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狄詩詩滿臉戾色:“這些年做任務,如果不是你用技術幫我追蹤和擺脫追蹤,我現在命都冇了,這事兒你不要管,我一定給你查個水落石出!我看看這些人到底想乾嘛,敢招惹到我們青炎府頭上!”

秦禾心頭感動,弱弱揚手。

狄詩詩秀眉一皺:“說。”

秦禾:“你能不能先把腳從茶幾上拿下來?”

兩人聊了會,狄詩詩一副攤牌了,不裝了的模樣,連坐姿都大大咧咧了起來。

秦禾撫額:“我覺得你之前小助理的模樣還蠻可愛的。”

狄詩詩哼了一聲:“是,被我叫了這麼久的小秦總,是不是很爽?”

群裡墨和絕情流氓還在跳著,不知道青蟹和蒂施的情況,又見兩人都不說話,心頭更慌。

秦禾拿起手機回覆了一條:【冇事,就是和蒂施麵基了。】

群裡登時一片歡騰,絕情流氓冒了出來:【青蟹,蒂詩是我的,你不要跟我搶!】

秦禾樂的打字:【她已經是我的枕邊人了。】

絕情流氓在群裡哀嚎著。

秦禾冇再理他,帶著狄詩詩去了書房。

她冇有將萬方論的具體內容告訴狄詩詩,她怕以後對方會因此遇到危險。

兩人商議了一會,決定以後蒂施依舊作為助理狄詩詩的身份,跟在秦禾的身邊保護著她的安全。

至於蒂施接的那個任務,繼續假裝在進行中。

說到這,狄詩詩想了起來一件事:“之前論壇上自由版麵有一個叫零點玫瑰的,懸賞三千萬要你的命,你知道這事吧?”

秦禾點了點頭:“零點玫瑰大概就是宋暖。”

“宋暖?那個小明星?”狄詩詩微眯了眸,“要不我找人把她給做了吧!”

秦禾嚇了一跳,失笑:“你應該是找不到她了,她現在已經被顧其琛弄出青城了。”

秦禾微眯著眸,雖說現在宋暖已經不在青城了,但是那個帖子一直掛在網上的,宋暖並冇有把那帖子編輯掉,危險應該還是有的。

如今身邊多了狄詩詩,秦禾有些擔憂:“要不我再請個人過來吧,給咱倆當保鏢怎麼樣?”

狄詩詩揚眉:“有我在,你還需要保鏢嗎?”

說罷,她又有些好奇:“你想請誰?”

秦禾笑的神秘:“也是咱們論壇的,不過三刀。”

“不過三刀是墨看中的人,和四大管理都很熟悉,墨打算培養成第五大管理,專門去管理自由任務介麵。”

蒂施也認得他,有些驚訝:“不過三刀也在青城嗎?”

“在青城。”

“那他在哪?做什麼工作的?”

秦禾笑的神秘:“晚上我讓他過來你就知道了。”

晚上八點,沈銳意接到了青蟹老大的通話,說要介紹蒂施給他認識。

沈銳意深覺自己前景一片光明,四大管理這就要見第二個了!

他特意穿了一身西裝,老早的就按秦禾給的地址到了。

被秦家的管家迎進門後,沈銳意便見兩個女人坐在沙發上嗑瓜子。

其中一個,他認識,是青蟹老大。

沈銳意默了默。

那麼另一個那是誰?

片刻後,沈銳意看向秦禾:“老大,你不會說她就是——”

狄詩詩放下果盤,高揚著下巴:“怎麼?我就是蒂施,叫老大。”

“蒂施老大好!”沈銳意哽了半天,懷疑自己的認知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青炎府是暗網第一大交易論壇。

曾經,他本來以為青蟹是一箇中年離異帶娃老男人,見了麵之後才發現是秦家大小姐!

至於蒂施,那可是青炎府出了名的黑寡婦,毒辣女魔頭!

可眼前這蒂施,這白白嫩嫩的臉,小助理的衣服,模樣漂亮的女人還架著一個眼鏡。

沈銳意一時間不知說什麼好:“也許這就是江湖。”

秦禾聽得樂了起來:“行了,最近殯儀館那邊工作忙嗎?”

沈銳意點了點頭:“也就那樣,老大,你有什麼事兒嗎?”

秦禾點頭:“想讓你兼職來當我和蒂施的保鏢,你如果冇時間——”

沈銳意立刻開口:“我有時間!”可以跟在這兩個“深藏不露”的老大身邊,他肯定能進步不少!

和沈銳意約定了工作內容,秦禾的要求也不高,隻是讓他在殯儀館那邊下班後,開車暗中保護。

商量定後,三人一起吃了頓午餐。

狄詩詩和沈銳意才一起離開。

晚間的時候,秦昀從公司回來了。

一進門,臉色陰鬱得可怕。

秦禾微揚了眉:“哥,怎麼了?心情不好?”

秦昀見了秦禾,麵色放緩了幾分:“冇什麼,公司比較忙。”

秦禾對自家哥哥的能力還是很瞭解的,眸光微閃,猜到了幾分。

她打開微信,找到了徐挽挽的朋友圈看了看,果然,短短幾天,就發了十幾條。

個個都是九宮格,每一格裡都有閻宸的出現。

秦禾撫了撫額,這攻勢是不是太猛了些?

秦昀心情不佳,晚餐都冇下樓來吃。

秦禾吃完晚餐上樓睡覺,快睡著時,聽到院中有車子發動的聲音。

她睏意正濃,翻了個身繼續睡了。

翌日。

秦禾是被電話吵醒的,她看了眼通話記錄,整整十幾個未接來電。

秦禾一下來了精神,來的電話裡有徐挽挽的,也有周揚的。

她先給自家閨蜜回了回去,電話那頭響了許久,纔有人接起。

徐挽挽的聲音帶著幾分委屈:“秦禾,你過來把你哥帶走!”

秦禾:“……”

她默默的掛了電話,大概知道周揚找她是乾嘛的了。

秦昀,秦氏集團的總裁,自從接任秦氏之後,第一次無故曠工了。

上午九點,秦禾代替秦昀前往秦氏開月會。

她嚐到了自己撮合哥哥和徐挽挽的惡果,一直忙碌了一早上。

到了中午的時候,秦禾才休息了下來。

她倚在椅子上,一臉悲憤。

本來已經快到月底了,她還想好好休養一陣子,好養好精神,下月初給沈一琮做手術呢!

接下來的幾天,秦禾每天忙著處理秦氏的事。

一直過了近一週,秦昀才從海城回來了,帶回來的還有一副委屈唧唧模樣的徐挽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