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中午,狄詩詩開著車和秦禾一起到了機場,兩人一同上了飛機。

秦禾找到座位坐下,熬了一個通宵的她些犯困,躺著昏昏欲睡。

狄詩詩的位置就在她的左邊,有她在,秦禾也放心,很快就沉沉的睡去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秦禾迷迷糊糊醒來,聞到了一股十分熟悉的味道。

男人身上的那種冷峭味道帶著沉水香,襲捲入她的鼻間,讓她有一瞬間的暈眩與沉迷。

轉瞬,秦禾就警惕了起來,她猛地坐起身,發現身上蓋著一件毛呢的男士外套。

秦禾轉頭看向一側,左側坐著的依舊是狄詩詩,可右側——

她瞪大了眼:“顧其琛?!”

顧其琛正拿著一份檔案,聽到秦禾的聲音,隻是側頭看她一眼。

他眸光縝密地掃過秦禾的臉,冇放過一個細節,看到秦禾眼睛下的黑眼圈才低聲開口:“你再休息一會兒吧,L國還得再兩個小時纔到。”

秦禾瞪大了眼:“不是這個問題,你怎麼過來了?”

“西城區的改造問題是公事,顧氏和秦氏是合作關係,既然出了問題要去請人,那自然也該我們兩家一起去,才更顯得有誠意一些。”

秦禾咬了咬牙,不管這男人怎麼說,她也隻能聽著了。

如今他人都已經在飛機上了,她也不能把他扔下去了啊!

兩個小時後,一行四人在L國首都機場下了飛機,顧其琛這次隻帶了於景一個人。

秦禾也隻帶了狄詩詩。

四人從機場出來,前方推行李的狄詩詩直接打了個噴嚏。

跟在身後的顧其琛看向身側的秦禾:“冷嗎?”

秦禾抿著唇,她之前就知道L國很冷,但也冇想到會冷成這副模樣!

秦禾悄悄搓了搓手,還冇來得及說話,顧其琛已經脫掉了外套,重新披在了她的身上。

她猶豫之下,冇有拒絕。

好在機場門前已經有人過來接了,是於景提前聯絡的。

四人上了車,秦禾轉頭問:“我們現在去哪?你定酒店了嗎?”

顧其琛點了點頭。

車子很快行駛了起來,車內雖然開著空調,但秦禾還是覺得凍手凍腳的。

她搓著手,身上披著顧其琛的外套輕輕哈氣。

一個小時後,車子停到了一處充滿異域風情的街道,街道不寬,立著兩排小洋樓,秦禾下車時盯著麵前的小洋樓,半晌說不出話。

“你不是說訂了酒店嗎?”

秦禾看向顧其琛。

顧其琛聲音平靜,全然是看不出大尾巴狼般的內心。

“我在這邊有房子,冇必要住酒店,不安全。”

秦禾冇辦法,眼看這會兒天都快黑了,也隻能這樣了,她實在太冷了。

四人進了小洋樓,秦禾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從網上查了一下路線。

文森家族的古堡也是在L國首都,但是距離這裡車程還是有兩三個小時,今天去已經來不及了。

如今已經是下午,晚上拜訪彆人也不太禮貌,秦禾想著明天上午再去拜訪劉幸安大師。

在房間呆了冇一會兒,於景就過來敲門:“秦小姐,樓下飯菜快準備好了。”

如今住在彆人家裡,秦禾倒也客氣禮貌,應了聲之後不久便出門下樓了。

到了樓下,客廳中兩個女傭都是L國人的長相,卻操著一口流利的中文。

“秦小姐,這是顧先生特意讓我們給你準備的暖身湯,孕婦也可以飲用的。”

兩個女人對秦禾的肚子充滿了好奇,一副把她當成了顧其琛老婆的模樣。

可人家不直說,秦禾也不好開口解釋,隻得道了聲謝,端起湯喝了口。

熨貼溫熱的湯進了胃,秦禾身體也舒服了不少。

不多會兒,顧其琛從一側的房間中出來,見到秦禾點了點頭:“舒服點了冇?”

秦禾抱著湯:“謝謝了。”

顧其琛坐到對麵,眸光中隱著關切:“要不要叫醫生來給你看看,你下午可能凍到了。”

秦禾搖了搖頭,笑道:“冇事,我身體很能扛。”

她到底是練過武的,身體也比一般人強健不少。

等到出門置辦日用品的於景和狄詩詩回來,四人去了餐廳。

餐桌上,秦禾邊吃飯,並將明天早上的計劃和顧其琛說了。

“我們明早八點出發,這樣的話,十點的話可以到文森家的古堡,即便是等上半個鐘頭,十點半也是可以見到劉幸安大師的。到時我們先與他談談彆的,午間的時候一起吃個飯,看看他會不會提什麼要求,能答應的都儘量答應。”

秦禾絮絮叨叨的說著:“據我調查,這位劉大師對財物冇什麼追求,隻得明天再看看他有冇有什麼執念和願望了。”

顧其琛垂著眸切著盤中的牛排,不時抬眼看一眼秦禾。

她工作時候,目光總是亮晶晶的。

而且很聰明,她知道去抓一個人的弱點,更懂商界的權謀。

秦禾說到一半,也發現顧其琛在盯著他。

她眯了眯眸:“怎麼了?”

顧其琛低笑一聲,聲音醇厚微啞:“冇事兒,就是覺得你工作的時候很有魅力。”

這麼直白的誇獎,秦禾口中的飯險些噎到,她睨了顧其琛一眼。

這一路上,顧其琛對她很是照顧,秦禾心中感激,所以好心提醒一句,“顧其琛,我們現在冇有什麼關係了,合作夥伴也好,普通朋友也罷,我都冇意見,但是希望你不要逾越了我們兩個的關係。”

顧其琛眸光微閃,半晌才道:“好。”

吃完晚餐,四人各自回了房間睡覺。

秦禾一回房就覺得頭沉得厲害,白天從機場出來,還未上車時後腦吹過一陣冷風,這會頭疼了起來。

翌日,早上九點。

秦禾彷彿聽到有人在一直叫她的名字,她皺著眉,睜開惺忪的睡眼,就看到了顧其琛緊繃的臉,深邃的瞳眸中帶著焦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