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其琛站在窗前,目光看向外間沉沉的夜色。

Harla

a教授竟然是秦禾!

怪不得在L國的時候,秦禾能答應劉幸安答應得那麼利索!

他又被秦禾矇在鼓裏了!

秦禾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顧其琛心中突然一陣空蕩蕩的,他有一種自己即將抓不住秦禾的感覺!

“其琛。”

顧夫人在一旁叫他,顧其琛猛地回過神來,臉色微沉:“我先出去一趟,您早點休息吧!”

他急急走到院中,上了自己的車子。

夜風呼嘯,顧其琛心潮澎湃!

他要去找秦禾!問問秦禾她身上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是他不知道的!

……

秦禾的車上,她悠閒的看了眼時間。

如今已經是九點多,秦禾微降了車窗,讓晚風吹拂進車內。

狄詩詩如今已經是放飛自我了,一邊開著車一邊哼著歌。

秦禾失笑一聲:“你這車倒是挺瀟灑的。”

狄詩詩吹了個響亮的口哨:“不然呢,你還是想要之前那個乖巧的小助理嗎,那得付費!”

“不!我還是喜歡你現在這個樣子!”秦禾立刻道。

“真摳!”

兩個人閒聊著,車子在安南湖邊的路上停了下來。

九點多的時間,安南湖路邊有不少人在散步,車輛也多,路況也變得擁擠了起來。

秦禾閒著趴在車窗上,眯眼看著外間小攤子上的小玩意兒。

狄詩詩有些暴躁:“都九點多了,還這麼堵!”

兩人聊了幾句,車子十幾分鐘才往前行駛了幾十米的距離。

倒是車輛中間摩托車暢通無阻,又一輛摩托車飛馳而過之後,車子發出一聲巨響!

“嘭”的一聲!

兩人對視一眼,車身也隨著巨響歪了!

秦禾皺眉:“車胎爆了。”

狄詩詩臉色冷峻:“彆下車!”

剛纔那輛摩托車一掠而過之後,車胎就爆了,這也太湊巧了!

兩人麵色都凝重了起來。

“應該是被剛剛那輛摩托車上的人紮爆的,現在怎麼辦?”秦禾問道。

狄詩詩麵色幽冷:“就這麼開著回去,先到安全的地方再說!”

開出安南湖旁的路,路況好了起來。

“從這裡回秦家有兩個必經的道路。”秦禾盤算著。

“其中的一條路是個大路,交警也多,如果有人想對我們出手應該不會在那裡,那就隻剩下另一條路了,風月公園旁的那條路,因為路旁邊是公園的圍牆,所以並冇有什麼店家,到晚上的時候,人煙更是稀少。”

秦禾拿出電話:“我讓人來接我們!”

狄詩詩麵色凝重的開車,車胎因為爆了一個,開起來整個車身都有些顛簸。

秦禾的資訊剛編輯好,還冇發出去,車身猛地一陣劇晃!

她下意識的伸手抵住了前座的座椅,保護住的自己的小腹。

狄詩詩反應極快,兩人轉頭看到車子後方。

一個客車再次加速行駛,撞上了她們車的後屁股,頂著秦禾的車繼續往前開著!

狄詩詩咬了咬牙,從後視鏡看到了客車上驚恐的人們的臉。

“靠,這人是瘋了吧!”狄詩詩低聲怒罵一聲,隨即加快了車速!

車胎已經爆了,車速再加隻會更加危險,可不加的話,後麵的車在推著她們的車子朝前跑!

稍慢一些,很可能會把車子撞癟!

秦禾和狄詩詩兩人的麵色都是凝重了起來!

車子被頂著往前行駛了一陣後,狄詩詩看向前方。

再往前就是林躍大橋了,林躍大橋下是青城一條大河。

車身已經被懟歪了,客車司機似乎是故意的,頂著他們的車子朝河邊護欄的方向頂。

護欄之下十幾米,就是濤濤河水!

“媽的!”狄詩詩厲聲罵了一聲,“秦禾,準備跳車吧!”

秦禾捂著自己的肚子:“跳車——”

現在車速那麼快,如果跳車的話,她不能確保肚子裡孩子的安全!

狄詩詩也注意到了秦禾的動作:“媽的,看樣子紮車胎,然後找客車來撞我們是個連環套,這下怎麼辦?”

秦禾抿了唇,從後座爬到了前座:“詩詩,你跳車吧,接下來的事我自己解決!”

狄詩詩低罵了一聲,伸手將秦禾推開:“你,老實坐著!”

身後客車上的人們尖叫一片,可客車司機卻冇有停下來意思。

車身已經逼近河邊,還有十幾米的時候,狄詩詩突然想到了什麼。

“秦禾,你先把車門打開,車子入水之後的車門打不開的可能性很大!等到我們的車子被撞出圍欄之後,你立刻跳水!”

跳水比跳車的危險性小了不少,起碼她能儘量保護肚子不受到巨大的衝擊!

秦禾冰冷著臉:“好!”

她推開了車門。

應聲不過幾秒,秦禾的車子就被那輛客車頂著,狠狠的撞擊上了圍欄!

一輛跑車一輛客車,前後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

秦禾和狄詩詩幾乎是同時從車內竄了出來了,兩人墜入水中!

秦禾捂著小腹墜入河中,河水湍急。

那輛客車緊隨其後,也墜入了河中,秦禾被巨大的衝擊力拍在臉上,差點昏厥過去!

她憋著氣,冷靜的隨著衝擊力盪出一陣後,才遊出水麵用力的喘息幾口氣。

“詩詩!你在哪?!”

叫了好幾聲,才聽到不遠處狄詩詩有氣無力的聲音:“我在,我們先上岸。”

秦禾皺了眉,正要往岸邊遊,突然感覺不對勁。

周圍一片寂靜無聲,水浪很大,但那輛客車裡明明有很多人,如今卻一個也冇遊上來!

秦禾心中一悚,客車的門怕是出問題了!

她看了眼在向岸邊遊的狄詩詩:“詩詩,咱們車裡有冇有破窗錘?”

狄詩詩返身:“有。”

兩人很有默契,不用多說就能明白對方的意思。

她罵了聲,返身遊了過來。

秦禾得先潛到自己的車裡,取了破窗錘再去救客車上的人。

她費儘了力氣,取到錘之後,在水中遊向那輛客車。

好在今晚的月色不錯,隱隱能看到,那輛客車的車身還冇完全被水侵入。

秦禾遊到車窗旁,狄詩詩已經遊了過來。

在水中不方便用力,秦禾試了幾次,口中的氣卻用完了。

她將破窗錘遞給狄詩詩,浮上水麵換了口氣後,立刻再次潛了下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