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禾將手機放到了桌上,轉了個向,推到了季向晨的麵前。

手機上幾個一分鐘的語音條赫然於上。

從季向晨的話一開始不對勁起來,秦禾便點了語音對話鍵。

她得讓沈一霖認識一下自己身邊兄弟朋友的模樣。

季向晨的臉色陡然變了!

秦禾伸手點了點沈一霖的備註:弟弟。

“看到冇?”

“秦小姐,我覺得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季向晨臉色發白,聲音有些驚慌。

這些對話萬一被沈一霖曝出來怎麼辦?!

到時候他苦苦在學校營造的人設都完了!

簡直是吃雞不成賒把米!

秦禾冷笑一聲:“我覺得我冇有誤會什麼,隻是青大一向優秀,我卻不知道青大學生什麼時候開始自薦枕蓆了?尤其你還是個男孩子,想走這種路子合適嗎?”

秦禾的聲音冷沉:“搞這一套不如專心一些自己的學業,都什麼亂七八糟的,滾吧,彆在這擾了我的心情!”

季向晨臉色發白,看了看不遠處幾個正往這邊看的女生。

桌麵上的手機輕響了一聲,是沈一霖回了語音通話過來。

季向晨騰的起了身,緊咬著牙:“打擾了!”

他起身打算離開,秦禾那邊已經接了語音,沈一霖的聲音低沉得厲害:“姐姐,你在哪裡?”

秦禾看著季向晨的身影,“一霖,以後交朋友要有一點眼光,不要什麼朋友都交,就當姐姐,這次是教你知道社會險惡了。”

社會險惡?

季向晨浸攥著拳頭,覺得自己今天實在是過於大意。

他咬著牙回到了自己那圈人的之中,幾個女生立刻湊了上來。

“季向晨,你和秦大小姐聊得怎麼樣?”

季向晨的聲音冰冷“不怎麼樣。”

想到秦禾剛纔的行為,簡直是直接打他的臉!

季向晨心中滿滿的恨意對著幾個女生,冷聲:“沈一霖和秦禾的關係的確不一般。”

他冇有說出姐弟之類的關係,故意將話說得讓人能體會出彆地意思。

幾個女生低聲驚呼了一聲,季向晨冷聲道,“不過這件事情你們還是不要亂說了,為了你們自身的安全,就當不知道吧!”

女生們立刻驚慌:“怎麼?秦小姐威脅你了?!”

季向晨放下手中的紅酒杯,麵色上帶著憤懣之色:“我本來想著那些應該是謠言,即便不是謠言,他們也應該是愛情,冇想到這位秦大小姐見了我居然要——”

他一副受到羞辱的神色,立刻有女生驚歎了一聲,發散了一下腦迴路。

“秦小姐不會是對你有意思吧!”季向晨的麵色猛然緊繃了起來,聲音冰寒了幾分,“士可殺不可辱,男人終究是要靠自己的,我不是那種能被金錢折服的人!”

說話的那個女生本來就愛向暗戀季向晨很久,家中生意做得也大,算是一個豪門千金了。

聽了這話,對季向晨更加仰慕,同時對秦禾也直犯噁心。

“季向晨,豪門之間就這點事兒,你不要生氣,不過不是所有的人都這樣的!”

季向晨的臉色這才稍緩幾分:“我知道的,婷婷。”

沙發處,秦禾一向敏銳,很快就察覺到幾道不善的目光。

她抬眼看了看,不遠處那邊一圈兒青大的學生中,幾個女生對她投來的目光中帶了鄙夷,還有些帶了憤怒。

她微揚了揚眉,大約猜到是季向晨回去之後說了什麼。

但秦禾根本懶得搭理,她對彆人的看法也不是太上心,如果上心,之前被宋暖坑那麼多次的時候都冇辦法活了。

秦禾繼續和沈一霖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

會場中心的台子周圍一片歡呼,秦禾抬眸看去。

顧冉冉身為今天生日晚宴的主角出場了,小臉上笑得可愛又幸福,顧其琛站在她的身邊,一副保護的姿態。

明雪也在顧冉冉身邊,兩人正在說著什麼。

秦禾臉上露出了些笑意,顧冉冉這個人雖然傲氣,但是本心不壞,隻看之前在學校打架的事情便知道了。

明雪能交這麼一個性情相投的朋友,倒也不錯,省得她在青城孤單了。

在場的人都來參加顧冉冉的生日晚宴,她自然要是要發表一番感謝致言的。

隻是那台詞磕磕巴巴,明顯是提前準備好背下來的,冇多少誠意。

秦禾失笑了一聲,這樣的顧冉冉還挺可愛的。

“禾兒!”

一道聲音響起,秦禾轉頭看去。

是徐挽挽,她提著裙襬跑了過來。

“找了你半天了,正打算給你打電話呢。”

徐挽挽來了,秦禾倒也不無聊了,和她一起坐在沙發上聊天。

徐挽挽三句不離秦昀,又因為憤懣低聲怒罵著:“你說你哥是不是一個絕世大渣男,聽說我和閻宸約會之後,跑到海城把我揪過來,本來我還以為他是吃醋了!結果把我拎回了青城之後,他又開始不接我的電話了,把我當空氣一樣,他到底想乾嘛?”

徐挽挽氣得恨不能將手中的紅酒杯子捏碎。

秦禾看著她咬廾切齒的模樣汗顏,安撫道:“我哥心裡還是有你的,不然也不會把你拉回來呀,他心頭還是吃醋的。”

“他吃醋,但是他好像是有什麼大病!”徐挽挽恨得咬牙切齒,“你哥如果再這樣,我以後也不搭理他了,我好歹是徐家大小姐,想找個男朋友還是很容易的!”

說是這麼說,但徐挽挽臉上不甘的表情,憤懣地鼓著小臉兒還是泄露了她真實的想法。

秦禾有些無奈,她已經答應了哥哥不把他的秘密告訴挽挽。

這兩個人的感情,她隻能默默的在一旁想辦法助攻了。

過了會,陸銘熙終於脫身了,也走了過來。

“喲,徐大小姐來了。”

徐挽挽正憤懣著,看到陸銘熙這個秦昀的至交,隻覺得也是渣男,“哼”了一聲不理人。

陸銘熙不以為意,坐到沙發對麵笑著:“怎麼了這是?誰得罪徐大小姐了?秦昀嗎?”

“不許提他的名字!”

陸銘熙輕笑了一聲,身為秦昀的好朋友,對於兩個人相愛相殺的故事還是十分清楚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