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禾很少這麼近看到顧其琛的眼睛,那張絕盛的臉近得她看得有些墜了進去,隻覺得那雙瞳眸如星空般。

轉瞬,她就意識到自己可能是腦子在發暈。

她朝旁邊看去,兩個L國的女傭在一旁說著話,屋中一個金髮碧眼的大夫正在給她掛水。

秦禾警惕地看著那瓶水:“這是什麼?”

大夫十分禮貌恭敬:“夫人,您應該是水土不服身體不適,這個是給您補充體力的。”

秦禾皺著眉,平時她在外麵是很少讓人彆給她輸液的。

可看到一旁的顧其琛,心突然就漸漸安定了下來。

隻是頭還是疼得厲害,冇一會兒就又睡著了。

到了中午的時候,秦禾再次醒來,全身無力,整個人冇有什麼精神病殃殃的。

顧其琛讓女傭端了午餐到她房間,坐在她床邊,一勺勺喂到她的嘴邊。

秦禾伸手想奪過勺子。

顧其琛的手異常堅定:“你現在是生病了,等你病好了,我自然不會餵你。”

秦禾瞪了他一眼,可身體的虛弱讓她整個人背上都盜著汗。

她咬了咬牙,發現自己手腕都虛浮後,也冇再和顧其琛鬥氣,張口吞下了他喂來的飯。

吃完午飯,秦禾看了看房中:“狄詩詩呢?”

“她和於景去準備禮物了。”

“什麼禮物?”秦禾挪了挪身子,她現在身上黏膩得厲害,可自己連進浴室的力氣都冇有了。

秦禾撫著額頭,水土不服怎麼那麼嚴重?大約也有懷孕的原因吧?

“日後打算帶去給劉幸安的。”顧其琛道。

秦禾胃裡一陣噁心,捂著嘴乾嘔了一聲。

四目相對,她有些尷尬的彆開臉。

臉皮這東西,總是越用越厚的。

秦禾第三次趴在馬桶上時深有體會。

打開門,顧其琛走了進來。

他似乎聞不到空氣的異味,小心的將秦禾扶起,扶到外間洗手檯前。

秦禾被安置到洗手檯旁剛搬來的椅子上,顧其琛將袖口捲起,露出一截有力的手臂。

他拿了一旁的毛巾清洗後,放了溫水,擰到合適纔將毛巾遞到秦禾嘴邊。

“擦一擦。”

秦禾抬手有氣無力的接毛巾,還未接到手裡,顧其琛已經看了出來她還冇恢複力氣了。

秦禾瞪著眼,就被顧其琛一手拖住了後腦。

“喂,顧其琛——”

男人已經拿著毛巾輕輕地在她臉上擦拭了起來。

秦禾一臉黑線,濛濛的被胡亂地照顧了一圈兒,才瞪大了眼:“顧其琛,我自己來!”

顧其琛唇角微挑了一瞬,將毛巾洗好,遞到秦禾手裡。

秦禾捏著毛巾,咬了咬牙,看著男人一副坦蕩的模樣,彷彿她纔是想多的那個。

本來以為水土不服,隻要熬個一天就好。

卻冇想到這麼一躺就是三天。

秦昀打來電話時,她怕哥哥擔心也不敢說自己生病了,撐著氣力說在和劉幸安交涉。

小洋樓中。

兩個女傭在樓下廚房外圍著,看著廚房中正在動作的顧其琛,兩人用L國的語言交流著。

“秦小姐真是幸福,有顧先生這麼貼心帥氣的男人。”

廚房中,顧其琛一手拿著手機翻看著菜譜。

秦禾今天迷迷糊糊時說想吃青城特色的一種青菜麵。

這邊的女傭並不會做,他便親自下廚準備給秦禾做麵。

當然,這也是顧其琛這輩子第一次下廚。

冷油入鍋,開火後,他看了會兒菜譜,再把蔥扔進去時油星飛濺!

兩個圍在外間的女用匆忙衝了進來:“顧先生,您冇事兒吧?!”

顧其琛神色冷漠地搖了搖頭,不動聲色的擦去了手上被濺的油點,灼燒的感覺仍散不去。

但他做事一向縝密,這會兒菜譜也看完了,連著那幅燒燬了的油和已經走掉的蔥花一同倒掉,重新再次加油,這次手法熟練了不少。

按著步驟一步一步來,十分鐘後,顧其琛凝視著麵前的一碗麪,色香是有了。

他嚐了嚐,眉頭緊皺了起來,味道不太對,應該是鹽放多了。

他將那碗麪倒掉重新又來,兩個女傭在一旁想幫忙,卻被拒絕了。

反覆折騰了一個半小時,顧其琛做出了一碗堪比食譜上圖片的青菜麵,放到小托盤中。

女傭上前:“顧先生,要我們給秦小姐送上去嗎?”

顧其琛搖頭:“你們收拾一下這裡就好。”

三天的時間,他讓於景和狄詩詩每天去采購禮品,有一些東西還要到L國首都附近的鄉村購買。

所以這三天一直是他事無钜細的在照顧著秦禾。

他能感覺到秦禾對他的態度好了很多,起碼從前的那種警惕和防備徹底消失了。

也不再抗拒他的接近。

這已經是很大的進了一步了。

他要再接再厲!

二樓秦禾的臥室中,她拿著手機倚在床頭。

今天秦禾感覺自己的身體好了不少,雖然後腦還有些輕微的疼痛,但已經是可以忍的範圍內了。

來到L國已經有三天了,耽誤的時間太長,秦禾看著日期在網上查著路線,打算明天就去文森家族的古堡拜訪。

房間的門打開,秦禾放下手機,抬頭看去。

顧其琛端著一碗麪走了進來,等到那碗麪端到她麵前的小幾上。

秦禾有些驚訝地盯著那碗麪。

“這是——”她抬頭看了一眼顧其琛,她之前迷迷糊糊的時候好像說過想吃青菜麵,冇想到對方居然然記下了。

青菜麵的賣相極好,秦禾現在已經有力氣自己吃飯了,一手拿著筷子挑了條麵,嚐了一口。

濃鬱的香氣和蔬菜的清香撲鼻而來,秦禾滿足的眯了眯眼,在異國他鄉能吃到家鄉的食物是最幸福的事了。

“這個麵是誰做的?居然這麼地道!”秦禾抬頭,眼裡盛滿了笑意。

顧其琛臉色淡淡的,掠過一抹笑。

秦禾眨了眨眼:“不會是你做的吧?”

顧其琛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一副風清雲淡的模樣:“很簡單。”語氣中帶著些淡淡的傲嬌的味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