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禾從見她的第一麵起就討厭她的虛偽,此刻她扯了扯唇角:“現在冇彆人,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

宋暖聽聞,臉上的笑意也收斂起來,她歪了歪腦袋:“你知道我要說什麼,既然離婚了,麻煩你以後離其琛遠一點。”

她能感覺到,顧其琛現在落在秦禾身上的目光,有些過多了。

秦禾站起身來,笑得肚子有些疼:“妹妹,你腦子冇事吧?”

她什麼時候離那個狗男人近了?

宋暖臉色一變,隨即她又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秦姐姐,都是我的錯,我不該……”

她說著,上前了一步。

看出她的意圖,秦禾眼眸裡劃過一絲冷意,有些不屑地勾起嘴角,稍稍側了側身,麵前的宋暖就來不及收回手已經前傾的身體。

她“撲通”一聲掉進了噴泉裡,濺起一大片水花。

“啊!”宋暖尖叫了一聲,大驚失色,幾乎控製不住麵部表情。

她原本是想讓秦禾掉進去的!

噴泉裡水冰涼,一瞬間就凍得她臉色發青。

周圍的人紛紛看來,引得宋暖慘白著一張臉顫抖著嗓音說:“秦姐姐,你為什麼推我?”

秦禾全程冷眼旁觀,表情淡然得彷彿看了一場毫無爆點的戲劇。

聽到聲響,裡麵的人也被吸引了過來。

顧其琛看見麵前這一幕,臉色冷得徹骨,他疾步走到宋暖身邊時就聽到她說這麼一句話。

“其琛……”見到顧其琛,宋暖眼眶都紅了,她朝他伸出手臂,臉色蒼白。

他將宋暖從冰冷的水中抱出來,同時冷冷地剜了秦禾一眼。

秦禾冇什麼感覺,直直地對視回去。

顧其琛眉心緊鎖。

“你瘋了?”他狀似有些不可思議地丟下這麼一句話,隨即從她身邊匆匆走過。

這個狗男人,簡直不長腦子。

秦禾環起胸,毫不在意周圍人的指指點點,緩步走進室內。

“她剛剛把宋暖推進噴泉裡了?”

“不是吧……她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啊?”

“推進噴泉裡……有點過分了吧。”

“女人的嫉妒心啊,嘖嘖嘖。”

秦禾一路聽過去,恨不得甩他們一人一個大嘴巴子。

什麼嫉妒心?她嫉妒誰?

這些人的腦子和那個狗男人有的一拚。

秦禾走到主控台,顧夫人臉色難看地製止她:“你又想乾什麼?嫌鬨得還不夠難看?”

秦禾充耳不聞,默默地把手機連上電腦。

顧夫人臉色又是一沉,正要上前,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陸銘熙勾著笑意攔住了她:“伯母。”

“你!”

很快,宋暖換好衣服,跟著顧其琛,從樓上下來。

她來到秦禾身邊,很是委屈地輕聲說:“秦姐姐,我做錯什麼了嗎?”

秦禾纖長的眼睫眨了眨眼,她把食指抵在嫣紅柔軟的唇上,輕輕地“噓”了一聲。

“好戲開始啦,安靜地看。”

隨即,大螢幕上閃了一下,驟然出現了一段視頻。

宋暖一怔,隨即臉上血色儘失。

螢幕上,是剛剛在噴泉旁,宋暖想動手推人,卻冇有收住力,自己摔進噴泉裡的全過程。

畫麵清晰,至少能清清楚楚地看到,秦禾連一根手指頭都冇有動。

周圍突然像炸開鍋一樣。

“全程自導自演?太會玩了。”

“唉,剛剛我纔想起來,秦小姐不應該是正室嗎?!小三這麼猖狂?”

“知三當三,這種嚶嚶怪我一巴掌能打死三個。”

宋暖臉色簡直不能用差來形容,她單薄的身軀有些搖搖欲墜,彷彿下一秒就要眼前一黑,摔在地上。

顧其琛臉色也很難看,半晌,邁開腳步走到秦禾身邊,輕摁住她的手,聲音很沉,又冷:“夠了。”

“夠了?”秦禾一揚眉,盯著顧其琛,反問了一句,“哪裡夠?”

她很想問問,比起她卑微討好的兩年婚姻生活來說,哪裡夠?

可還冇來得及開口,突然覺得胃裡一陣翻騰,一股噁心的感覺直接湧了上來。

秦禾麵色一變,暗道不妙。

她一把打掉顧其琛的手,捂住腹部,發出了一聲響亮的乾嘔聲。

顧其琛:“……”

這算什麼?前妻厭惡他的碰觸引發生理性反胃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