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其琛的眼前閃過一道白光。

隻是想想秦禾如今的模樣,他便覺得心臟彷彿都被一隻無形的手給攥住了,整個身體每一寸都有種刺痛的感覺!

顧冉冉說著話,眼眶中也有眼淚在打轉,她小心開口:“哥,現在可怎麼辦呀?秦禾如果真的出事了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顧其琛的聲音沉重:“這件事你彆管了,你先回家,秦禾那邊我會照顧她的。”

他絕不允許秦禾就這麼離他而去!

秦禾身上有很多秘密,從嫁給他起,她就一直在隱瞞著他。

如今,他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心意,就更不能輕言放棄。

顧冉冉傷心的走了,顧其琛坐在辦公室裡,緩緩從口袋裡拿出了錢包。

如今全國都是手機智慧支付,錢包幾乎已經冇有幾個人在用了。

顧其琛隨身帶著也是隻是為了保護裡麵的東西,打開錢包,一張照片被夾在錢包裡,露出一點邊角。

那是之前秦禾和他的結婚照片。

照片上,秦禾笑容粲然,頭微微朝他的方向歪著,他的麵容冷淡。

顧其琛最近將這張兩人唯一的合照重新讓人洗了出來,貼身帶著。

他緊抿著唇,如果現在的情況真的如顧冉冉所說,秦禾如今就在生死邊緣,他無論如何都要見上一麵!

隻是秦昀一定不會讓他進去,秦家如今在那個樓周圍保護得如此嚴密,除非動用梟那邊的力量,他很難無聲無息的潛進去!

但動用了梟那邊,極有可能會和秦家的人發出衝突的情況——

顧其琛的手指在桌麵上輕敲著,腦中迅速思考著解決方案。

下午五點,他離開了公司,讓於景直接將車開到了青城醫院。

到了秦禾住的那個小樓,下車後,顧其琛看到了站在院裡的閻宸和蕭立炎。

“你們怎麼來了?”顧其琛問道。

閻宸已經褪去了平時那紈絝的模樣,看向顧其琛:“立炎怕你擔心秦禾擔心得過頭,做什麼衝動的事,特意來看看。”

“再說了,秦禾好歹也是叫我們一聲哥的,來看看她也是正常。”閻宸道。

顧其琛看向小樓:“秦昀冇讓你們進去吧。”

蕭立炎在一旁道:“秦昀說,秦禾已經不在這裡了。”

不在這裡?!

“不在這裡了是什麼意思!”顧其琛的聲音中藏著微微的顫抖。

蕭立炎知道顧其琛是誤會了,在一旁忙道:“秦禾已經被挪到住院大樓了。”

青城醫院的住院大樓有三十三層,秦禾住的是頂層未開放的區域,如今整層隻住了秦禾一個人。

顧其琛三人到了住院大樓,正好遇到從電梯裡的沈斌,沈斌是去給秦禾做檢查的。

等到電梯的門打開,沈斌有些無奈的看向三人:“我真的不能帶任何人去見秦小姐,這是病人家屬的意思。”

顧其琛在電梯裡各種套話打探,從沈斌的話裡可以知道秦禾現在的狀況很不好。

電梯到了三十三層後,走廊裡已經三五步便有一個保鏢了。

秦昀將秦禾從小樓挪到這個住院大樓的頂層,總是覺得安全防衛工作會比小樓那邊更加縝密一些。

起碼不用擔心有人爬窗了。

看著走廊中的保鏢,顧其琛的眸光微閃了閃。

閻宸在一旁皺了眉:“這些人攔著我們去看秦禾做什麼,我們又不是壞人,秦昀也太謹慎了一些!”

蕭立炎在一旁勸道:“秦禾畢竟是秦家的大小姐,這種情況也是正常的,如果是你受了這麼重的傷,家裡也一定會封鎖訊息的。”

閻宸看向顧其琛:“其琛,要不要闖進去,這些保鏢,我跟立炎幫你解決。”

顧其琛冇有打算在頂層大鬨一場,將人的站位都記下後,轉身進了電梯。

按下了一樓,三個人到了樓下。

閻宸還有些悻悻的:“沈斌平時挺油滑的一個人,我發現他這次在秦禾的事事情上格外堅持,不然稍微多說幾句或者悄悄帶個人進去還是可以的。”

蕭立炎猜測著:“大約是秦家給了他什麼好處,或者是和秦家的私交不錯吧。”

顧其琛想到了秦禾Harla

a教授的身份,沈斌對秦禾不隻是對秦家大小姐的態度,更是被秦禾的才華所折服的。

閻宸見顧其琛狀態不佳,拉著兩人去了長風會所。

翌日,勤勞小河的熱搜又爆了出來。

前幾天秦禾受傷的事,熱搜被直接撤掉後,網上的討論並冇有斷過。

今天爆出的更是勁爆:【秦家大小姐禾已是瀕死狀態。】

放出來的視頻是對沈斌的采訪,畫麵上看,記者們是在醫院堵住了沈斌,十幾個人將他圍了起來。

沈斌緊皺著眉:“你們這已經涉嫌侵犯**了,不要妨礙我救助病人!”

記者們急匆匆的:“沈院長,我們隻問你一個問題,網上有好多朋友現在都很關秦小姐——”

記者的話冇說完,沈斌便著冷著臉:“病人的**,我無可奉告,麻煩讓開!”

那記者冇露在攝像頭中,隻聽到聲音微頓了頓後又問道:“那麼請問秦小姐如今生命垂危,秦氏總裁秦昀對此怎麼看?”

“秦總怎麼看你應該去問他!而不是在這邊堵著我!”沈斌已經被圍得煩躁,隨口道。

記者立刻像抓到了小尾巴似的:“秦小姐果然已經是垂危狀態了嗎!”

沈斌似乎是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冷著臉將人推開離開了!

一時間網上都炸了起來,勤勞小河的粉絲在熱搜話題下一片悲傷。

【小禾那麼好的人為什麼會出這種事!】

【官方那邊到現在還冇有調查出結果,到底是誰害了她!】

【豪門裡的陰暗可真多啊,她肯定是動了誰的蛋糕吧?】有人猜測著。

網上沸沸揚揚。

顧氏。

顧其琛坐在辦公室中,看著平板的采訪,臉上一片冰冷。

看完視頻,他立刻起身,伸手拿了衣架上的外套朝外走。

於景匆匆追了過來:“顧總,閻氏的商務總監一會兒要過來和您見麵!”

顧其琛冷聲:“推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