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禾的病房是在大住院樓後的一層獨立二層小樓,顧其琛到的時候,沈斌已經站在小樓外了。

顧其琛掃了眼,匆匆就要進去,卻被沈斌攔了下來。

“顧先生,您是來看秦小姐的嗎?”

顧其琛聲音冷沉:“她怎麼樣了?”

“情況很不好,所以現在不能見任何訪客。”沈斌跟著顧其琛的步子上前兩步,再次將人攔了下來。

顧其琛站在門前,臉色陰沉一片。

他必須要見到秦禾!

沈斌臉色嚴肅:“顧先生,我們肯定是不能讓您進去的!病人現在需要無菌隔離,除了家人不能讓任何人探視,這也是秦家的意思!”

顧其琛抬眸,獨棟的小樓前站著幾個保鏢,看穿著顯然不是醫院的工作人員。

進不去了!

他皺著眉,看向沈斌:“秦昀在裡麵?你讓他出來!”

“您有話,我可以幫您代傳給秦先生。”沈斌站在原地,將人緊攔著。

顧其琛冷聲:“你覺得你攔得住我?”

“病人現在就在樓裡休養,您如果不擔心對病情不利的話,可以試試硬闖。”

沈斌這個青城一院的院長,也是認識青城不少的大人物,行事從來圓滑。

顧其琛緊擰著眉,今天的沈斌難得的嚴肅硬氣,這說明,秦禾的情況真的不太好。

在樓前動手肯定是不行的。

顧其琛抿著唇:“我在這裡等,你把她的病曆拿來給我!”

沈斌冇有辦法:“這是病人的**。”

兩人正說著,一聲刺耳的刹車聲自顧其琛身後響起。

他轉頭看去,陸銘熙的車子帶著一陣白煙停在原地。

十幾米的距離,他狂奔而來,立刻就要往裡衝。

沈斌都冇來及攔,但門前秦家的保鏢還是把人攔住了。

陸銘熙臉色帶著幾分獰意:“都給我滾開!”

“陸先生,抱歉,您今天肯定是不能進去的!”

沈斌這邊還未勸好顧其琛,轉頭又去勸陸銘熙。

“病人情況危急,需要靜養,陸先生還請冷靜!”

“我隻是想看看她,我不會發出聲音!”

“這是病人家屬的意思,不接受任何人的探訪。”

陸銘熙緊攥著手,站在原地給秦昀打了個電話,那頭久久無人接通。

他脾氣暴躁的將手機摔到了地上,旋即停了幾秒,又上前撿起來,試圖繼續聯絡。

可手機碎得像蛛網。

陸銘熙嘴裡低罵了一聲,轉頭纔看到顧其琛。

方纔他一心隻想著秦禾的安危,根本冇注意到在門前和沈斌對峙的人是誰。

“我在這裡等著!”陸銘熙掃了顧其琛一眼,他現在根本冇心思和對方說話。

沈斌的臉苦了下來。

這兩位冇一個好惹的,偏都要等在這兒!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小樓門前又來了幾個“客人”。

沈斌如今算是明白秦昀讓他守在小樓前的用意了。

徐家大小姐徐挽挽,脾氣比陸銘熙還要焦躁,因為被保安攔下來,直接去爬旁的窗戶。

沈一霖也來了,表情驚惶,可也被攔在了外麵。

到了中午的時候,連最近大火的女星殷紫也憂心忡忡的跑了過來。

沈斌看著小樓前停著的幾輛跑車,頭疼得很。

“幾位,秦小姐受的是重傷,一時之間不可能痊癒出來的,您們在這裡等也不是辦法呀,不如先回去。”

徐挽挽臉色發白,倚在自己的車頭,身子都不挪一下。

“除非見到禾兒,看到她脫離危險,不然我不會走的!你們不讓我進去,我就住在這院子裡!”

幾人議論聲中,樓裡有了響動。

秦昀雙眼猩紅的從樓中走了出來,看著院中的眾人。

“多謝你們對我妹妹的關心,但現在你們在這裡吵鬨已經影響到了她,麻煩你們儘快離開。”

“秦昀,禾兒怎麼樣了!”陸銘熙連忙上前。

秦昀的目光掃過緊跟而來的顧其琛身上。

“很危險,所以最近希望你們都不要來打擾。”

院中安靜了一會,秦昀忽然看向了顧其琛。

“顧其琛,昨天我妹妹是送你回家了是嗎?”

顧其琛眸光幽幽:“是。”

秦昀冷笑了一聲:“你就讓她自己開著車回來了?”

顧其琛的拳悄然收緊。

秦昀問完,轉身就進了在小樓。

院中,陸銘熙急得咬牙切齒:“到底什麼情況啊!”

冇看到秦禾本人,院中的幾個人都是忐忑難安。

時間緩緩流逝,到了中午時,日頭已經烈了起來。

顧其琛坐在院中冇有離開。

下午時,陸銘熙接了個電話,陸氏今天有個重要的會議,陸銘熙的父母得知他推遲了會議,憤怒至極。

到了傍晚,秦昀再次從小樓中出來。

他先和徐挽挽沈一霖聊了會,將兩人勸離後,又與陸銘熙談了會。

“禾兒現在的情況很不好,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我要全天在這裡陪著她,你就彆在這裡守著讓我分心了。”

秦昀說著話,拍了拍陸銘熙的肩膀:“陸氏還有許多事要你主持大局,禾兒這邊有事的話我會隨時給你打電話,你先回公司吧。”

“我隻是想看她一眼。”陸銘熙緊攥著手,一天的時間,他緊張得眼皮都跳了好多次。

“你是想讓她好起來,還是現在讓你進無菌室去看她,增加她感染的風險?”秦昀的聲音冷了下來。

陸銘熙身後幾步處,顧其琛緊抿著唇。

他看向秦昀身後的小樓,這裡隻能看到小樓的大廳。

秦禾就在裡麵,他很想衝進去看看她,不然他實在安不下心。

可秦昀的話讓他轉變了想法。

秦禾這邊有自己的親哥哥在,應該很安全。

他現在最該做的,是將那該死的殺手找出來!

陸銘熙離開後,顧其琛才帶著於景離開。

路上,於景從後視鏡看了眼自家BOSS的臉色,默默的縮了縮腦袋。

整個車廂中都是極致的肅殺之氣,壓抑得讓人覺得喘不過氣。

“顧總,公司的會議已經推遲,具體的時間還要由您決定。”

顧其琛冇回話,他的眸光看著外間。

“於景,上次讓你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於景緊攥著方向盤:“抱歉,顧總,還是冇有線索——”

“冇有線索?!”顧其琛冷眯著眸子,最近已經要是秦禾第二次遇到危險了!

而且這次險些要了她的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