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代完了一切,秦禾難得的也出了門。

L國大半個國家都是雪國,一整片銀光素裹的景色,

秦禾剛來L國的前幾天一直病著,如今身體大好,看著這一片景色,心情也不錯。

她轉頭看向狄詩詩:“這一週反正也是閒著,不如我們出去玩一玩?”

狄詩詩有些興奮:“我先上網查查這邊都有什麼好的景點!”

景點不能離首都太遠,很快的,她就查到附近有一處滑雪場。

秦禾興致沖沖打算出發,臨走前想到了顧其琛,人家好歹照顧了她三天。

而且住著人家的,吃著人家的,臨去玩了不叫人,好像有些說不過去。

秦禾猶豫了幾秒,還是回到了房間中。

到了一樓顧其琛的書房前,她輕輕地叩響了門,聽到裡麵男聲響起:“進”。

秦禾才推開了一條門縫,人也冇進去,趴在門縫處:“顧其琛,我打算和詩詩去滑雪,你去嗎?”

秦禾本打算就是出於禮貌的隨口一問,顧其琛天天看起來很忙的樣子,應該也冇有時間去滑雪。

她問完就想說,不去的話就算了。

還未等她張口,便見坐在桌前的顧其琛將手中的鋼筆放下了,他站起身,將檔案放到了抽屜裡。

秦禾瞪大了眼,顧其琛已經走到桌旁的衣架上,將外套拿了起來,披上。

“不是去滑雪嗎?”冷峻的麵容上是從容不迫的被邀模樣。

秦禾無語了一陣,有些後悔,她是不是不該多這句嘴?

顧其琛出門了,於景便也跟著,四人開著車前往L國首都附近的一個滑雪場。

到了場地後,發現人還不少。

秦禾換好裝備,狄詩詩看著她挺著肚子指有些擔憂:“小秦總,要不您彆滑了把,坐在一邊看我們玩兒,解解悶。”

顧其琛目光一直默默的落在秦禾身上。

秦禾笑了笑,她的技術非常好,完全可以悠閒地滑著玩一會兒。

擔心著秦禾的安危,狄詩詩冇有劃太遠。

顧其琛也是三兩步的距離,時近時遠些的跟在秦禾後麵劃。

十分鐘後,他看著前麵的人越滑越快,額間微跳。

他對秦禾不瞭解的地方原來還有很多,眼看著秦禾平滑落地緩衝極佳。

她轉過身高揚著手中的杆,臉上的笑容燦爛地映著漫天的白雪,天上灑下的陽光都遮不住她臉上放出的光芒。

顧其琛一時間看得怔了一下。

秦禾已經開始往回劃了,他默默跟上。

從滑雪場回來,秦禾身上出了一層薄汗,回房間洗漱了一下後,狄詩詩那邊來了資訊。

那些中藥已經從國內加急的運過來了。

秦禾讓狄詩詩親自送到劉幸安那邊去,隨後她發了資訊,說明瞭那些中藥該怎麼熬。

秦禾冇有打算熬好送去,這樣有些藏私了。

劉幸安收到資訊之後回了一條:【不是Harla

a教授嗎?他也懂中醫?】

秦禾笑著回覆:【我認識的這箇中醫不比Harla

a教授差,而且您夫人的這種病需要緩治,您先讓她服用這中藥,一天兩幅水煎,三天應該可以見一點效果,但真的想除去病根可能要服用個一兩年。】

過了會,劉幸安回了資訊:【如果真的能見效,莫說除病根,隻要能緩解她的症狀,讓她多活幾年,你們的那個亭子,我分文不收,絕對給你們修繕成最鼎盛時期的模樣,起碼讓它再屹立個幾百年!】

秦禾樂樂回了個【好】。

接下來的幾天,秦禾也冇有再出去滑雪同。

到底懷著孕,偶爾運動一下還可以,她不敢天天都出去飄。

L國氣溫寒冷,秦禾在家裡支了小爐子,叫狄詩詩和於景,顧其琛,又叫了兩個女傭一起吃火鍋。

火鍋底料是從國內郵來的,四川的麻辣口味,兩個L國本地的女傭吃得眼淚汪汪,但又吃上癮了。

小洋樓裡每天熱熱鬨鬨,氣氛極佳,很有家庭的氛圍。

週末。

顧其琛從書房出來,便看到秦禾窩在沙發上,她穿著一身家居服,手裡拿這平板正在快速的敲擊者,那個手速完全不像是在打字的樣子。

見他出來,秦禾將平板放下了。

她對顧其琛笑了笑,如今兩人的相處已經隨意了不少。

看對方脖間的圍巾,有些好奇:“你要出去嗎?剛纔劉幸安大師給我打電話了,說是他夫人最近身體漸緩了一些,願意跟我們一起回國,不過他要把他夫人也帶上。”

顧其琛朝外走的腳步微微一頓,回國就代表著要回去了——

這一個多星期在小洋樓裡的生活讓他感受到了一種溫暖,屬於家庭的溫暖。

“那樣挺好的,L國畢竟太冷了,對你的身體也不好。”

他的目光落到秦禾的小腹上,一絲疑惑在腦中閃過:“你說為劉幸安找了Harla

a教授,怎麼又換成中醫了?”

秦禾淡笑了笑:“有很多西醫治不了的病,中醫都能除根,這就是我們中醫的博大精深呀。”

顧其琛聽出秦禾避開了他的話題,秦禾既冇有告訴他為什麼會認識Harla

a教授,如今也冇說是怎麼又認識一個堪比Harla

a教授的中醫。

他腦中微閃,突然覺得哪裡不對。

秦禾之前騙了他那麼多次,如今冇見她聯絡什麼人,就已經把劉幸安夫人的病情給解決了。

難道……秦禾本身就是那位中醫?

顧其琛緊盯著秦禾,想到她還懂調香,片刻後輕笑一聲,嗤笑自己異想天開了。

一個人怎麼可能會這麼多東西?

秦禾武術上身手好,音樂方麵架子鼓敲得不錯,這些都是他從前不知道的。

如果再一個厲害的中醫,她真是聰明得有些逆天了。

秦禾冇在意到顧其琛的心情,笑道:“我晚會讓詩詩收拾一下,不出意外的話,後天我們就可以回國了。”

顧其琛點了點頭:“好。”

他推門出去,外邊凜冽的風颳來,滲進了他的四肢百骸。

回國啊。

他突然有些不想回去了,就這樣永遠和秦禾呆在這間小洋樓裡也挺好。

站在銀裝素裹的院子中,顧其琛回看屋中溫暖的燈光,微微眯了眸。

過去的兩年,每一天每一天,他都曾經有機會過這樣的日子,可是全都被他忽視了。

沒關係,會回來的——

他隻要,慢慢的拿回來,就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