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狄詩詩的速度很快,一路上闖了不少紅燈,車子到了青城一院。

到了醫院急救樓前,狄詩詩先下車衝了進去,從大廳推了一張移動床出來。

然後兩個人合力,抬著顧其琛進了急救大樓。

有醫生上前,秦禾來不及與人細說,直接將人推到了急救樓的手術室。

到了手術室門前的時候,醫生攔住秦禾:“小姐,請您在外麵等著!”

秦禾這會兒緊皺著眉,顧其琛受的是槍傷,而且看那個受傷的地方明顯是離心臟很近!

她的雙手劇烈顫抖著,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秦禾整個魂兒彷彿都是飄在身外的,她聽著自己的聲音:“讓我進去,我是醫生!”

醫生還想說話,秦禾已經大步走了進去。

“小姐,你這樣會耽誤病人的救治!”醫生急急地跟了進去。

手術室內護士已經急速準備好了手術器具,秦禾走到手術檯前,看著躺在病床上的顧其琛,抬眼看向護士。

她聲音冰冷:“去輸血科準備好血包,馬上送過來!”

秦禾的麵色冷靜,伸手取了盤中的手術刀。

醫生急切向前:“小姐,病人的傷得先去拍個光片看一下的位置!”

秦禾臉色冷沉:“來不及看了!”

以現在的失血狀況來說,真的去拍個片子,等出了結果,人說不定都冇了!

秦禾盯著傷口的位置,腦中迅速的掠過胸腔內的各處血管!

她直接拿剪刀,剪開了顧其琛的上衣!

“現在立刻開始進行手術!”

護士在一旁:“不麻醉嗎?”

秦禾臉色冷凝:“來不及了,按住他!”

幾個護士麵麵相覷,這並不是自己醫院的醫生啊!

眼見護士猶豫著,秦禾剛想說話,病房手術室門前有了響動。

沈斌急急的進來了。

他今天在院長辦公室值班,接到急救樓的電話,聽說有一個女人強行闖進了手術室,要給同行的人進行手術!

萬一出了醫療事故,這可是醫院的責任!

沈斌進來後,對上秦禾的眼睛,慌亂的表情立刻冷凝了下。

他看了一眼病床上仍在往外流血的顧其琛,當機立斷:“李醫生,你出去吧,剩下的人全部聽她的!”

沈斌轉身到一旁戴上了手術手套和帽子,聲音快速:“我來給您當助手!”

幾個護士麵麵相覷,猜不透秦禾的身份。

秦禾捏著刀,她的心臟微微顫抖著。

她是一個醫生,必須臨危不亂!

秦禾咬了咬牙,順著傷口的位置果斷下刀!

因為冇有麻醉的原因,顧其琛身的身子劇烈的抖動了一下。

好在幾個護士按得緊。

秦禾下刀穩準狠,如同一個冇有感情的精密機器。

血包被不斷送來,輸入顧其琛的體內。

半小時後,秦禾的雙眼泛著血絲,停下了動作。

這是她做過最驚險的一場手術,顧其琛的傷口離心臟的大血管極近,稍有一點點偏差,便會血管破裂,一旦破裂,完全來不及再止血。

沈斌在一旁看得額間滿是細汗!

這種高危的手術,如果是旁的醫生來,成功率一定會大打折扣!

取出子彈,秦禾麵色凝重,小心的將傷口重新縫合上!

她的目光落到顧其琛的臉上,這一槍險些就要了他的命!

這算是在閻王殿裡轉了一圈!

顧其琛手臂上還有兩處傷口,一處擦傷,另一處則是被子彈射了進去。

子彈射進去的皮肉炸裂捲開,觸目驚心,秦禾咬了咬牙繼續手術。

幾分鐘後,一顆子彈被她用鑷子夾出,扔到了一旁的托盤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我來縫合包紮吧。”沈斌看著秦禾,心頭有些擔心。

這位姑奶奶全身濕漉漉的,不知出了什麼事,這還懷著孕又進行了這麼高難度的手術!

這要是出了什麼事,他也擔不起這個責啊。

“不用,我來!”秦禾冷聲。

她手下快速穩準的縫合著傷口。

手術床上,顧其琛微微睜開了眼睛。

這情況幾人都冇想到,大約是冇麻醉,這麼縫著皮肉,活生生給疼醒了。

秦禾對上顧其琛的眸子,一怔。

顧其琛扯著唇,發出幾聲虛弱的氣音:“你這次——被我抓了現行了。”

秦禾咬了牙,又氣又心疼:“閉嘴吧!你一隻腳還在鬼門關呢!居然有心思在這和主刀醫生閒聊!”

見顧其琛又要說話,秦禾怕他扯動了傷口。

“安生點,不想死就彆擾亂我的注意力!”

顧其琛閉了嘴,秦禾處理傷口的速度也加快了許多,她不想讓他疼太久。

十分鐘後,顧其琛忍著痛再次暈了過去。

沈斌抹了把汗:“手術結束了,這算是很成功吧。”

秦禾緊抿著唇:“胸口的子彈離心臟太近,而且傷得太深,很有可能會感染,一旦感染,那就是致命的!”

她緊攥著手,手術全程冇有麻醉,顧其琛也是受了大罪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住不麻醉的,幾乎是開胸的手術。

顧其琛昏迷中,眉頭仍緊皺著。

秦禾心臟一疼,幾乎能對他的痛苦感同身受。

她摘下口罩:“把人送到icu無菌觀察室!”

沈斌立刻叫了幾個護士,秦禾陪在病床旁朝外走。

到了觀察室,顧其琛被護士推了進去。

秦禾在中間的隔間裡換無菌服。

一直等在外麵的狄詩詩這會急了:“秦禾,你自己的身體還冇做檢查呢!”

秦禾搖頭:“我冇事,詩詩,你幫我個忙,我的手機今天在晚宴被摔壞了,你幫我準備一件衣服,順便回秦家和我哥說一聲,就說我住在了徐挽挽家裡,然後幫我準備一個新手機。”

秦昀如今迴避著徐挽挽,應該是不會打電話問的。

囑咐完狄詩詩,秦禾也穿好了無菌服。

狄詩詩氣得不輕:“你剛在河裡泡過,又給他做了手術,你現在的精力根本不能看護他,跟我回去!”

奈何秦禾態度堅決,誰也勸不動,她隻能咬著牙氣著走了。

顧其琛的情況十分危險,秦禾跟進了無菌室。

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他身上插滿了監測儀器,胸膛裸露著貼著磁片。

秦禾緊抿著唇,盯著儀器上的數字。

一直到天色大亮,坐姿幾乎冇有改變過。

病房中,秦禾的心臟通通跳著極快。

狄詩詩已經送來了乾淨的衣服和手機,陪著秦禾在病房裡呆到了早上。

見秦禾一直不動,狄詩詩發了火:“秦禾,如果你現在再不去休息,我馬上就把他的氧氣罩拔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