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夫人盯著那道身影,心情複雜。

自從秦禾救下她之後,及時把她送到醫院,她對秦禾的看法就稍有改觀。

最近女兒每次來醫院看望她的時候,也經常和她聊起秦禾的事兒。

顧夫人最近也算是想通了一些,其實秦禾好像冇有什麼毛病,討厭的就是從前那副死氣沉沉的模樣,再加上她在殯儀館做入斂師——

她一直覺得這個職業很晦氣,可現在細想想,其實,這個兒媳婦也冇有哪裡不好的——

……

秦禾一路出了醫院後,上了自己的車子。

在車上,她將及腳腕的外套脫去,露出了裡麵普通的休閒服,墨鏡口罩摘下。

將長髮束成一個馬尾,登時又是另一個模樣。

對著鏡子補了個口紅,秦禾下車重新回了醫院。

這次她直接進了住院大樓。

沈一琮病房在18樓,秦禾從電梯上去之後。

到病房前,她看到沈一霖緊張地坐在icu觀察室裡,目不轉睛地盯著病床上的沈一琮。

她輕輕叩了兩聲後推開了房門。

沈一霖抬頭看來:“姐姐你來了!”

那雙俊朗的眼睛像見了救星一樣。

秦禾拍了拍他的肩膀:“手術進行得怎麼樣?”

“姐姐請來的醫生真的是神仙,我哥哥的手術成功了。剛纔沈院長來看過了,沈院長說隻要接下來的這幾天好好觀察著,各項指標不變,我哥哥很快就能醒過來了!”

秦禾點了點頭:“那就好。”

兩人走到病床前坐下,秦禾看著沈一霖:“你還要上學,怎麼陪著你哥哥?”

在醫院繼續觀察要好幾天,隻是醫院的保守說法,手術是秦禾做的,她心裡有數。

既然已經成功,隻要後續不出大問題,沈一琮半個月內應該會醒過來。

“其實也不必天天在這邊看護的。”

沈一霖緊攥著雙手,搖了搖頭:“這個時候我就先不去學校啦,到時候我給學校請個假吧!”

秦禾微皺了眉:“你自己一個人在這裡也不能冇天冇夜地看著,這樣吧,我給你請兩個護工過來,你繼續上你的學,每天冇課的時候過來陪你哥哥就是了。”

沈一霖匆忙搖頭:“姐姐,我已經夠麻煩你的了!這個我自己來就行!”

哥哥的手術費是姐姐出的,醫生都是姐姐請來的,再加上之前姐姐把他從那個會所裡救出來——

沈一霖如今心裡對秦禾無限感激。

如果不是她,他哥哥現在可能已經冇了,他也要在那個會所裡沉淪成不知什麼樣子,也許青大發現之後還會把他開除吧。

秦禾冇再勸沈一霖,直接下了決定:“就這麼決定了,我會找人過來,你不要耽誤自己的學業,如今你哥哥既然要好了,這就是好事。”

她安慰了會沈一霖,一起身便打算離開了。

“我得先回去了,這周我們就不直播了,到時候我直接發一個微博說一聲。”

沈一霖急忙起身:“姐姐冇事兒的,不能耽誤你的事兒!”

秦禾笑了笑,伸手撫了撫沈一霖的頭。她是真心把他當弟弟看的。

沈一霖立刻微微彎了腰,秦禾失笑一聲:“好好的,日子總會越過越好的。”

“我知道了,姐姐。”沈一霖應道,眼睛亮晶晶的。

秦禾再次從醫院出來,順便給沈斌打了電話,托沈斌找兩個最好的護工人員照顧著沈一琮那邊。

總算是解決了一件大事情,她的心也算是落了下來。

這會兒天色已經晚了,秦禾開著車回到秦家,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

今晚的天色不錯,漫天的星星映著。

秦禾下車後伸了個懶腰,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今天真的是有點累了。

她回房間準備睡下,經過客廳的時候,看到了坐在那裡陰冷著臉的秦昀。

秦禾訕笑一聲:“哥,你怎麼在這坐著呢?平時這個點兒你不是該在書房嗎?”

秦昀冷笑了一聲:“你去哪兒了?”

秦禾心虛:“出去玩了一天。”

秦昀上下打量著秦禾,冷笑一聲:“是嗎,去哪玩兒了?”

“就是閒逛,逛街嘛?我這陣子又冇有什麼事情,西城區聯合部那邊也一切順利咯,怎麼連這個都要管了?”

秦禾壯著自己的底氣道。

秦昀聲音微冷:“是啊,主要是今天我聽說青城一院有一個很厲害的教授去給彆人做手術了,那教授叫什麼來著?”

秦昀看著秦禾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樣,臉上表情雖淡,卻是真的生氣了。

“Harla

a

教授,這麼大的事,不打算解釋一下嗎?”

秦禾捂了臉:“哥,其實是一霖的事,你也知道他哥哥病得厲害——”

“我不管是誰的事,你的身份根本就不能曝光,你自己心裡冇有點數嗎?”秦昀的聲音大了幾分,“現在你已經在被人盯著,也有人在對付秦家,你這個時候就最好在家呆著,不要到處跑!自己還懷著幾個月的身子呢,居然還去給彆人做手術!”

秦昀氣得胸脯劇烈起伏著,他是又擔心又生氣!

身為秦禾的哥哥,他自然知道秦禾醫學教授的這個身份,但也明白做手術需要多麼專注的精神力!

秦禾從前做完手術,整個人都會累得幾天休息不過來。

他就是自私,彆人的生命再重要,也冇有他妹妹的健康重要!

秦昀恨鐵不成鋼,秦禾心裡理虧,隻得好聲好氣地勸著。

“哥,這事兒可千萬不要告訴媽媽!”

“哼,你還知道怕媽知道?”

“媽如果知道了肯定會罵我的呀……”秦禾小臉苦兮兮的撒嬌。

秦昀平時都是被自家妹妹製得死死的,見秦禾軟了下來,態度也端不住了。

“那得看你這陣子的表現了!”

“我一定好好表現!”秦禾笑道。

接下來的兩天,秦禾幾乎是足不出戶,她做手術耗費精力,一下休息了兩天才緩過來了精神。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