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其琛和閻宸讓秦禾坐下後,兩人繼續剛纔的話題,聊著最近青城的經濟變化。

秦禾伸手拿了桌上的礦泉水,剛擰開瓶蓋,一個空杯便遞到了麵前來。

她抬頭看了看思思。

思思笑得粲然:“秦禾姐姐,我也想喝水,幫我倒一些吧。”

秦禾並不在意,隨手倒了半杯水。

思思一副誌得意滿的模樣。

正聊天的顧其琛看了過來,微皺了眉,叫了一旁的侍者,吩咐了幾聲:“去拿些溫水和果汁過來。”

不一會,桌上的點心小食換成了女孩子愛吃的蛋糕甜點。

秦禾手中的礦泉水被換了下來,顧其琛將果汁遞到她麵前。

“你還懷著孕,不要那麼喝涼的。”

思思有些驚訝,目光轉到秦禾的肚子上,因為穿的是休閒裝,有些看不出隆起的小腹,細細觀察之後,思思的目光中帶了幾分鄙夷不屑。

都懷孕了,還跑來會所勾起勾引顧其琛。

這個女人可真是不要臉!

秦禾拿起果汁,淡笑了笑道:“謝謝。”

顧其琛遞完果汁之後,就繼續和閻宸說著最近青城的事宜。

兩人聊到了海城閻家的事務,顧其琛麵色微冷,“閻家那邊的事情我來解決,你先專心把青城這邊的分公司做好。”

秦禾聽到微揚了揚眉,看樣子,閻家已經有意要進軍青城了。

這事外麵還冇聽說,如今也算是個很大的機密事了,冇想到顧其琛在她麵前絲毫都不避諱。

一旁的思思殷勤地不時給顧其琛和閻宸續酒,等到續到第三杯時,秦禾微皺了眉,伸手蓋住了酒杯。

顧其琛和閻宸同時看來,思思拿著酒瓶微皺了眉,“秦小姐?”

秦禾的目光對上顧其琛的聲音,“你的傷剛好不久,最好不要喝那麼多酒。”

思思笑了一聲,即便是初次見到顧其琛,但她也聽說過顧其琛。

這類人她也接觸得多了。

這個秦小姐是想以女朋友的姿態管束顧其琛,哪知道這種男人是根本就管不住的。

思思輕笑一聲,一副解語花的模樣。

“秦小姐,他們談生意的時候喝些酒冇什麼的。”

說罷,她看向閻宸:“我們家宸哥平時喝酒,我從來都不管著他。他們男人雖然喝酒對身體不好,但是平時應酬也少不了的,這也是冇法子的事。”

思思的聲音溫柔,語速不緊不慢的,給人一種知書達禮的味道。

秦禾也不應,直接將杯子倒扣了過去:“他的傷還冇好。”

思思拿著酒瓶的手微停了停,抿唇一笑,冇有再說什麼,態度卻是明顯。

她暗戳戳地拿自己和秦禾對比,覺得自己十分的善解人意,一定給顧其琛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如今也算是成功了。

見秦禾伸手將杯子扣了過來之後,顧其琛的眸光中清冷褪去了幾分。

嘴角輕挑了一瞬,轉而繼續和閻宸說事,隻是餘光一直落在秦禾的身上。

秦禾不再喝酒,閻宸便也喝著少了,自斟自飲。

不一會兒,侍者送了些冰淇淋進來,秦禾許久冇吃涼的,剛拿起來冰淇淋,顧其琛的目光隨之而來,聲音淡淡的。

“不要吃這個。”

“吃一個沒關係。”秦禾想據理力爭。

一旁的思思看著兩人的交流,心裡火急火燎的。

她今天從到了這裡,一直都冇跟顧其琛搭上幾句話!

思思眸光微閃,笑著:“顧總對秦小姐可真是關心,真好奇您們兩位是什麼關係呀?男女朋友嗎?”

話音一落,氣氛有些尷尬起來。

顧其琛和秦禾都冇說話,根本不想搭理人的模樣。

閻宸在一旁笑著:“他們現在是合作夥伴,你彆問這麼多,幫我倒酒。”

思思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轉過臉去幫閻宸倒酒。

但她給閻宸倒完酒後,順手將桌上的一個空杯倒滿,推到了顧其琛的麵前。

秦禾的眉頭瞬時皺了起來,這個思思是聽不懂人話嗎?

思思十分善解人意的倒過酒,起身似笑非笑的:“少喝一點沒關係的。”

閻宸的目光微冷了幾分,秦禾冷著臉也不再管。

顧其琛看著麵前的酒杯,金色的酒液微蕩著。

他將酒杯推到了閻宸的麵前,氣氛有些尷尬,思思裝作不知的坐下了。

不一會兒,蕭立炎便從屋外回來了,秦禾見他回來,忙起身邊讓座。

蕭立炎從一旁拉了把椅子坐了過來:“你坐著,我坐這邊就行。”

幾人商議了一會兒後,顧其琛的眉頭微皺了起來,臉色蒼白了幾分。

秦禾一直暗中看著他的狀態,臉色冷硬了幾分:“你這身體現在隻能在家休養,不適合出來。”

她出口的聲音微冷,有些抱怨的味道。

顧其眸中多了些神采:“沒關係的,傷已經好了。”

過了會兒,顧其琛和閻宸已經商量完了青城最近的局勢。

正事談完,閻宸提議玩一會兒骰子。

思思自告奮勇地跑到一旁的桌上,把骰盅拿了過來,有些俏皮活潑的笑著。

“既然玩這個,我們總是要賭些什麼纔有意思吧?”

在座的幾人都冇什麼意見,蕭立炎淡笑道:“那你來定吧。”

思思眸光微轉:“玩錢財之類的冇什麼意思,不如玩真心話大冒險吧?”

說罷,她看向閻宸:“宸哥,好不好呀?”

閻宸被思思的小動作弄得心煩意亂,如果不是秦禾還是在這裡,他早就將人丟出去了。

閻宸也算是海城的出了名的花花大少,對於女人的某些小心思和小計量十分清楚。

他身體微微後仰,倚在沙發上,一副閒肆的模樣,“我都可以。”

既然兩個人都同意了,思思笑著看向顧其琛和一旁的秦禾:“那麼少數服從多數吧。”

思思不一會就輸給了蕭立炎。

蕭立炎辦事縝密,八麵玲瓏,笑著發問:“思思小姐和閻宸是怎麼認識的?”

這種問題能促進感情,又無傷大雅,思思一臉羞澀的模樣。

她悄悄的看了閻宸一眼:“之前我參演的一個電視劇在海城取過景,當時宸哥正好去取景的餐廳吃飯,出來的時候我們就遇到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