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禾訕笑著:“冇有,隻是剛纔你臉上有隻蚊子。”

如今已是初秋,青城哪裡還有蚊子。

顧其琛微揚了唇角,拉著她的手向自己的方向一帶。

秦禾整個人有些失衡,朝前撲倒在了顧其琛的懷裡。

她急匆匆的,雙手抵著顧起身的胸膛想要坐直身子。

下一秒,後腦就被一隻大手扣住。

男人的薄唇中帶著微醺的氣息,貼上了她的唇。

廝磨到深入,也不過是幾秒的時間。

秦禾腦中一片暈眩,那些淡淡的酒氣彷彿熏得她的腦子也遲鈍了些。

等她反應過來,立刻抵著顧其琛的胸膛,張口想說話。

可所有的聲音都被他吞吃入腹。

心臟在胸口劇烈的跳動著,彷彿要跳出來般。

秦禾反應過來,有些惱怒自己方纔沉淪的模樣,她伸手便去擰顧其琛的手臂。

可是按到左胸時,秦禾聽到男人在她唇齒間的一聲悶哼。

她幾乎是瞬間想到了顧其琛身上的傷。

秦禾緊皺著眉,剛想下嘴咬這不知分寸的男人一口,他卻突然鬆開了她。

兩人的臉隻有幾厘米的距離,近得幾乎能在對方瞳孔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她咬著牙,一時間,所有譴責的話都說不出來了:“顧其琛!你有病吧!”

男人眸光中似有幽暗的波瀾。

他微抿了抿唇後,眼睛一閉,又是一副醉倒的模樣——

秦禾氣得咬牙切齒,她甚至分不清他到底是真的醉了,還是故意的!

她拿出手機,氣憤的給於景打個電話。

於景很快從森園中走了出來,把人接了過去。

秦禾看著,氣得不輕。

她似乎不該和一個醉漢計較些什麼!但又總覺得上了彆人的套!

“看好你家總裁,他如今喝醉了,可彆酒後亂性!”

酒後亂性?

於景微怔了怔,顧總什麼時候有這個惡習了?

顧總極少讓自己喝多,即便是喝多了也能保持著基本的理智。

但看著秦禾怒到發紅的臉,於景十分睿智的選擇了緘口不言。

“是,我一定會看好顧總,多謝秦小姐了!”

將顧其琛送到了,秦禾開著車回程。

一路上,唇齒間彷彿還留有他身上那股淡淡的沉水香味道!

秦禾開了些車窗,想讓車中的氣息散去。

車子停在紅綠燈前時,她忍不住惱得輕捶了捶方向盤!

一個吻就讓她心神大亂,這個狗男人一定有毒!

紅綠燈的綠燈亮起,秦禾開著車緩緩駛了過去。

她無意的掃了後視鏡一眼,心中猛地一跳,眉頭也緊皺了起來!

車後不知道什麼時候跟上了一輛極為普通的商務車。

秦禾不動聲色地將車又開了兩條街鍵,那車子仍在跟在她的車後。

秦禾心中也警醒了起來,她拿出手機,給狄詩詩打去了個電話。

掛了電話後,秦禾看了看前方的路線,微抿了唇。

她將車子直接開離了原本回秦家的路線。

十分鐘後。

秦禾將車子開到了明月公園旁的小路上,這邊人煙稀少,並冇有居民住戶,在路的兩旁,鐵柵欄後也都是公園的樹木,如今天色黑,看起來都是漆黑一片。

在這條路段上,那輛商務車就不能隱匿在車流之中了。

眼看著後方的車子加速駛了過來,秦禾無緊了小腹,緩緩的讓那輛車擦著她的車身而過。

車子彆著她的車停了下來,有兩人打開車門衝了下來。

秦禾緊皺著眉,她的車子經過狄詩詩二次改造,子彈打在車上也不會穿透車身,聽到兩聲脆響,秦禾知道,對方是動手了。

如今這裡僻靜無人,對方這是有恃無恐,一定要把她解決掉了。

秦禾將車門鎖好,車窗微降了一指的距離,她看向前方的人。

“是青炎府的人嗎?”

那兩人的動作似乎微頓了頓。

秦禾笑道:“你們接任務的時候,見過那個發任務的零點玫瑰嗎?”

兩人其中的一人聲音低啞冷喝:“就算你知道又怎麼樣,今天冇人救得了你!”

那人說話間,從商務車中拉出一把武器出來。

黑暗中,秦禾看到武器的輪廓,不禁砸了砸舌。

冇想到有人居然敢在青城用這種爆破用的東西!

另一人則是拿了一把冷兵,朝她的車走了過來。

很快,兩人將車圍住。

秦禾眸光微凜,這兩人看身形就知身手俱佳,隻他們,就抵得上一群普通殺手了。

怪不得敢接三千萬的任務。

車身響起一聲巨響,是穿透型射擊。

即便是改裝過的車身,應該也經不起這種點射!

秦禾看著碎成蜘蛛網的車前窗,又看了看手機。

等到最後一顆子彈射破車前窗,擦著她的頭射進後座的時候,秦禾輕輕按動了一下手機。

幾乎是同時,兩側本來黑暗的公園樹林瞬間燈火通明!

……

翌日。

早上八點,顧其琛從森園前往顧氏集團。

於景邊開著車,邊彙報著今天需要處理的事務。

“下午三點有場會議,會議後閻氏集團商務部的總監想見一下您。”

於景說著話。

顧其琛坐在後座,拿著平板看著事務細節。

平板上突然彈出一條推送來,顧其琛隨後掃除。

旋即,他微怔了幾秒。

從上方的推送窗重新找到了那條推送,點了進去。

網上的一條熱搜新聞遇入眼中。

【秦氏大小姐秦禾,知名化妝博主勤勞小禾,昨晚於青城遇襲,重傷住院。】

【青城一院通報秦禾病情!隨時會有生命危險!】

一股冷意從後背瞬間攀爬而上,顧其琛的手緊捏著平板。

昨晚他並冇有喝多,隻是怕一時衝動吻了秦禾後,她會生氣。

可今天這個新聞是怎麼回事?!

顧其琛抬頭:“掉頭!去青城一院!”

車子很快停在青城一院,路上,於景已經調查清楚了秦禾昨晚的情況。

“昨晚秦小姐是在明月公園附近遇襲,對方準備了武器,我們的人已經調出了資料,秦小姐的車子雖然改裝過,但還是——被打穿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