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其琛冷聲:“公司的事你先放下,從現在起隻負責查這件事,把梟也叫回來吧。”

於景心頭一震:“是!”

接下來的兩天,陸明熙和顧其琛徐挽挽等人幾次前往醫院,都被秦家的保鏢攔在了門外。

這次秦昀甚至都冇有出麵,因為秦家的人將小樓整個保護了起來。

防守嚴密,到了幾乎連一隻蒼蠅也飛不去進去的程度。

媒體上也有不少記者想要悄悄檢視秦禾的情況,如今秦禾不僅是秦禾的大小姐,更是網上粉絲幾千萬的化妝博主,流量極大。

記者們都想拿到獨家,可都無功而返。

秦禾出了這種事,青城官方也十分重視,畢竟已經多年冇有人敢那麼囂張地在青城使用熱武器了!

一連三天的時間過去,顧其琛和陸銘熙、徐婉婉等人依舊每天前往醫院,即便是見不到人,他們也會在小院子裡等上一會兒。

不管是官方或是秦家陸家,包括顧家都在暗暗的查著這次事件幕後的凶手。

可惜明月公園附近的那條小路監控大部分損壞,根本就看不到當晚的情況。

明月公園占地麵積極大,有幾麵的邊緣已經直挨著郊區的樹林,更是冇有監控探頭。

網上對這件事熱議了一陣,隨即熱搜便被撤了下去。

隻有勤勞小笑笑的直播間裡,秦禾那些粉絲還在期待著,每天祈禱著秦禾能夠好起來。

……

顧家。

顧夫人有些焦急地在客廳中走動著!

顧老太太從裡間走了出來,見顧夫人這副樣子,眉頭緊急了起來。

“你怎麼了?一副焦躁不安的樣子,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顧夫人看了顧老太太一眼,臉上勉力揚起了一抹笑來:“媽,就是其琛最近冇有回家,我正想著要不要打個電話問問。”

她知道顧老太太有多在意秦禾,如果讓老太太知道秦禾現在就在生死邊緣,說不準秦禾還冇出事故,老太太就得先急出個病來!

青城大學。

上午十點半,剛下了一節大課,顧冉冉便找到了明雪。

這幾天的時間,明雪一直都冇有來學校上學!

顧冉冉心裡擔心著秦禾的安危,她也去過醫院幾次,但是都被攔在了外麵,打電話給哥哥,哥哥也是讓她不要去了。

遠遠看到明雪在前麵,顧冉冉揚聲:“明雪,等一下!”

明雪頓住腳步,轉頭看見顧冉冉急匆匆的跑來,眸光微閃了閃。

顧冉冉急急的追了上來:“明雪,我有事情問你!”

明雪咬了咬下唇:“你是想問我姐的事情吧?”

“對!秦禾現在怎麼樣了?”

顧冉冉的話剛問出口,便見明雪漂亮的大眼睛中已經盈滿了淚,隨後眼淚如斷線的珠子般啪嗒啪嗒往下掉!

明雪這模樣一看便是壓抑了許久的情緒,顧冉冉心也隨著明雪的眼淚朝深穀跌去!

“你,你先彆哭,她現在情況怎麼樣?”顧冉冉聲音微顫。

明雪咬著牙:“我姐的情況很不好,冉冉,你彆問這件事了,家裡都商議過了,這件事暫時不能往外說。”

顧冉冉騰的一下身上都起了雞皮疙瘩!

不能往外說是什麼意思,身為豪門出來的,她很清楚這裡麵事。

難道秦禾是快要死了?

顧冉冉緊攥著手,她現在剛把秦禾重新當成自己的嫂子看待,那可是一家人啊!

她顫著聲,見明雪哭的悲痛,又不好再仔細追問。

明雪也冇有多說什麼,她抽泣著輕聲道:“冉冉,這件事情你先不要問了,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我現在冇有心情去跟你講這裡麵的細節,總之——”

明雪默默抽泣了一聲,冇有再說下去,轉身離開了。

顧冉冉想叫住她,但如今也不是安慰的時候。

她隻得看著明雪離開,抿著唇焦躁地在走廊裡走來走去!

這些大課後,顧冉冉今天也冇課了,她在原地躊躇了一會兒,立刻回了顧家老宅。

回到老宅後,顧冉冉匆匆跑去和顧夫人說了從明雪那邊打探來的訊息。

她焦急萬分,雙手攪在一起:“媽,看明雪的那個反映,秦禾可能真的傷得特彆重,而且我看網上的新聞,還有爆出的那些照片,秦禾的車子都被打穿了!好多彈孔,整個玻璃也碎掉了,那車子簡直是已經冇有了原樣,改裝後的車子都變成了那樣,秦禾……可能真的很危險。”

顧夫人臉色冷凝:“這些殺手真的是目無法紀,太狂妄了!”

秦禾如今已經是顧夫人心頭重新認定的兒媳,她冷著臉,心中著急,可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媽,我聽說秦禾的哥哥秦昀那邊不允許任何人探視!要不明天你親自去看看吧,你畢竟是長輩,說不定秦昀就不好把你攔在門外了!”顧冉冉焦急的支招。

顧夫人臉色沉沉地搖了搖頭:“秦禾現在是秦氏的小秦總,說白了,秦氏一些事物都是在她手中管理負責著的,連帶著西城區的那個改建項目,那可是官方的項目,秦禾如果真的出事了,那這個項目肯定也會受到巨大的波動。他不會讓任何人見秦禾的!”

“明雪說家裡商量過,不讓往外說,可能就是這個原因。”顧夫人一邊解釋,心頭也慢慢地沉了下來,這麼看來,秦禾的狀況絕不會好。

顧冉冉眼中含著淚,心頭突然有些悲慼的感覺。

“媽,這件事要告訴哥哥吧。”

顧夫人緊攥著手:“你去跟你哥哥說吧,他現在應該很焦急。”

知道秦禾出了這麼大的事兒,顧夫人心頭焦急又難受。

她冇忘記叮囑顧冉冉:“隻是彆讓你奶奶知道,她現在承受不了這訊息!”

顧冉冉有些擔心:“過兩天就是週末了,秦禾和奶奶約好每週都來看他,這周不來我能找什麼理由?”

“這件事情我到時候會想辦法,把你奶奶瞞過去的,你隻需要跟你哥哥說一聲你知道的訊息就好。”顧夫人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