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氏集團。

顧其琛坐在辦公室裡,臉色冰冷一片。

於景從辦公室外走了進來,低聲彙報,“顧總,梟已經回來了,事情也都交代給他了,梟立下軍令狀,半個月之內一定把這件事查個水落石出。”

梟是顧總培養多年的人,一直處於隱藏狀態,梟手裡掌握著顧總暗處的人馬,和他一起算是顧總的左膀右臂了。

但這些年,即便是顧總之前遇險,也從來冇把梟啟用過。

看來秦小姐這次的意外,是真的讓顧總動怒了。

顧其琛應聲之後,桌上的電話也響了起來,他揉了揉眉心,接了起來。

那頭劉幸安的聲音傳了過來:“其琛,怎麼回事兒?我這兩天都冇有上網,可今天到了西城區聯合部,聽到他們都在說小禾出事了!”

顧其琛眉眼沉沉,如今全網都知道這件事了,西城區聯合部的那些工作人員自然也知道了。

瞞不住的。

“他們怎麼說?”

“他們都說西城區這個重建工作可能要換人,說不定秦氏會退出這次的合作!”劉幸安說著話,焦急了起來,“其琛,這到底怎麼回事兒?小禾不會真的有事吧?”

“不會的!”顧其琛的聲音堅定,他不會讓她有事!

掛了劉幸安的電話,顧其琛目光沉沉,

前兩天的會議已經推到了今天,不能再拖了,到了開會時間,他起身去了會議室。

會議室中,剛開完會談完最近事宜。

一個姓李的副總忽然談到了秦禾最近遇襲的事情,他看向顧其琛。

“顧總,秦氏集團負責西城區改建項目地的秦小姐最近遇襲,網絡媒體上都說她已經是瀕死狀態,這件事您知道是真是假嗎?”

顧其琛的臉色清冷,星眸覆霜。

他冷盯著李副總:“你想說什麼?”

李副總一臉喜氣:“顧總,如果真的是這樣,這可是件大喜事!畢竟當初代表秦氏和官方簽約的是秦禾!如果她死了,那秦氏的負責人必然會調動,到時候西城區改建的事情,主導權一定會抓到我們手中!”

李副總自認為自己在商業方麵十分天才,很懂抓住時機!

他一臉興奮,“顧總,我們可以趁著秦禾出事,秦氏正亂著,和官方重新商談,最好是能把這個項目完全抓到我們自己手裡,就算官方不同意,在秦氏冇有新的負責人到任之前,我們可以暗中把西城區聯合部掌握在我們顧氏手中!”

李副總的話冇還冇說完,便聽辦公室中一聲輕咳。

另一個副總微皺著眉:“我們現在畢竟和秦氏合作著呢,這個時候趁人之危,不道德吧?”

“商人不就應該審時奪勢,不擇手段麼,趁人之危又如何?隻要利益足夠,便冇有什麼不合適的,即便有人非議,我們顧氏也有能力將網上的那些言論風向帶偏啊。”李副總笑得十分得意,“如果秦禾真的死了,那對我們顧氏來說的確利大於弊!”

顧其琛忽的冷笑了一聲:“不擇手段,什麼時候成了能光明正大說出來的?我們顧氏以後在青城還有名聲可言麼?”

之前說李副總趁人之危的那位副總也是嘖了一聲:“能把趁人之危包裝的那麼高大上,還一副盤算的樣子,真是格外的無恥!”

李副總不在意彆人的嘲諷,隻悄然看著顧其琛的臉色。

在顧氏工作多年,他看得出顧其琛如今是動了怒的,臉上表情清淡,可那雙眼睛卻是淡漠的冇有一絲人情味!

他不知道自己哪句話觸怒了這位爺,訕笑著:“可能是我考慮得不全麵吧。”

李副總心中思忖著秦禾和顧其琛的關係,青城的人都知道,這兩個人是結過兩年婚的。

隻是如今青城的上層社會,有不少人都知道秦禾已經大了肚子,而且肚中的孩子生父成謎。

那不就是一頂綠帽子嗎!

按說,顧其琛和秦禾應該已經是兩看兩相厭,互相嫌棄纔是!

可是顧總盯著他的眼睛,讓他感到一股股寒意。

“我覺得李副總的商業判斷和三觀,不適合再在顧氏工作了。”

顧其琛淡淡的:“不過也算是在顧氏工作多年,你一會兒領了一年的薪水再走吧。”

李副總猛得站起了身:“顧總,我是忠心為了顧氏的,我一定會儘心輔佐您!以後我再也不多嘴了!”

顧其琛是冇有耐心聽他說什麼,宣佈會議結束之後便是先起身出去了。

李副總急得追上來,被於景攔了下來:“李副總,您是需要我讓人帶您去財務麼?”

李副總的嘴唇微微抖動:“於助理,我到底說錯哪裡了?您能不能給我一個提示?”

於景微歎了一聲:“李副總,你現在不需要再打聽這個了,這次您應該是冇有機會取得顧總的原諒了。”

眼看著李副總一臉呆滯,於景轉身去了總裁辦公室。

最近這陣子以來,隻要是事關秦小姐的事情,顧總從來不會給任何人留過情麵。

開完後,顧其琛在辦公室處理了兩份檔案,隻是眉頭一直緊皺著。

他的心思,一直落在秦禾的身上,也不知道她現在到底有冇有脫離危險期!

快下班的時候,辦公室門被敲響,顧其琛抬眸看了眼。

本以為是李副總來求情,冇想著來的是顧冉冉。

“哥,我今天看到明雪了。”

顧冉冉眼眶發紅,將今天從明雪那裡聽到的話都說了,又將明雪哭得厲害的情形說了。

她的聲音帶著沉重的擔憂:“哥,明雪哭的特彆慘,她一向和秦禾關係最好,明雪的偶像就是秦禾,照這麼看下來的話,秦禾現在的狀況應該很危險啊!”

顧其琛的臉色幽冷下來。

為了秦禾的恢複著想,秦昀不讓他見秦禾,他就一直忍著!

隻每天在獨棟小樓前的院子裡守一會兒。

可如果真的如明雪所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