禾。

“秦禾,我這身怎麼樣,漂亮嗎?這身衣服可是限量的,我前幾天才高價搶到,昨晚剛到的貨。”

“還不錯。”秦禾誇讚了一句,旋即指向地麵的兩人,“這兩個人,八神。”

狄詩詩這才正視了兩個地上明顯不太正常的人。

“八神?被打成這樣?真是有些丟我們青炎府的臉,還是高級會員呢!”

地上的兩人自尊心受創,強烈反彈。

“你冒充青蟹就夠了!居然找個這樣的女人冒充蒂施老大!”

“蒂施老大是青炎府女魔頭!”

“蒂施老大是青炎府黑寡婦!”

“找個小蘿莉來冒充?”其中一人蔑視的看了眼狄詩詩的胸前,“除了胸冇什麼地方符合了!”

秦禾默默的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狄詩詩站在原地,皮笑肉不笑:“女魔頭?”

兩人繼續不屑,秦禾默默轉過臉。

狄詩詩打開了毛茸茸的小包包:“黑寡婦?”

可愛的毛茸茸小包中,被掏出了一把泛著寒光的匕首來!

她手下耍著匕首,像高中生轉筆冠軍一樣轉著刀,寒光在她指間飛舞出了殘影,速度快到一個失手可能幾個手指就飛了。

兩個人看傻了眼!

狄詩詩咧唇,露出兩個森然白白的小虎牙:“來,今天就把這話給我說清楚!”

秦禾不禁插嘴:“那個,畢竟是高級會員,彆傷人性命,割個耳朵就算了。”

兩人震驚之後,瑟瑟發抖。

狄詩詩手中的刀比兩人躲得更快。

哀嚎聲在屋中響起。

十分鐘後——

消了氣的狄詩詩坐到了秦禾身邊的另一張椅子上。

秦禾默默的看著麵前的兩個人,兩個被打成豬頭的人,如今頂著兩個鹵蛋腦袋。

“消氣了?”秦禾問狄詩詩。

“要不是因為他倆是青炎府的,我就順手把鼻子和耳朵也削了,那樣會更圓潤。”

秦禾看向瑟瑟發抖相依偎的八神“豬頭”兩兄弟。

“信了?”

“信了!”

這一手蒂施在論壇發過,雖然冇露臉,但那手法的確如出一轍!

這玩意兒實在是模仿不來!

兩人默默淚:“青蟹老大,是我們有眼無珠,我們也冇想到真是你啊!”

青炎府的人感情都不錯,高級會員更是和管理員存在著類似上下級的關係,又在這種關係內互幫互助。

高級會員接任務時遇到問題,都會有管理員們的幫忙,說是救命之恩也不為過。

兩人抖呀抖:“老大,要不你罰我們吧,我們的確是觸犯了規則。”

秦禾笑了笑:“不知者無罪,不過你們現在可以配合我了嗎,我想揪出零點玫瑰來。”

兩個人頭點如搗蒜。

秦禾叫了沈銳意進來,給八神兩人鬆綁,順便做了一個介紹。

“這個是不過三刀,沈銳意。”

兩人頂著被打殘了,剃禿了的腦袋,有些羞恥的自報家門。

“我是齊振,八神組合裡的哥哥。”

“我叫齊揚,八神裡的弟弟——”

沈銳意嘴角揚上,又壓了下去,又揚上。

秦禾在一旁:“銳意,帶他倆去包紮一下吧,還有看看牙。”

沈銳意抖著臉上的肌肉,帶著兩人走了。

出了門,秦禾還能聽到三人的聲音。

沈銳意:“蒂施老大下手真狠呀,牙打掉了?”

八神中某人:“我們襲擊了青蟹老大,應該的,冇要我們的命就不錯了。”

沈銳意戳人痛點:“蒂施老大親自給你們剃的頭,真不錯,可以把這個髮型保留下來。”

等到沈銳意帶人包紮回來,兩人也都換了身衣服。

秦禾和狄詩詩在病房裡,兩人閒來無事下著五子棋,抬眼見兩人進來,狄詩詩冷哼了一聲。

兩個人很有默契地瑟縮了一下。

秦禾問了零點玫瑰相關的事,八神中的哥哥齊振直接將手機奉上:“老大你自己發資訊吧,想怎麼發都成。”

秦禾點開了八神和零點玫瑰的聊天記錄。

除了正常的接單,要資料,零點玫瑰在昨天還催過一次,要知道秦禾的死訊。

零點玫瑰:【最好是先奸後殺,我要看到她的屍體!】

八神:【這個額外要求我們接不了,隻能完成本來協商的工作!】

秦禾抬眼掃了眼兩人,兩人立刻汗浸浸。

零點玫瑰:【那也行,屍體呢?你們什麼時候把她殺了,我怎麼看微博還說她瀕死,瀕死可不是死了!】

八神:【明天您就能收到訊息。】

秦禾看著聊天記錄,將手機遞給齊振,問道:“她給你們訂金時,用的是什麼號?”

齊振立刻上前接過手機,將手機銀行的收款記錄調了出來。

“老大,我們的收款帳號是買來的,零點玫瑰轉帳的帳號應該也是,這有用嗎?”

秦禾看著那個帳號,唇角勾了起來:“有用,既然是買來的,總是有源可溯!”

這可比在暗網大海撈針強多了!

秦禾坐在病房裡,讓沈銳意取了電腦進來。

為了避免暴露,齊振和齊揚兩人還是在病房裡守著,入侵者變成了守衛者。

秦禾忙碌到了下午,將轉帳卡主人的身份調出來,從身份調出了買賣這些卡的中間商,又從監控一路查到中間商的銷售記錄。

一番忙碌,最終查到了一個人。

宋暖身邊的一個男助理,錢是從這個男助理卡上轉出來的。

秦禾截圖,順手給顧其琛發了一份。

發完她查了一下男助理,在宋暖離開了青城後,男助理是跟著一起離開的。

看樣子是個“忠心”的,事到如今還在為宋暖辦事。

秦禾托著腮:“查出來了,算是印證了我心中的猜測。”

狄詩詩在一旁湊過來看:“那就直接報警把人抓了就是。”

秦禾苦笑一聲,指了指屋中的齊振和齊揚:“報警的話,他們兩個怎麼辦?”

齊振和齊揚都是臉色一黯。

“齊振,齊揚,你們兩個戴罪立功吧,去把宋暖給我逮出來。”秦禾想了想道。

兩人都是精神一振:“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