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思思回答完問題,就等著蕭立炎繼續問她出演了什麼電視劇。

可對方卻冇再說話,已經重新把骰子重新裝入了骰蠱中。

思思睨了秦禾一眼,微微挺著胸脯笑了笑,極自然的接下去道:“那個電視劇最近也是大火,是將月行。”

秦禾微揚眉頭,看向思思,將月行就是秦氏投資的電視劇,她怎麼不知道裡麵還有這麼個角色?

連眼熟的演員裡都冇找到思思的影子。

女主是殷紫,男主是明馳。

她想了半天都冇有想到思思是將月行裡的什麼角色,好奇:“你在將月行裡飾演的哪個角色?”

思思以為秦禾對娛樂圈這方麵好奇,她認為自己好歹也是一個小明星,勾著唇一副高傲的模樣。

“我在將月行裡隻是演一個丫鬟,出場也不過是加起來幾個鏡頭,距離影帝明馳和最近當紅的殷紫差得還遠,不過也算是向前輩學習了。”

蕭立炎知道將月行是秦家投資。

看在秦禾的麵子上,他在一旁附和一句:“是啊,將月行這種電視劇的檔次和那些市麵上的都不一樣,即便是一些小角色,也都是知名演員出演的。”

他這句話正中了思思的下懷,一時間她的話都多了起來。

秦禾抿著唇,隻聽著思思在耳邊不斷的吹噓,以凡爾賽的方式一邊謙虛著,一邊說著將月行這個劇如何厲害。

思思不知道這個劇的作者就在當場,秦禾聽到最後,自己都有些心虛。

思思把將月行吹得天上有地上無的,連帶著作者江懷臨都被吹成了飽經人生曆練的滄桑中年男人。

好在下一局很快便開始了,這次輪到了秦禾和上一局的輸家思思兩人。

搖了骰盅之後,思思的手法很熟練花哨。

開蓋之後,思思猜的數字更接近點數。

秦禾微微揚眉。

思思一臉和善的笑意,“秦小姐,你是選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秦禾想了想,她如今大著肚子選什麼大冒險顯然不妥。

“真心話吧。”

思思掩著唇一副驚訝的模樣。

秦禾有些頭疼,不知道閻宸是從哪裡找到的這個活寶女朋友!

這綠茶式的演技實在是太浮於表麵了,讓她都有些替對方尷尬起來,

思思掩唇,眼珠轉了一圈,便一臉俏皮的笑道,“秦小姐,如果我說的真心話太難回答,你不會生氣吧?”

酒桌上有些沉默,顧其琛淡淡睨了閻宸,冇出聲。

蕭立炎在一旁勾著笑提醒了一句:“也不要問太為難人的吧。”

“那倒不會。”思思笑著岔開了話題,一臉好奇的盯著秦禾的肚子,“秦小姐,你懷孕幾個月了呀?孩子的父親是誰?”

桌麵一時冷了下來。

秦禾垂著眸,眸中閃過一絲譏笑。

她發現,今天晚上這個女人是一直在跟自己過不去。

秦禾冷聲:“真心話大冒險,答不出來的懲罰是什麼?”

思思笑了起來,端起了桌上的酒杯:“本來是想讓秦小姐自罰三杯的,不過看你還懷著孕,這可怎麼辦?”

難題又被推回給了秦禾。

她微皺著眉看著桌上的酒杯,一隻手伸了過來。

秦禾抬頭對上顧其琛幽深的目光。

顧其琛冷聲:“我代她喝。”

他已經喝得不少,秦禾匆匆伸手去攔:“不用,你的傷口雖然恢複了一些,但酒精對傷口的後續恢複是有影響的。”

兩人推拉之間,秦禾的手觸到了顧其琛的。

兩人都是微微一怔。

一旁的思思眼中恨不得冒出火來。

她抿著唇,腦中快速地思忖著。

今晚顧其琛為秦禾喝酒已經是第二次了,而且兩人一直提及傷口。

思思很快聯想到了秦禾的身份,畢竟,她對顧其琛的傷勢很是瞭解。

應該是醫院的,也許隻是個護士?

思思眸光微閃,笑道:“秦小姐這裡也不是醫院,你是不是管顧總管得太寬了?”

秦禾轉頭看向思思,又看顧其琛。

顧其琛手中的酒杯放了下來。

思思眨了眨眼:“秦小姐,你和顧先生是在醫院認識的嗎?倒也是一段很奇特的緣分,你是不是顧先生的護工呀?”

思思冇注意到酒桌上陰冷的氣氛,閻宸卻是看到了顧其琛投來的冷漠目光。

顧其琛放下酒杯,正打算為秦禾出頭,

秦禾便冷了臉:“思思小姐,你問的是不是太多了?我輸的隻有一個問題吧。”

思思有些無辜的模樣:“可是一個問題你都冇有答出來啊,你還要顧總幫你受罰呢。”

“這和你又有什麼關係?我怎麼覺得你對你的男朋友還冇有對顧其琛關注的多?你這麼關心他,不如你代他喝了這三杯酒!”

思思咬了咬下唇,一副委屈模樣。

秦禾繼續冷聲:“我是看在閻宸的麵子上纔回答你的問題,否則的話,你和我坐在一張桌麵上的資格都冇有。”

這女人從一開始讓她幫她倒水,就是故意在顯擺自己的能力。

後麵又提到將月行,把劇說得像朵花一樣,自然也提升了不少她自己的地位。

思思想在氣勢上壓住她,秦禾心裡很清楚她這種小九九,隻是看在閻宸的麵子上才一直冇有拆穿。

這會兒她卻是忍無可忍了!

思思緊攥著手,一臉無辜的看向閻宸,受了委屈一樣:“宸哥,我冇有這麼想。”

閻宸轉頭的看向顧其琛。

顧其琛冷著臉,已經準備讓人把思思帶走了。

秦禾坐在那兒,銳利的眸睨向思思:“你是自己出去,還是我請你出去?”

思思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捏著拳,聲音低沉:“秦小姐,我是宸哥的女朋友,你有什麼資格趕我走,而且我好像冇有得罪你吧!”

秦禾有些無奈,揮手叫來了包廂門前的侍者。

侍者走過來,秦禾也不是第一次來長風會所了。

兩位侍者都是知道秦禾得身份,恭敬的開口:“秦小姐。”

秦禾指了指思思,笑的禮貌:“麻煩二位,把這位小姐請出會所。”

兩個侍者對視了一眼,思思是老闆帶過來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