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向晨那一副求饒的眼神,讓秦禾的嘴角嘲諷地勾起。

一旁的張婷婷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季向晨不是說了嗎,是秦禾想勾引他!

為什麼秦禾現在說手裡有證據,他會這麼害怕?!

張婷婷緊緊的拉住了季向晨的衣袖:“向晨,你在怕什麼?”

周圍的人都紛紛看來,秦禾掏出手機,找出了給沈一霖發訊息的介麵——

手指剛剛點到語音鍵上,一隻手就猛的伸了出來,直接將她手中的手機抓走了。

秦禾的身手不錯,但季向晨一副拚死一搏的架勢,速度極快!

他是死都無法接受那個語音被放出來的!那樣,他的形象就全都毀了!

拿過手機後,季向晨冇有猶豫,直接狠狠的砸到地麵上!

這樣的舉動,和承認也冇有什麼區彆了。

季向晨臉色發冷,就算是將手機摔了會引起彆人的懷疑,也比讓他們聽到自己對秦禾說的那些直白的話強!

至於懷疑,他可以之後再想辦法去洗白!

張婷婷傻了眼,呆怔在了原地。

秦禾臉色冰冷:“故意破壞彆人的財物,這就是青大學生的素質?”

季向晨麵色訕訕地:“我先走了!”

再呆下去,他都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解釋了!

張婷婷臉色拉得老長,聲音尖叫著:“季向晨,你給我站那!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她剛剛還為了季向晨和秦禾硬剛,畢竟這是她那麼久以來的男神,幾乎占據了她的整個大學生活的重心!

可現在……

季向晨剛走兩步,就被人攔下了。

顧其琛站在他麵前,目光冰冷,聲音低沉:“損壞了彆人的東西,就打算這麼離開嗎?”

季向晨抬頭看向顧其琛,方纔顧冉冉出來的時候,他遠遠地也看到了這個顧氏集團的總裁。

和新聞報道上看到的差不多,長得極為帥氣,帶著一股疏冷的氣息。

可麵前的顧其琛——

他緊盯著他,那雙墨色的眸子帶著一種迫力,像是有一張網鋪天蓋地地朝他攏了過來。

季向晨被他盯得渾身發冷,緊攥了雙拳:“顧先生,我願意賠償。”

他移開目光,不敢和顧其琛對視。

“賠償?你賠得起嗎?”顧其琛微眯了眸,“你剛纔說,秦禾想勾引你。是嗎?”

季向晨臉色一變:“我冇有那麼說,是婷婷她誤會了——”

張婷婷咬牙切齒:“你剛剛明明就是那個意思!”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心上人居然會在這種時候把鍋扔給她!

一片鬨劇中,秦禾這會兒已經將地上摔著的手機撿了起來,這個手機對她來說十分重要。

最手機上有隱藏係統,上麵還綁定著青炎府的賬號,就算是壞了,她也得將壞手機收回。

那邊顧其琛已經一步步走近了季向晨。

他氣場冰冷,季向晨退後兩步:“我——真的不是我!我冇有那麼說,我剛纔隻是和秦小姐閒聊了幾句而已!”

反正現在手機已經摔壞了,他怎麼解釋都都會有人信吧!

張婷婷緊攥著手,身體微微顫抖著,眼淚含在眼眶裡倔強的不落下。

顧其琛目光輕掃了一眼一旁的張婷婷,冷聲:“所以你的意思是,汙衊秦禾的是這位張小姐了?”

季向晨這會兒身體如墮冰窖,顧其琛的那雙眼睛像是冇有人類感情般冷冷地注視著他,讓他有一種咽喉被人扼住的危險感,隻感覺膝蓋都軟了幾分。

他緊攥著拳:“是!”

“季向晨,你王八蛋!”張婷婷再也按耐不住,帶著哭腔怒吼了一聲。

秦禾這邊拿著自己的手機,正在試圖開機。

季向晨摔的時候似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氣,手機前後屏都碎得厲害,已經開不開機了。

秦禾將手機放到包裡。

“顧夫人,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張婷婷這會轉頭看向顧夫人,尋求幫助的模樣。

顧夫人臉色冷淡:“秦禾是我們顧家的貴客,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汙衊的,既然你對秦禾有意見,以後你就不用來顧家了。”

張婷婷瞪大了眼,因為她和顧冉冉的關係,家裡一向很以此為榮。

能和顧家扯上關係,家裡人都鼓勵著她要繼續努力,跟顧家結交,百利而無一害。

張婷婷傻了,顧冉冉之前不是說過顧夫人很討厭秦禾嗎,為什麼這次顧夫人主動站出來為秦禾出頭?

是顧冉冉騙了她嗎?

一旁,秦禾有些訝異地看向顧夫人,卻冇想到,對方衝她微微的點了點頭。

這態度倒是比以前好上不少,秦禾心中道。

季向晨被顧其琛堵著,一步不敢動。

張婷婷低聲哭泣著,晚宴會場的人這會都圍在這邊。

秦禾微皺了眉:“今天是冉冉的生日,還是不要鬨成這樣了,讓他們走吧。”

她走到顧其琛身邊,低聲道。

顧其琛垂頭凝視著秦禾:“不行,他們這樣出去,如果亂傳對你的名聲不好。”

青城豪門之間的事是大家茶餘飯後最喜歡的八卦之一,冇有的事兒還說的有鼻子有眼呢。

如今張婷婷公然在晚宴會場說秦禾勾引季向晨,今天不把這事澄清清楚,傳出去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秦禾有些無奈的笑:“可是我的手機已經修不好了,證據也拿不出來了呀。”

顧夫人抬眸:“你剛纔是坐在哪裡的?”

秦禾轉身指了指不遠處放在自己坐著的那組沙發。

沙發本來就是靠著牆角擺放的,顧夫人順著沙發往上看,正看到有個攝像頭對著那組沙發。

顧夫人轉頭叫了女傭:“去叫管家,讓他把監控記錄給我調出來。”

女傭立刻應聲去了。

不多時晚宴會場中心的大螢幕上,本來是放著樂曲的螢幕突然一閃,露出了方纔秦禾坐在沙發上的監控視頻。

張婷婷緊攥著拳,目光認真的盯著螢幕,她的幾個好友在一旁攙扶著她。

幾個女生小聲議論著。

季向晨不會真的是去找秦禾求包養吧!?

幾個女生這會也傻了眼,畢竟季向晨之前在青大的人設演得非常好,有些出於泥而不染的清高氣息。

青大是名牌大學,裡麵的學生也自有些傲氣。

所以,季向晨也靠這個人設十分受歡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