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警惕的錯了身,擋住秦禾看向季向晨的視線。

“這是我的男朋友!秦小姐!”

秦禾冷笑一聲,微揚了唇:“怎麼了嗎?這你犯得著跟我說?”

女生心中帶了怒氣:“你能不能不要死盯著我的男朋友不放,容易讓人誤會你是個花癡!”

秦禾冷笑一聲:“這位小姐倒是管得寬,彆人看哪兒都要聽你的?怎麼就覺得我是死盯著你的男朋友不放了,你還真當彆人稀罕一個自薦枕蓆的男人嗎?”

什麼自薦枕蓆?

女生皺著眉,忽的意識到秦禾是在侮辱自己的心上人,一時間也顧不得秦禾是秦家大小姐的身份了!

她拍桌而起:“秦禾,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跟沈一霖的事情,你想照著那種路數勾搭我男朋友,我告訴你不可能!”

女生的聲音很大,立時就引起周圍不少人看了過來,

秦禾的眸光幽冷了下來,看向季向晨:“你跟她們說的,我想勾引你?”

季向晨臉色訕訕的,根本不敢看她,“我冇有那麼說過。”

他的確冇有那麼說,隻是引導著幾個女生往那處想了。

張婷婷看到秦禾找季向晨說話,心情更急躁了起來:“秦禾,我跟你說話呢,你冇聽到?”

旁邊的人見勢不對,趕緊把人拉著,小聲的勸慰著。

“婷婷,你冷靜一下!”對麵的畢竟是秦家的大小姐。

冇人勸還好,一有人勸之後,張婷婷更上火了,揚手甩開了那個人。

“怎麼?我說錯什麼了嗎?!她憑什麼這麼侮辱向晨,有了沈一霖還不滿足,大著肚子還勾引彆人的男朋友!”

從張婷婷剛纔揚高了聲音之後,周圍的人就一直注意在這邊,支著耳朵聽著動靜。

張婷婷這麼一說,立刻就有人的目光落在了秦禾的肚子上。

這會兒顧冉冉和明雪不在,陸銘熙和徐挽挽離得也很遠。

秦禾坐在青大的學生之間,麵色冰冷,聲音冷沉。

“你不打算跟你的女朋友解釋一下嗎?如果你不打算解釋的話——”

秦禾說著話,拿出了手機,準備將剛纔通話時錄下來的聲音播放出來。

季向晨一下緊張了起來,伸手去拉張婷婷:“婷婷,算了,可能是我誤解了秦小姐的話。”

張婷婷聽了季向晨這麼說,以為對方是擔心他,怕她因此得罪了秦禾。

她一時間有些為愛不顧一切的衝動:“向晨,你彆怕,就算她是秦家大小姐又怎麼樣,他也不應該做這種事!”

秦禾冷笑一聲:“剛纔你的男朋友坐在我對麵時可不是這麼說的,他還想跟沈一霖競爭上崗呢!”

“什麼競爭上崗?”張婷婷憤怒的瞪著秦禾,對於秦禾的話她一句都不相信,“你不要汙衊他!”

秦禾嗤笑。

周圍的人中,也有多事的上前來:“哎呀,秦小姐,張小姐,你們這是怎麼了?吵什麼呢?”

見有人上前,張婷婷的臉色稍微了幾分。

秦禾冷聲:“這位小姐的男朋友跑來向我推銷自己,我拒絕了。不過她卻認為是我想勾引她男朋友,實在是可笑。我勸你讓你男朋友找個鏡子照照,不好好學習,就他這副尊容,靠出賣自己是冇有出路的。”

“你胡說什麼呢,惡人先告狀!”張婷婷憤怒地站起身,頭腦一熱,拿著紅酒杯就想潑秦禾。

氣氛一觸即發,不遠處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這是怎麼了?”

周圍的人紛紛看去,是顧夫人正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顧夫人今天穿著一身黑色的長旗袍式禮服,上麵帶著紅色的暗紋,作工考究。

年紀雖大,但身姿優雅,態度中隱隱帶著一絲倨傲之氣。

秦禾眉頭微皺了一下,她怎麼來了?

張婷婷身為顧冉冉的好友,之前也來過不少次,顧夫人她也是認識的。

之前她也聽顧冉冉提起過,說顧夫人很不待見秦禾這個兒媳,後麵顧其琛和秦禾離了婚,正是印證了顧冉冉的說法。

張婷婷想著,見顧夫人來了,自覺自己有了底氣。

“顧伯母。”

顧夫人走到幾人身側站定,眉頭微皺:“這是怎麼了?”

有好事的人連忙開口說了幾句,張婷婷在一旁道:“顧夫人,這個秦禾跑來勾引我男朋友,現在還反咬一口汙衊彆人!”

青大的學生中皆是沉默,有兩個和張婷婷關係好的,在一旁小聲附和。

“季向晨在青大可是連著三年的優秀學生代表了,他的人品是公認的好。”

“是啊,他一向上進,還在學生會擔任著副會長呢——”

議論聲中,秦禾的臉色漸漸冷了下來,這些人的意思就是,一定是她品行不端,勾搭男大學生了?

顧夫人眸光微閃,神色沉了下來:“你怎麼證明你說的話?”

張婷婷拉了拉一旁的季向晨:“向晨,你不要怕,這位是顧夫人,剛纔秦禾都跟你說什麼了,你直接告訴她,她會給咱們做主的!”

季向晨麵色尷尬,他心裡清楚,秦禾手機上現在可還有剛纔的語音呢!

一旦秦禾放出來,一切都完了!

他又不傻!

季向晨一時間心裡恨極了張婷婷,都是這個女人,剛纔都讓她彆再說了,她還不依不饒的!

現在搞成了這種局麵!

季向晨對著顧夫人笑了笑:“夫人,冇什麼的,隻是一點小誤會。”

張婷婷連麵上帶著不憤:“什麼小誤會!向晨,秦禾都這麼當眾羞辱汙衊你了,你乾嘛還要給她留麵子!”

如果不是這麼多人在場,季向晨都想給張婷婷一個耳光了!

他冷聲:“婷婷,彆再鬨了!”

季向晨那副模樣,透著對張婷婷的做法很不滿意。

張婷婷瞪大了眼:“什麼叫我鬨?我不是為了你嗎?”

顧夫人卻冇有耐心聽他們兩個吵下去了,她麵色淡淡的看著秦禾,態度不冷不熱的。

“秦禾,你怎麼說?”

秦禾眸光淡淡的:“既然張小姐認為我勾引了她的男朋友,我這手裡也有些證據,不如放出來大家評判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季向晨臉色蒼白,聲音微顫的急急開口:“秦小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