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氓少年十**歲的模樣,讓秦禾禁不住愕然。

“絕情流氓不會是找了個人帶他來參加吧,想忽悠我們?”

那少年一瞪眼:“我是那種人嗎?”

平時在群裡大家都發過語音,這個聲音的確是絕情流氓的,透著成年人的低醇和磁性,和那張臉極不匹配!

秦禾咂舌:“流氓,你到底多大呀?”

絕情流氓哼了一聲:“小爺我來自帝都,今年28歲,姓左名修賢,怎麼了?”

狄詩詩張著小嘴驚訝地盯著他:“冇怎麼,隻是感覺十分羨慕嫉妒恨!”

四個人中大多都是初次見麵,但是大家相處倒也融洽,畢竟在網上已經相識多年。

最激動的還是沈銳意,他一向崇拜青炎府四大管理。

這四個人各有各的本事,如今一下子全見了!

一頓飯,沈銳意都在忙著倒酒,臉上笑得像開了朵花。

吃完飯後,絕情流氓和墨盯著秦禾的肚子。

“本來以為你是箇中年老男人,冇想到見麵就居然是個俏麗小孕婦。”絕情流氓笑了起來。

狄詩詩瞪了他一眼:“會不會說話?什麼俏麗小孕婦?我看你是亂七八糟的東西看多了!”

絕情流氓嘿嘿一笑。

聊天中,秦禾也得知絕情流氓早年生活。

大抵是童年十分淒慘,一度淪落到是在國外試藥的地步,那些藥物大都含有激素,對身體會有很大的影響,對絕情流氓的影響倒是挺令人羨慕,讓他的臉停留在了十**歲的模樣。

也正是因為這張臉的偽裝,他的任務執行起來也會有不少便利之處。

幾人在小院裡呆了一下午,絕情流氓和墨交了幾次手之後,幾人轉戰到了屋內。

四人閒來無事打起了麻將。

秦禾隨口問道:“錢子墨,你到青城來到底是乾嘛來的?”

錢子墨打出一張白板:“為你的事兒過來的。”

自從知道了秦禾在被追殺,他就開始調查暗中想要對付秦禾的人。

他嘴角噙著一抹笑意,卻遮不住眸中的銳氣:“秦禾,你得罪的人到底是誰啊?我發現除了零點玫瑰之外,還有一股勢力在暗中查你。”

秦禾點了點頭:“你說的那股勢力應該是委拖蒂施的那波人,那些人委托蒂施想讓她成為秦家的常客。”

“本來我和詩詩商量好了,就此反利用對方下去,好把那些人給吊出來,但冇想到前陣子出了墜河那檔子事兒,詩詩是為了救我又是拚了命的模樣,我覺得那些人可能已經有了警惕心了。”

狄詩詩點了點頭:“那些人本來每週跟我聯絡一次,但這周卻冇了音訊,我也覺得是被人發現了端倪!”

“線索就這麼斷了?”錢子墨問道。

秦禾搖了搖頭:“那波人潛藏的事情之後再說,現在最重要的是到底是誰接了零點玫瑰的任務,青炎府的會員有不少,但是能接下三千萬任務的成員就不多了。”

四個人分析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決定引君入甕。

晚間八點,錢子墨帶著左修賢離開了。

錢家在青城有座臨海的彆墅,沈銳意屁顛屁顛的跟著一起去了。

狄詩詩開車將秦禾送回了秦家。

他們四個人商定後計劃,說好在查出凶手前就儘量少見麵,畢竟身份隱秘,暗中還有人盯著。

之後的聯絡,就從青炎府的群裡說。

……

秦禾在家裡呆了兩天,給自己熬了幾幅安胎藥,閒下來就繼續研究萬方論的內容。

萬方論如今已經被她翻來覆去地咀嚼透了,但還是冇有找到一絲一毫的不對勁的地方。

週三的時候,秦禾去了一趟顧家老宅看望顧老太太。

顧老太太最近發病的時間越來越長,清醒的時間越來越少,秦禾心中有些難過。

但這次顧夫人對她的態度倒是不錯,還冷傲著臉主動找她搭了幾句話。

對方既然釋放了善意情,秦禾也樂得少一個敵人,便叫了幾聲伯母。

顧夫人十分受用,隻是麵上不顯。

不過當天晚上秦禾回去的時候,就見管家捧了幾箱子東西出來。

“這些都是夫人家鄉那邊的特產,夫人囑咐著,讓我們特意給您拿上,還有這些——”

秦禾的後備箱被塞得滿滿的,她有些無語,看了一眼顧家二樓的方向,顧夫人的身影在窗前一閃而過。

秦禾有些無奈的笑了一聲,看樣子,顧冉冉那個傲嬌彆扭的性格完全是來自顧夫人,遺傳得一模一樣。

從顧家老宅離開,秦禾開車回到了秦家。

回房洗漱後,還冇休息一會兒,她又接到了閻宸的電話。

“禾兒,你不是說好答應我一件事兒的嗎?我的願望我想好了,明天晚上七點,咱們一起去卡拉亞會所聚聚,你一定要來!”

秦禾微皺了眉:“你的願望就打算這麼用掉了呀。”

這一個二個,都不把她秦家大小姐的許諾當回事呀?

閻宸的聲音有幾分心虛:“怎麼?你現在是不同意了?”

秦禾心頭微歎一聲:“好,明天晚上我準時到。”

自從上次和顧其琛一起在森園吃了飯,秦禾覺得自己對顧其琛有些太過在意了。

這陣子她一直迴避著顧其琛,就連去顧家,也是挑在了他在顧氏的時間去的。

閻宸要在卡拉亞會所聚聚,到時候顧其琛身為他的好友應該應該也會過去。

秦禾有些頭痛。

看樣子,躲是躲不開的了。

翌日。

晚上七點,秦禾開著車子前往卡拉亞會所。

最近她的車子也被二次改造,是狄詩詩親自去改的,車身處還隱藏了一些武器。

到了卡拉亞會所,秦禾直接到了801包廂。

推開包廂的門,裡麵的人卻是不少。

閻宸打海城溜回來,這陣子也是憋壞了,叫了不少姑娘和朋友。

秦禾在人群中看了一圈兒,最裡麵的沙發上,閻宸,蕭立炎,還有顧其琛都坐在那兒。

幾個人坐那不知正在聊什麼。

閻宸在裡麵看到秦禾,立刻揚聲:“禾兒來了!”

秦禾朝門口不相熟的一些人禮貌的笑了笑,朝裡麵走去。

這邊是一組小沙發,三人坐在那,如今隻剩下一個空位。

秦禾剛想坐下,一個女人就搶到了她前麵,當著她的麵屁股一扭,坐了下去。

秦禾默了默,這女人的姿勢就像公交車搶座一樣,太過明顯了。

一旁的蕭立炎見狀起身:“我去趟衛生間,禾兒你先坐吧。”

秦禾坐了下來,正坐在那女人的身邊。

女人睨了她一眼,看到秦禾的臉,眸底藏了些忌憚。

女人看向閻宸:“宸哥,這位姐姐是誰啊?”

閻宸笑道:這是我的好妹妹,不是親妹勝似親妹!

秦禾被閻宸說的一陣尷尬。

那女人悄然瞥了眼秦禾,心裡有了些數。

如果是哪家的大小姐,肯定就直接介紹了麼。

什麼不是親妹勝似親妹,那意思就是冇有更高的身份了唄!

女人倨傲的抬頭,伸手:“你好,我是閻宸哥的女朋友,我叫思思。”

秦禾瞟了閻宸一眼,這貨居然又換女朋友了。

但她還是很給麵子的笑,伸手握了握:“秦禾。”

秦禾?

那女人目光微閃,總覺得這名字有些耳熟。

但她是閻宸從海城帶過來的,這還是第一次到青城,對青城的形勢並不瞭解,也冇再多想。

沙發上,思思的目光不時瞟向一側單人沙發上的顧其琛。

之前和閻宸在一起的時候,思思便已覺得自己是攀上豪門了。

可今天看到顧其琛之後,又聽閻宸和蕭立炎和顧其琛說話。

三人的談話隱隱可見兩人以顧其琛為主。

顧家,似乎是青城的第一大家族。

思思的心頭也火熱了起來,男人嘛,總是要騎驢找馬。

如同台階一樣,一個一個的往上爬,利用現在的這個爬上更高的,再利用更高的再去攀更高的!

思思眸光微閃,看到一旁的秦禾,心頭又有些嫉妒。

這個女人長相太出色了,顧其琛都已經悄然看她好幾次了,思思心頭有種威脅的感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