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向晨自覺自己英俊,體態禮儀,交流交際也一向極好,不然也不會和顧冉冉明雪這種大小姐成為朋友,還收到了生日的邀約。

他整了整自己的禮服,端了酒杯,一副自認瀟灑的模樣,站起身,朝秦禾的方向走去——

季向晨身側,一同來的女生笑著叫他:“季向晨,你去哪呀?”

他眸光微閃,擺出一副凝重的模樣:“我和沈一霖也是朋友,學校裡總是傳達不好的謠言,我想去向秦大小姐問一下,如果可以,想請她澄清。”

“季向晨,你可真勇敢,敢直接去問秦家大小姐呀?小女生有些崇拜的模樣。

複而又勸:“還是算了吧,那畢竟是秦家大小姐,聽說她跋扈得很,你萬一惹惱了她怎麼辦?”

季向晨一副正直模樣:“我們是青大的學生,雖然來了這場晚宴,但也要不懼權貴;要有自己的想法,對得起自己的身份,要有名校大學生的格調和底氣!”

這番話說得非常冠冕堂皇,幾個女生立刻一臉崇拜的模樣。

“季向晨懂的可真多,膽子也大。”

“其實我一直覺得他才應該是青大的校草,那個沈一霖跟個悶葫蘆似的,也就空長了一張好看的臉。”

季向晨端著酒杯緩緩走向角落裡的秦禾。

秦禾本來正坐著,低頭拿著手機在聊天,她給狄詩詩發了資訊。

今天來的人太多又雜,她覺得不太好,如今更是帶著明雪呢,萬一有什麼危險就不好了。

秦禾讓狄詩詩過來幫忙,剛發完資訊,便聽到耳邊一聲極為禮貌的聲音。

“您好。”

秦禾抬頭看了看,麵前是一個英俊的少年,但故作老成的樣子和那微搖紅酒杯時微顫的手腕——

她勾起了唇角:“你好,你是?”

“我是青大的學生,季向晨。”季向晨笑了笑,用自己認為最溫雅的聲音道,“我還是沈一霖的朋友。”

“原來是一霖的朋友。”

秦禾是把沈一霖當做自己的弟弟來疼愛的,對他的朋友也友善了幾分。

即便不想讓人打擾,她還是對季向晨笑了笑:“坐吧。”

季向晨十分優雅地坐到了秦禾的對麵,秦禾本著禮貌,隨口和他聊了幾句,旋即便繼續看手機了。

季向晨猶豫了幾秒,開了口:“秦小姐,我在學校聽說了一些八卦,這些八卦我覺得對一霖未來的發展很不好,謠言雖然是謠言,但它的威力和影響巨大的,也是最難澄清的。”

秦禾有些不明所以,這人跟她說這些乾嘛?關心沈一霖的意思嗎?

“從私來說,我是把沈一霖當成自己的弟弟的;如果從公來論,沈一霖現在算是我的助理,這件事情你放心吧,我會處理好的。還是要多謝你關心一霖了。”

季向晨心中嗤笑一聲,都一霖一霖的叫得那麼親了,哪來的什麼當成自己的弟弟?

不過——

季向晨悄然盯著秦禾,這位秦小姐方纔離遠了看,感覺儀態大方。

近了之後,看到那張絕豔精緻的臉,星眸像帶了靈氣般,小巧高挺的鼻——

他看得心中火熱了起來。

聽說這位秦大小姐之前是離過婚的單身女人,如果他能比過沈一霖的話,說不定也能成為秦大小姐的床上客?

再進一步的話,說不定還能成為秦家的女婿!

秦家啊!那在青城可是和顧家同等地位的大家族!

如果真的能成,彆說少奮鬥幾十年,他努力幾輩子能奮鬥到的頂點,都不及秦家手指縫裡漏出來的一點財富!

季向晨笑著:“秦小姐,其實我和沈一霖學的是同一專業,最近也快畢業了,一直在考慮到哪裡去實習,不知道秦小姐的直播工作室還需不需要攝影方麵的人才?”

秦禾眼皮一跳,抬眸看向對方。

季向晨嘴角噙著笑意,伸手將額前的碎髮撩到腦後。

秦禾的眸光明晰了起來,心頭有些嘲諷,她大概明白這位這個男生跑來找她是什麼意思了。

她垂著眸,一副不上心的模樣:“我隻是偶爾直播,愛好罷了,算不上什麼工作室,一個攝影師就足夠了。”

季向晨咬了咬牙笑道:“那不如我和一霖競爭一下,秦小姐,你看看我們誰的攝像技術更厲害再考慮?”

秦禾手下點著手機,嘴角輕挑:“攝像技術還分什麼厲不厲害嗎?一霖給我拍的短視頻,我感覺非常滿意,不管是佈置還是光影都調得很好的。”

季向晨覺得自己再不說清楚一點,這位秦大小姐可能聽不明白他高深的暗示。

他緩緩湊近了秦禾幾分,聲音中夾雜這些曖昧:“攝影這活,還是要講些體力的,以後如果拍外景的話,要背不少器械——”

隨後,季向晨有一些微啞,帶著些氣泡音,用他自認為最性感的聲音曖昧道:“我的體力特彆好,秦小姐可以考較一下——”

秦禾鬆開了手機,“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你真的是沈一霖的好朋友嗎,哪有好朋友來搶自己兄弟工作的?”

“朋友歸朋友,至於工作嘛,自然是有能者居之。”季向晨一副曖昧模樣。

秦禾點了點頭:“好呀,既然你想和沈一霖競爭上崗,那總得先經過他的同意吧?”

季向晨心頭火熱:“秦小姐,不如我現在就幫您拍幾張照片,你看看我的手藝技術?”

秦禾眸光幽幽,饒有意味的開口:“拍幾張照片?”

“對呀,不過這邊人比較多,不如我們到那邊的走廊上去拍怎麼樣。”

秦禾隨著季向晨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條很僻靜的走廊,應該是衛生間的方向。

她瞭然了幾分,心頭直犯噁心,看樣子,青大的學生品德冇有篩查好呀!

季向晨見她猶豫,以為她不喜歡衛生間這種小情趣,便笑道:“聽說後花園也是開放的,不然我們去後花園裡拍也行,正好現在的月色很美。”

秦禾疏冷的笑了一聲:“不用了,我已經將你想競爭上崗的事情告訴沈一霖了,你們兩個做出決定來再說吧。”

什麼叫告訴沈一霖了?!

季向晨一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