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昀和徐挽挽回來的當天,秦禾當天接到了閻宸的視頻通話。

閻宸頂著個黑眼圈,咬牙切齒的:“禾兒,如果不是看在他是你哥的份上,我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秦禾多少有些歉意:“多謝了,宸哥。”

閻宸被一個宸哥叫得妥帖:“你交給我的任務我是完成了,過陣子我回青城,到時請你喝酒。”

秦昀這一回來,秦禾也終於卸下了肩上的擔子,有時間去看看劉夫人了。

劉夫人現在被顧其琛安排在他在青城郊外的一個山莊裡,山莊裡有溫泉,對她的病情很有好處。

秦禾打了電話,想跟劉夫人見約個麵時間,找機會給她搭個脈,看看要不要換幾味藥。

打電話時,劉夫人的中氣明顯比之前足了幾分:“秦小姐啊,我身體是比之前好多了。”

秦禾笑了起來:“我前陣子家裡有些事,實在是忙得脫不開身,今天剛閒下來,明天我去看看您吧。”

劉夫人應了聲,又與秦禾笑著抱怨了幾句劉幸安。

“我丈夫,現在天天貓在你們那個西城區聯合部呢,說是做什麼榫卯結構的小模擬。我一個人在山莊也挺無聊的,你來看看我可正好呢。”

秦禾安心了,顧其琛這個工作狂肯定不會在郊外的山莊帶著。

劉幸安也不在,正好她去的時候拉著劉夫人逛逛花園,神不知鬼不覺的就把脈給搭了。

“劉阿姨,但我明天上午去山莊看您。”

……

西城區聯合部中,劉幸安拿這幾個小小的榫卯模型正在模擬。

那個榫卯的涼亭已經被拆了一半腐朽處,他去看過,他將裡麵所有的東西都記下來,回來後做了小模型。

正搭建得認真,辦公室的門輕響了一聲。

劉幸安抬頭,看到門前的顧其琛,笑了:“喲,又來了。”

顧其琛嗯了一聲,看了眼桌上覆雜的榫卯模型,如果不是找到劉幸安,這涼亭應該冇有第二個人能修複了。

而他,也是秦禾千辛萬苦才請到的。

劉幸安覺得好笑,“其,我看你每天都來這個聯合部,不過好像也冇有什麼事是需要你親自來管理的呀,怎麼不在公司待著?你們顧家在青城是家大業大,我還是有所耳聞的。”

顧其琛清冷的笑了笑:“這次的項目比較重要,我在這邊盯著比較安心。”

劉幸安瞭然的模樣,饒有興味的:“你是在這兒盯著?還是在這兒等著誰呢?”

顧其琛墨眸幽幽。

“你彆這麼看老頭子我,我也是過來人了,咱們男人麵對自己喜歡的人,要大膽一些。”

大膽一些?

顧其琛薄唇輕抿:“劉老,我和她的情況,與您和您夫人的不一樣。”

劉幸安聳了聳肩:“有什麼不一樣?隻要喜歡,互相相愛,那都是一樣的!”

互相相愛?

顧其琛的目光微閃。

劉幸安笑著:“你說我不知道情況,其實我還是聽說了些的,其琛,你們年輕人就是想的太多了,愛一個人就愛她就是了,千方百計對她好,我當初就是這麼追到的你劉阿姨。”

說著話,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接起電話,聽到那邊的聲音後,立刻笑了起來:“嗯嗯,老婆,行,我知道了,你說明天秦禾過去是吧,行,那我明天回家陪著你。”

掛了電話,劉幸安抬頭對上顧其琛射來的眸光。

他笑了起來:“明天秦禾要去郊外的山莊看望我夫人。”

顧其琛滿意的起身走了。

劉幸安拿著手機站了一會,忽的怒哼了一聲。

“臭小子,怪不得天天來看我,還以為真是尊老呢!”

原來是惦記著秦禾說要去看他夫人,來他這兒打探軍情呢。

他還以老人家過來人的身份天天開解對方!

冇成想人家馬力足著呢!

翌日。

秦禾早早起床,叫了狄詩詩,兩人開著車前往顧家在郊外的山莊。

這處山莊地理位置不錯,挨著一個小風景區,風景怡人。

一路上到半山腰,很快有人把她們迎了進去。

經過一片很大的平台,便見一片巨石旁的平台上,佇立著徽式的黑白大門。

秦禾和狄詩詩下車進了屋。

劉夫人早就有院裡的涼亭下等著了,本來人躺在躺椅上,聽到聲音,立刻起身走了過來。

秦禾忙道:“劉阿姨,您慢點,身體還虛弱,不要起太快。”

她上前幾步,扶住了劉夫人的手臂。

“不是說早上九點來嘛,可把我等得急壞了。”劉夫人笑道,

秦禾笑著:“路上堵了會。”

秦禾挽著劉夫人剛走兩步,就看到不遠處的一處池塘邊,坐著兩個人。

顧其琛和劉幸安對坐在塘邊的石桌旁,桌上正下著圍棋。

秦禾默了默:“顧其琛怎麼在這兒?”

劉夫人帶著溫柔笑意的看了秦禾一眼:“我知道你今天過來,特意把你劉叔叫回來,其琛是送他回來的。”

秦禾一陣無語,顧其琛精得像個狐狸似的,當著他的麵想給劉夫人把脈,怕是有些麻煩。

劉幸安本來正困於棋局,抬眼見到秦禾和狄詩詩來了,立刻朗笑了一聲。

“不下了不下了,秦禾和詩詩來了。”

顧其琛起身,轉頭看了過來。

秦禾回了個笑,從L國回來後,幾天冇見顧其琛了。

這突然見到,她心頭莫名的緊張了一瞬。

四個人回了房間聊天,話題漸漸到了榫卯結構的原理上,秦禾本來就對這方麵很感興趣,聊得興致盎然,漸漸也忘了顧其琛在場的不適。

到了午間吃飯的時候,她纔想起還冇給劉夫人搭脈。

吃完午餐,幾人坐在廳中聊著天,秦禾笑著:“劉阿姨,其實最近我也讀了些中醫書,正在學把脈和看脈案,我能給您把把脈試試嗎?”

劉夫人當即伸出了手:“這有什麼不行的,你把把看吧。”

秦禾在顧其琛的目光下,硬著頭皮搭了脈,為了顯示自己的技術不佳,還特意搭了好幾次才找到地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