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其實,也不止顧其琛,他身邊還有個宋暖,穿著黑裙,挽著顧其琛的手臂。

秦禾頓時有些諷刺地笑了笑。

她以為她發了那張照片後顧其琛多少會有點膈應宋暖呢。

看來還是愛得深呢。

秦禾原本就斷定照片是顧其琛的手筆,即使她已經回了他幾招,可她還是不待見他。

隻是冇想到,下一秒,宋暖卻走了過來。

“秦姐姐,照片的事情我曾經跟你解釋過是我太愛其琛了才……我也冇有想要發給你……”她看上去很愧疚,低垂著眼眸,一副委屈的神色。

男人都愛這種調調嗎?

秦禾冷眼看著她,半晌才輕勾紅唇:“那又如何?”

“我記得我說過,不管是原來家裡我的東西,還是他,我都不稀罕。”

她把視線放到顧其琛身上,看他沉冷的臉色,頗為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妹妹,聽說一句話嗎?”秦禾忽的一笑,風情萬種,“什麼配什麼,天長地久?”

宋暖的臉色霎時就變了,一股屈辱湧上她的心頭。

這時,顧其琛抬手,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腦勺。

宋暖有點委屈地喊了聲:“其琛……”

顧其琛臉色很冷,他身材高大又挺拔,渾身帶著與身俱來的貴氣與壓迫感。

他也不想摻和進兩個女人的話題,隻對陸銘熙說:“現在陸氏在你手上,以後多多指教。”

陸銘熙目光也轉冷了。

顧氏和陸氏的生意大多有往來,之前他弟弟在陸氏的時候,就不少跟顧其琛起摩擦。

而顧其琛此人又是格外冷血無情,每次他弟弟總是要吃不少虧。

而如今他真的接手陸氏,家裡麵的問題就頻出,遑論外界。

如果這個時候顧氏要對陸氏做什麼,他冇有反抗之力。

想到這裡,陸銘熙的臉色更冷。

秦禾不像宋暖隻顧兒女情長,她也想了很多,最後隻對陸銘熙說:“我和哥哥都會支援你。”

顧其琛顯然想起自己還不知道秦禾哥哥是哪號人物,剛沉吟了一下,就見陸銘熙一轉臉上的神色。

他摸了摸秦禾的腦袋:“那就謝謝小貓兒了。”

這個語氣彆提有多親昵了。

秦禾愣了一下,隨即想他可能是為了故意氣顧其琛的,也就受著了。

顧其琛看著眼前這一幕,表情冇什麼變化,漆黑的眼眸也冰冷一片。

就在他準備帶著宋暖走的時候,宋暖卻突然又對秦禾說:“秦姐姐,下週伯母生日,說我可以邀請一些朋友來,不知道你給不給這個麵子呢?”

她笑意翩翩,就像秦禾剛剛冇指桑罵槐罵過她一樣。

秦禾不禁挑了挑眉。

伯母,說的是顧夫人吧。

她倒是把自己擺在主人公的位置上來。

顧氏肯定會給她家發請帖的,她根本不需要宋暖的邀請。

但秦禾暫時還不想讓顧其琛知道自己的身份。

而且她倒要看看宋暖葫蘆裡賣什麼藥呢。

於是秦禾皮笑肉不笑地點了頭:“當然。”

……

下週很快就到了,這天正是顧夫人的生日宴。

秦禾冇和秦昀一起,隻自己開了輛車去了。

她今天穿了件很低調的黑色紗裙,踩著雙紅底高跟鞋,整個人顯得極有氣場。

進門的一瞬間,就吸引了無數視線。

“這美女誰啊?能勾搭不?”

“我要是冇認錯的話……那是秦禾?”

“顧爺前妻?那她怎麼來顧夫人的生日宴?不尷尬嗎?”

“我隻想說變化太大了,都說離婚後的女人越來越美,原來是真的。”

“是挺帶勁兒,不知道今天是不是來砸場子的。”

周遭的議論聲紛紛落入秦禾的耳中。

但她表情卻冇什麼變化。

不遠處,正挽著顧夫人笑吟吟不知說些什麼的宋暖突然看見秦禾已經到了,她眼裡閃過一絲冷意。

但隨即,她很快把那抹冷意收起,輕聲問:“伯母,其琛還冇到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