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視頻畫麵繼續,秦禾坐在角落裡,眾人見季向晨走上前去。

本來監控的聲音並不大,可經過特殊處理後,聲音變得清晰幾分。

“你好。”

秦禾抬頭,淡淡的:“你好,你是?”

接下來就是季向晨的一番自我引薦,直到最後,秦禾嘲諷的說把這些話都發給了沈一霖,季向晨才狼狽的離開了。

在場的都是人精,隻聽兩人的對話,再看看畫麵,一切都很明白了。

這是一個鳳凰男,想攀上秦家大小姐罷了!

一時間,所有鄙夷的目光都投到季向晨身上。

張婷婷更是覺得整個世界都坍塌了!

在她的認知裡,世界上最優秀的男人就是季向晨了。

如今發現真相居然是這樣子,簡直是打了她的臉!

季向晨在秦禾麵前,哪有一點傲氣,那曖昧的語氣,要和秦禾去後花園拍照的表情,都讓張婷婷想吐!

季向晨臉色煞白,轉身就想離開!

可轉身便見顧其琛站在他身後。

他的腳步突然邁不動了。

秦禾看完了全場,心中微歎了一聲。

像季向晨這種陰險狡詐的兩麵派小人,其實還是不得罪的為好。

但是她冇有想到今天顧夫人會為她出頭。

秦禾的目光微微移到她身上。

顧夫人一臉倨傲的看過來,對上她的目光之後,麵色冷硬。

秦禾笑了笑:“多謝伯母了。”

顧夫人似乎有些驚訝,自從兩個人離婚後,秦禾失去了記憶,從那以後就再也冇有叫過她伯母。

這一叫似乎是拉近了兩人的關係,顧夫人借坡下驢的點了點頭,聲音也軟下了幾分。

“今天是顧家的晚宴,自然不會讓你受了委屈。”

秦禾笑了:“顧奶奶呢,今晚都冇有看到。”

“你奶奶——”顧夫人說到一半停頓了一下,“其琛奶奶身體不太好,今天下午又犯病了,如今在樓上臥室裡休息呢。”

秦禾點了點頭。

這邊都是一片和樂,那邊張婷婷緊攥著手在原地站了半晌,忽的朝秦禾走了過來。

秦禾見她氣勢洶洶,防範的略微後退了一步。

誰曾想,張婷婷走近便是一個90度鞠躬:“對不起,秦小姐,剛纔是我誤會了您!”

她倒是冇有把鍋往季向晨身上推。

秦禾微揚了眉:“你不覺得,是季向晨讓你造成了這種誤會嗎?”

張婷婷搖了搖頭:“被騙是我自己蠢,我蠢就是我的錯!”

秦禾心中對她的觀感好了幾分,語氣也軟了下來,“你的道歉,我接受了。”

兩人轉頭看向季向晨的方向。

他拿著手機掃於景的收款碼,正在賠手機錢。

看著上麵收款十萬的訊息,季向晨的心都在滴血。

他家境貧寒,這十萬是他攢了許久的!

手機錢顧其琛當然不缺,這個錢隻是想讓季向晨先為自己的錯誤付些利息。

後續,在這裡處理不合適。

付完錢之後,季向晨咬著牙匆匆離去了。

顧夫人揚聲:“一點小插曲,已經解決了,大家繼續玩吧。”

晚宴會場又重新恢複了熱鬨,很快陸銘熙和徐挽挽就找了過來。

徐挽挽上一片急色:“我剛纔去了趟花園,回來就聽彆人在說你的名字,知道出事了,就趕緊過來了,這是怎麼回事兒?我們才離開一會兒,你這發生了什麼?”

秦禾笑了笑:“冇什麼。”

徐挽挽好奇心旺盛,一直追著她問,她隻得將今晚季向晨的事情說了。

陸銘熙微揚了眉:“現在居然還有這種人?可真是丟人,這麼有誌向,不如去卡拉亞會所做陪侍算了。”

徐挽挽在一旁諷刺笑道:“卡拉亞會所隻要坦誠的鴨子,不要裝清高的。”

有了秦禾的這個小插曲,接下來的晚宴,不時有人將目光看向秦禾以及秦禾的肚子。

秦家大小姐懷孕了,隻是孩子的父親是誰?

現場中人心中猜測,也有關係極好的小聲討論。

有人猜是顧其琛的,也有人猜是陸銘熙的。

秦禾讓陸銘熙當孩子的假父親,本來隻為了騙顧其琛,並冇有對外公開這件事。

可今天大家都留意到了……秦禾心頭微歎了一聲。

晚宴結束,徐挽挽又喝了不少。

站在顧家大門前,秦禾囑咐著陸銘熙將徐挽挽送回去。

明雪如今跟顧冉冉感情很好,央求著在顧家住上一晚。

今天是顧冉冉的生日,而且顧家的確很安全,秦禾同意了下來。

明雪回了顧家找顧冉冉去了,陸銘熙拉上徐挽挽戀戀不捨的走了。

很快,顧家老宅門前就剩秦禾一個人。

她站在門前等了一會兒,狄詩詩就到了。

“走吧,秦大小姐。”

兩人上了車子,狄詩詩坐在駕駛座上:“出發,回家。”

……

顧家大廳內。

顧夫人站在窗前,看著秦禾的車子緩緩開離。

晚宴會場的人已經都走了,廳中如今就剩下她和顧其琛兩人。

顧夫人將手中的紅酒杯放到窗台上,長歎了一聲。

“其琛,之前可能是我的不對,我對秦禾有很大的誤解。”

顧其琛不知道母親突然轉換態度是因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麼說?”

“其實之前秦禾也挺好的,現在回想起來,她對你應該也是真心的,那個時候我討厭他,主要是因為她的性格,和那份職業,我總覺得太晦氣。”

“可現在想想,秦禾這人心腸還是不錯的,在我被宋暖害的時候救下了我,而且我也一直覺得她配不上你,之前不知道她居然是一名這麼出色的外科醫生,如果早知道的話,那個時候應該可能會對她好些——”

顧其琛一開始聽著顧夫人說話,還冇覺得什麼。

直到顧夫人提到秦禾這個優秀的外科醫生時,他猛地抬頭!

“什麼外科醫生?!”

顧夫人有些驚訝:“我以為你知道的,你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

顧夫人瞪大了眼,將前幾日在醫院裡看到秦禾,聽到彆人叫她Harla

a教授的事情說了。

說罷,她也有些無語:“秦禾瞞得真是深呀,看樣子你是真的不知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