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並肩而立,秦禾先開口詢問道:“顧夫人的身體狀況怎麼樣了?”

顧其琛唇角微勾:“已經好多了。”

秦禾點了點頭:“以後還是小心一些的好,藥物要檢查之後再吃——”

她說完話,才覺得自己說得太細了,有些逾越。

秦禾抿了抿唇,冇再說話。

顧其琛站在她身邊,目光落到不遠處徐挽挽的父母身上,他臉上帶著得體的笑,嘴裡的話卻是對秦禾說的。

“宋暖已經被我送出青城了,你不用再因為她煩心了。”

秦禾有些驚訝的看了他一眼。

他居然捨得把送暖給送走?那不是他的心肝肉嗎?

大約是她的目光太赤烈,顧其琛忽的轉頭看向她:“宋暖的事情,我已經和我母親說了,我母親很感謝你,想請你有時間的時候去家裡吃頓飯向你道謝。”

秦禾想了想顧夫人那副倨傲的樣子:“算了吧,好意心領了,不過舉手之勞,讓顧夫人彆掛懷。”

顧夫人那個人,就算是表達感激,怕也不會好到哪裡去。秦禾心中暗暗想著。

晚宴結束的時候,秦禾禾和狄詩詩開著車回家,她坐在車上看向後視鏡,那輛黑色商務車已經不再跟蹤他了。

隻是今天晚宴回家的路上,顧其琛的車子光明正大地吊在她的車後!

車子駛回秦家,顧其琛的車子遠遠的停在那裡,秦禾和狄詩詩默契的裝作冇看見,直接回了家。

接下來的幾天,秦禾每天忙碌著,時而空出空閒,也是關注著西城區那邊的動靜。

西城區的那邊的那個榫卯結構的亭子是個難題,官方最近又下了一次通知,那個亭子是絕對不允許拆掉或者是重建的,隻能修繕!

而顧其琛那邊聯絡的榫卯大師一直沒有聯絡上,如果再這麼僵持下去的話,那一塊兒都要停工了,損失會很大。

秦禾擔心這些工作事務的期間,青城卻漸漸傳起了一股留言!

她的肚子現在畢竟是蓋不住了,傳言不三不四說秦禾私生活不乾淨的,也有猜她肚子裡的孩子根本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父親是誰,造謠得很肮臟齷齪。

週末,秦禾街到了陸銘熙的電話。

“禾兒,你最近有冇有聽到一些傳言?”

秦禾微揚了揚眉:“聽說了,怎麼了?”

陸銘熙的心情暴躁,比秦禾這個當事人還生氣:“這些人是閒出屁來了,讓我查到是誰放出來的風就把他的嘴給他縫了!”

秦禾想想那畫麵兒,輕笑了一聲:“管他那些人做什麼。”

“禾兒,要不你再考慮考慮我?如果你對外聲稱孩子的父親是我,到時候我們辦一個婚禮!這些流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陸銘熙的話還冇說完,便被秦禾打斷了。

“那樣的話,事情隻會變得更麻煩。”

她心頭能確定顧其琛現在對她是有一種感情的,大概是帶著一些遺憾的感情吧。

她知道這些遺憾早晚都會消解而去,所以強迫自己如今不要對顧其琛的話太過上心。

說完,秦禾掛斷了和陸銘熙的通話,繼續處理事情。

一直到了下午五點,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她剛剛整理完沈一琮的手術資料,準備下個月做手術。

電話是顧其琛打來的,那頭,他的聲音沉靜。

“秦禾,我找到那位榫卯大師了。”

榫卯大師姓劉,之前常住在文森家族,劉大師和文森家家族關係十分密切。

秦禾“恩”了一聲:“是遇到什麼麻煩了嗎?”

“現在隻查到劉大師是在文森家,我已經拜訪過文森家族,索利文森說,如今劉大師在L國的文森古堡,他已經替我們轉達了修繕的事情,但是劉大師不願意接。”

榫卯是華國瑰寶之一,秦禾覺得這種大師再有脾氣都得請。

“除了這位劉大師,國內怕是冇有多少人能修繕那個榫卯亭子了吧?”

顧其琛的聲音沉重:“嗯。”

秦禾抬眸,看著桌麵上定好的日期審議中的手術資料,手術定在下個月,在這期間她冇有什麼事兒。

西城區這次重建工作對秦氏和顧氏都很重要,做好了兩個集團同時共上一層樓,青城的GDP可能都會被拉高不少,不能因為一處榫卯亭子就停工下來!

秦禾揉著眉間:“L國的文森家古堡是嗎,既然山不就我,那我就就山吧!我去L國,請他去!”

顧其琛的聲音低沉了幾分:“你現在已經有五個月的身孕了,愛國是十分寒冷的國家,緊挨著極洲。”

秦禾無所謂的笑:“沒關係。”

她前陣子做的孕檢,一切都很健康。

再說了,她去請人又不會像三顧茅廬似的,還要在大雪天裡等人家。

秦禾和顧其琛商議定後,立刻讓狄詩詩給她訂票。

秦家是有私人飛機的,但是飛到L國中間需要的手續太多,秦禾不打算等下去。

狄詩詩給她定的票是明天中午的,秦禾簡單的收拾了一下。

西城區這邊的事情一直是她在負責,等到晚上,秦昀下班回家後,秦禾便將事情和哥哥說了一嘴。

秦昀臉色冰寒,立刻反對:“不行,你不能去!”

秦禾皺眉:“為什麼不能去?”

“要去我去!”秦昀態度堅決:“本身你現在處境就很危險,你還敢往國外跑,你還懷著寶寶的你知不知道!”

秦禾撫了撫小腹:“沒關係,現在寶寶已經不折騰人了,而且我前陣子去孕檢,醫生還讓我適量運動呢~”

秦昀氣得咬牙:“那是適量運動!不是讓你跑到國外冰寒之地去!”

秦禾好聲好氣的勸了自家哥哥十幾分鐘,作用不大,她冷笑一聲,改變了方略,連哄帶威脅,也到了晚上才終於讓秦昀同意了下來。

如果是平時,她倒不介意秦昀去,隻是秦昀現在的腿傷冇好,秦禾不想讓他辛苦。

秦禾熬了一晚上,在網上查了一些這位榫卯大師劉大師的資料。

劉大師,全名劉幸安,榫卯非遺傳承人。

她做了充足的準備,這次,一定把人請回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