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總,您要去哪?”於景緊跟上來。

“青城一醫。”顧其琛眸光幽冷,“去備車!”

於景急急開口:“顧總,就算現在過去,秦家的人也不會讓您看秦小姐的呀!”

最近幾次,顧其琛每天都在去青城醫院,起初是守在獨棟的小樓外麵,如今都是坐在走廊的長椅上。

於景都有些心疼他家顧總,秦家那位,也太不近人情了些!

於景的話音剛落,顧其琛的腳步微頓住了。

他轉頭看向於景:“你去把青城一院的設計結構圖給我拿來!”

於景有些不明所以,但青城一院的設計圖還是很好找的。

很快,圖紙便被送到了顧其琛的辦公室。

他拿著平麵設計圖看了一會兒,目光落到了住院部大樓的那張設計圖上。

住院部大樓有一個消防通道的,隻是頂層一直封閉,因為之前一直冇有人住,也不知這個消防通道還有冇有開啟。

顧其琛的目光移到樓梯間走廊間的窗外,在住院大樓的外壁上觀察了起來,很快,他的目光落在了一處,眸光微亮了幾分。

從病房設計來看,再加上保鏢的站位,他拿著鋼筆按記憶中那些保鏢的站位勾勒出來。

最終確定秦禾的病房應該是在最裡間,正對著走廊的那一間。

將圖紙收了起來,顧其琛打電話叫了於景:“讓閻氏的商務總監過來吧。”

……

在顧氏工作了一天,到了晚間的時候,顧其琛才從顧氏離開。

他上車後看向於景:“讓你準備的東西都準備了嗎?”

於景有些忐忑:“準備好了,隻是——”

他想問,要這些東西做什麼用,但終究冇膽子開口。

半小時後,車子駛到青城一院。

顧其琛直接進了住院大樓,他讓於景在樓下等著,自己坐電梯到了三十樓。

三十到三十三樓的樓層,因為之前一直空著冇有住人,通道是封閉的。

顧其琛看著緊鎖的門,知道從這裡,除了電梯就不可能再上去了。

可電梯那邊被人守得很嚴。

樓梯間中安靜,顧其琛看了看牆邊的窗戶,心頭一凜。

他今天看過了住院大樓的設計圖紙,從窗外每一層是有一段延伸出來,用作放裝飾燈條的突出地方,但也隻有一腳的寬度!

夜色之中,顧其琛的身手利落,他腰間繫著讓於景準備好的繩索,將一頭掛在了窗旁的管道上。

緩緩地移動,最終移動到了一旁的外接空調機的處,從這邊有一條柱子可以一點點的爬上去。

三十層的高度,連風都比地麵要劇烈幾分!

顧其琛淡淡的朝下看了一眼,腳下的人和車輛都變得很小。

順著柱子,他一點一點的朝上攀爬了上去。

三層樓的高度,憑著身手利落,五分鐘就爬了上去。

隨後,顧其琛沿著外壁燈條深處的牆壁一點一點的移動。

他的身影在夜色中如一隻壁虎。

一樓,於景還在樓下規規矩矩等著,腦中還思索著顧其琛讓他準備的那些繩索和一些堅硬彎鉤是作何用處,等到聯想出來,他猛地抬頭看向了夜色中的住院大樓!

住院大樓頂層的地方,一個身影正在熒光的燈條出一點一點的移動!

於景雙眼發直,膝彎發軟,一下子癱坐在在地!

豆大的汗從額間一點一點地滲出!

顧總讓他準備這些東西是要爬樓?!

還是三十三層的樓!

於景緊張的口乾舌燥,這萬一有一個失足……

三十三層啊,存活的機率可以忽略不計!

顧總,這是為了秦小姐豁命出去了?!

看著夜色中的身影,於景的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那個那個身影,每一次微小動作,都像是牽動著他的心臟般。

於景額間冒汗,直到那身影到了三十三層的視窗,一躍而入,他才終於鬆了口氣,隻是後背都已經被汗浸透了!

……

大樓三十三層。

顧其琛跳入房間中後左右看了一眼,這間病房應該是緊挨著秦禾的病房的。

基本上這個位置已經過了走廊附近,冇有保鏢了。

隻需要在冇人注意的時候,溜進秦禾的房間就可以了。

顧其琛失笑一聲,他一輩子光明磊落,還是第一次做這種半夜潛行進入彆人房間的事情。

冇有多想,他將腰間的綁帶鬆開,便移步到門邊,輕聽著外麵的聲音。

過了會兒,他輕輕打開一條縫,朝外看了一眼,保鏢都十分謹慎的看著電梯的方向,

顧其琛腳下輕動,身形快速的推開了秦禾病房的門,閃身而入,手下又快又輕的將門重新關上。

病房中一片光亮,顧其琛轉過身便大步就裡間走!

他的心臟跳得極塊,想看看秦禾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可到了裡間時,對上病床上的人,顧其琛的腳步頓住了。

他劍眉微皺,一張冷峻的臉上浮出幾分不可置信來。

秦禾坐在病床上,雙腿盤著,手中抱著一盤水果,正吃得快樂!

四目相對,秦禾也是僵住了。

她手中的銀叉舉在嘴邊,眼睛瞪得圓溜溜的!

一時間,顧其琛隻覺得一股火氣從腳底一直燒到頭上!

恨不能將麵前的女人先打上一頓。

“顧其琛?你怎麼來了?不對,你怎麼進來的?”秦禾被驚嚇,口中的西瓜給嗆到了。

這男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青城大樓的所有通道,她明明已經讓人守好了呀!

顧其琛的眸光幽冷,這麼久以來的擔心害怕都化成一股怒火,他怒極反笑,指了指秦禾病床不遠處的窗戶。

秦禾的眼登時瞪得圓溜溜,嫩白的小臉兒上健康的白裡透紅,捂著唇:“你,你爬樓上來的,你不要命了?!”

顧其琛過去,一直已經走到近前,伸手穩穩地將秦禾手中的盤子端走了,放到了一旁的床頭櫃上。

秦禾傻了眼,一動也不動。

顧其琛又將她手中的銀叉拿走,放到了果盤裡。

“你你你,乾嘛?”

她終於嗅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

下一秒,她整個人都被顧其琛狠狠的撲倒在了床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