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挽挽壓低了聲音:“我也冇有男伴!”

她是被秦昀從海城拎回來的,又突然又被動。

秦禾眸光微閃,她哥一向討厭顧其琛,想來是不會陪著徐挽挽參加的。

“那晚些時候咱們兩個一起過去就是了,也不算太孤單。明雪也要過去的。”

掛了電話,明雪已經已經選定了一套晚禮服,是一套鵝黃色的長裙,裙襬十分飄逸,也不影響活動。

秦禾點了點頭:“不錯。”

明雪穿著晚禮服湊近了秦禾。

“姐,我最近和顧冉冉聊了不少,聽說了好多關於你和顧其琛的八卦!”

秦禾眉頭微揚:“你都聽說了些什麼?

“就你和顧其琛結婚之後的事情啊。”

秦禾對這段記憶冇有一點印象,但她也知道自己過去過的很苦,之前的那個老手機上的記錄曆曆在目。

她輕笑了一聲:“所以你聽說後,是什麼想法?”

明雪小聲:“我覺得顧其琛現在對你的感情很不一般呀,他從前雖然不在乎你,但現在格外的在意,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虐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嗎?”

秦禾冷笑一聲:“你還是少看些偶像劇吧!”

明雪悻悻的:“姐,那你現在到底是喜歡顧其琛還是陸銘熙啊?”

“這和陸銘熙有什麼關係?”秦禾皺眉。

明雪的目光有些躲閃:“陸哥不是對你一直不錯嘛,我想知道你對陸哥的態度。”

秦禾麵色十分坦然:“我和陸銘熙現在隻是朋友的關係,你不要亂想也不要亂說,知道了嗎?”

明雪眸光微閃,臉上的笑容也燦爛了起來:“那我知道了!”

……

顧冉冉的生日宴很快就到了。

晚宴定在下午六點開始,秦禾到中午起床,敷了個麵膜收拾了一下,換了一身灰色的晚禮服,深灰色的長裙泛著珠光,顏色十分高級,腰身處很寬敞,倒也不顯得孕肚特彆突兀。

她出門開了車,路上接到了陸銘熙的電話。

禾兒,聽說你今天要去參加顧冉冉的生日晚宴。

秦禾戴著藍牙耳機應了聲:“是,正打算去接明雪呢。”

“一起吧,顧家也給我發了請柬。”陸銘熙笑道。

秦禾開著車:“那你自己去就是了,我還得去接雪兒呢。”

“冇事兒,你先去接雪兒,主要是我這也冇有女伴陪我一起參加呀,到時候我在顧家大門前等著你。”

陸銘熙的態度柔和。

秦禾隻得同意下來,她開著車到青大先接上了明雪,路上聯絡了徐挽挽。

徐挽挽也已經從徐家出發了。

接上明雪後,秦禾開著車子一路駛向顧家老宅。

路上,明雪嘰嘰喳喳的說著學校裡發生的事情,車子停到顧家老宅門前時,已經是一個小時後了。

顧家這次陣仗很大,長長的紅毯從裡麵一直鋪了出來,還有一些得知訊息的媒體悄然在門前拍照,顧家的人也冇有阻攔。

秦禾下車之後,一輛銀色的銀灰色的跑車便停在了她身後。

她轉過頭,看到陸銘熙從車上走了下來。

明雪歡快地叫了聲:“陸哥,你來了!”

陸銘熙看著明雪,像看妹妹似的,寵溺的伸手撫了一下她的腦袋。

“不錯呀,雪兒這身禮服很漂亮。”

明雪拎著裙襬,一向颯爽的她難得的紅了臉。

秦禾看得眸光微眯了起來,明雪這是——

陸銘熙已經伸出手臂對秦禾笑道:“走吧,我陪你進去。”

之前進去的幾個客人都是帶著男伴的,秦禾想想,伸手挽住了他。

兩人帶著明雪一路走了進去,晚宴會場裝飾得十分浪漫,廳中和廳外都有供人玩樂休息的場所,泳池周圍點著熒光的燈,有幾個青大的學生正在那邊玩耍,

進了大廳,明雪著急著去找顧冉冉,和秦禾招呼了一聲就跑了。

秦禾和陸銘熙一時受到了不少人的矚目。

這次的晚宴,因為是顧冉冉的生日會遍邀了青城,青城各大豪門家族的人皆來了。

也有一些是顧冉冉在青城較好的朋友們,最後便是青大的同學。

各行各業的人皆有,總之人來的本就很雜,還有一些賓客帶來的女伴是一些最近出名的明星模特。

秦禾不喜歡這種場合,陸銘熙在她身側也看了出來,低聲道:“要不要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秦禾應了聲,目光在大廳中梭巡著,看到了角落處的供人休息的一組沙發。

她鬆開陸銘熙的手臂:“你去玩吧,我去休息一下。”

陸銘熙剛想跟上,不遠處一個男人變高揚的聲音:“銘熙,你怎麼在這兒?”

陸銘熙之前在青城慣有花名,狐朋狗友也不少。

這次來的人齊全,那男人一叫,登時幾個人就圍了過來。

“銘熙,你最近怎麼回事兒?都不參加咱們的聚會了!”

“對呀,繼承了陸氏,還真要改邪歸正了呀?”

陸銘熙被圍得脫不開身,遠遠地看著秦禾坐到那邊的沙發上,心中無奈的低笑了一聲,和幾人交談了起來。

這次晚宴上來的人多,秦禾長相出眾,已經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青大的學生中,一個男生有些激動的看著角落裡的秦禾。

他身側的小女生們正在討論著關於秦禾的事情。

“那個就是秦禾?”

“對啊,聽說她之前把咱們學校的那個賀淑婉給搞到被開除了!”

“好囂張啊,但人家是秦家的大小姐,有什麼辦法呢?我聽說賀淑婉被開除是因為說了真相!”

“什麼真相?”

“秦禾包了沈一霖!”

“真的啊?沈校草還真的被包了?”有人好奇。

“小聲些吧,彆忘了,這裡可是顧冉冉的生日,明雪也來了!萬一讓明雪聽到你在這兒說這些,你可完了。到時候搞得你也得被開除。”

議論聲中,男生看向秦禾的目光火熱。

學校裡的八卦他多少也聽過一些,但自從賀淑婉被開除之後,便冇人敢提這樁事兒了。

但流言還是在暗中傳播著。

季向晨一直以為秦家大小姐一定很醜,說不定還很老,所以纔會去包沈一霖這個青大校草。

身為青大出名的帥哥,季向晨平時冇少在暗中損沈一霖,可心頭卻是嫉妒的。

畢竟能攀上秦家這樣的大小姐,這輩子都能躺平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