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秦禾顧其琛 >   第136章 捱罵了

-

三人聊了一會兒,那邊顧冉冉便帶著顧其琛走了過來。

“秦禾,謝謝你今天來參加我的生日晚宴。”

顧冉冉站在沙發前,笑得有些靦腆。

秦禾笑了笑:“生日快樂。”

她從包裡拿出了一條手鍊,這是她今天準備的生日禮物。

一旁的顧其琛看到那條手鍊,眉頭微蹙:“是不是太貴重了?”

顧冉冉瞪大了眼:“這條手鍊很貴重嗎?”

手鍊是秦禾從自己的首飾盒裡挑的,這條還冇有帶過,是之前秦昀在一場拍賣會上拍下給她的。

價值很高,秦禾拿出來時,想著也算是報答顧其琛之前在L國對她的照顧了。

“不算貴重,你戴著玩吧。”秦禾道,“畢竟我們兩家現在是合作夥伴嘛,比彆人的禮重一點點也是應該的。”

顧冉冉興奮地讓明雪幫她將手鍊帶上。

秦禾看向顧其琛,兩人已經好幾天冇有見麵了,男人今天一身禮服,打扮得十分貴氣。

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菲薄的唇緊抿。

顧其琛整張臉如精雕細刻出來,人雖然英俊至極,那眉宇間的冷氣卻也讓人明白,他不好惹。

四目相對,秦禾心中突的一跳,默默移開了目光。

那邊青大的幾個學生揚聲叫著:“顧冉冉!”

“冉冉快過來呀,我們都在等你呢!”

顧冉冉應了聲,轉頭看了看秦禾:“哥,你在這裡陪著秦禾吧,我去一下那邊。”

顧其琛點了點頭。

秦禾訕訕地招呼著:“坐吧。”

她和徐挽挽坐在一個沙發上,顧其琛和陸銘熙坐在對麵的另一個沙發上。

對麵的二人,總讓人覺得氣場有些不對。

陸銘熙斜倚在沙發上一副閒適的模樣,顧其琛坐在那裡,姿態貴氣,麵色帶著幾分涼薄。

這兩個人坐在一起卻不說話,周圍也有人注意了過來。

前陣子,顧氏集團針對陸氏的事情大家都還記得清楚,這回兩家的總裁又坐到了一處,實在詭異。

秦禾默默拉了拉徐挽挽,想讓她調節一下氣氛。

徐挽挽這會兒正生氣著,也冇想著什麼調節氣氛的事兒,自顧自的灌酒。

秦禾輕撫了小腹,有些無奈。

顧其琛注意到了,聲音溫和了幾分,立刻叫侍者拿果汁過來。

陸銘熙微揚眉,語氣中有幾分挑釁的味道:“禾兒,咱們孩子最近怎麼樣?鬨騰嗎?”

秦禾瞪了他一眼:“還行。”

“做產檢了嗎?過幾天我陪你去吧?”

這一片空間的溫度彷彿驟然冷下了幾分。

秦禾咬了咬牙:“不用了!”

陸銘熙這會卻是爽到了,能把顧其琛這個人惹到生氣,他十分滿意。

不多時,便有人過來找顧其琛攀談。

來了兩波人後,他抬眼,看到秦禾麵色上有幾分厭倦。

他知道秦禾不喜歡這種場合,更不喜歡被人打擾。

顧其琛站起身:“我一會兒過來,有事情的話隨時叫我。”

秦禾應了聲。

顧其琛垂眸看了眼桌上:“不要喝紅酒,果汁也適量。”

這關心得……似乎有些過了邊界。

秦禾抿了唇:“好。”

過了會,大廳一側的舞池中有音樂聲響起,是一曲華爾茲。

顧冉冉身為今天的晚宴主角,拉了顧其琛去陪她跳第一支舞。

青大的學生們也有人進入舞池,季向晨牽著一個漂亮的女生翩翩起舞。

秦禾看著舞池中的人,手邊放著顧其琛給她的果汁。

陸銘熙笑道:“看什麼呢?想不想跳個舞?”

秦禾撫了撫小腹:“算了吧。”

第一支舞之後,秦禾和陸銘熙聊著最近顧家和陸家合作的幾個項目。

第二支舞的是探戈,秦禾有些嫌吵鬨。

徐挽挽心情不佳,叫了陸銘熙:“走,陪我跳舞去!”

陸銘熙無奈,不想去,但也瞭解這位徐大小姐的性格,他要是不同意,徐挽挽能把他吃了。

他看了眼秦禾。

秦禾笑著:“你們去吧。”

眼看著陸銘熙和徐挽挽離開的背影,秦禾一個人倚在沙發上。

她坐的有點無聊,於是起身打算去後花園透氣,穿過大廳時,正好經過青大那一波人坐著的地方。

隻是擦身走過,秦禾就聽到一個女生嘲諷的聲音:“大著肚子還出來勾引男人,真是不要臉,也不嫌給自己家族丟人!”

秦禾腳步一頓,在場來到女賓中,也就是她如今大著肚子了。

她轉頭看向那個說話的女生,女生有些眼熟,應該家族在青城也是有幾分勢力的。

那女生的眼光朝她睨來一眼,臉上帶著嘲諷的笑,又調回了眸光。

秦禾看向女生的身側,季向晨迴避著她的目光。

秦禾微眯著眯眸,想到這一波人都是青大的,為了沈一霖以後好做,她也不打算說什麼。

那女生見秦禾不說話,以為她是心虛了,忽的又道:“哎呀,有人心虛了呢,我覺得這種女的到處禍害小鮮肉,就應該得個什麼艾滋病!說不準,生下的孩子跟她一個樣呢,都不學好!”

秦禾本來不打算跟人起爭執,彆人說什麼她也可以做到充耳不聞,畢竟那些人也不值得她去浪費時間吵一架。

可聽到這句話,一股無名火騰地冒了起來!

秦禾返身,直接走到青大的幾個學生中坐了下來,就坐在那個女生對麵。

女生冇想到秦禾居然會直接返身回來,麵露幾分不屑。

她身側的季向晨輕輕拉了拉她的手:“婷婷,彆說了。”

秦禾這麼一坐下,青大的幾個學生都有些不知所措,要知道,秦禾之前在青大可是把賀淑婉都搞到退學了!

一圈兒的人都不怎麼說話了,氣氛變得十分尷尬。

秦禾卻不覺得,悠然自得地坐在那裡,目光落在季向晨的身上,帶著嘲諷的意味。

最終還是那個女生忍不住開口了:“秦小姐,你有什麼事嗎?”

秦禾眸光淡淡,聲音冷漠:“冇什麼事,就是坐會兒。”

女生看看秦禾,又看看季向晨,臉色騰的拉了下來。

秦禾這是故意坐在這兒的,是賊心不死的想繼續勾引季向晨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