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氏是徐挽挽家的公司,但這次年會徐挽挽在海城來不及回來,她作為閨蜜,是一定要去的。

翌日一早,秦禾在家裡睡了個懶覺,早上九點的時候,狄詩詩到了秦宅。

秦禾帶著她,兩人去參加徐氏年會會場。

徐氏的年會對衣著要求並不嚴格。

秦禾進門之後,見到了不少熟人。

會場熱鬨,有不少女明星來參加,秦禾在人群中看到了殷紫,和殷紫打了個招呼聊了會後,她就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了。

位置處於角落,十分安靜平和,秦禾喜歡躲懶,正好這裡挨著一根羅馬柱,綴著一層簾幔。

秦禾便坐在簾幔後麵拿了杯果汁慢慢的喝著,打算混時間。

不多時有腳步聲在簾幔外響起。

秦禾一手拿著點心,聽著外間幾個女人嬉笑的聲音。

她本來冇上心,直到從那些人的口中聽到了顧其琛的名字。

手下微微一頓,那些女人的聲音也就清晰了起來。

“都說顧其琛和秦禾結過婚,後麵又離了。”

“我們知道的,不過現在秦禾怎麼就懷上孩子了呢?”

“你怎麼知道她是懷上了?”

“哎呀,你冇看到嗎?剛纔她來的時候,你看她那個肚子!上次在酒會我就見過她,當時就覺得她有些發胖了,如今看,那哪兒是發胖呀,哪有隻胖肚子,身上都不胖的哇!”

“真的是懷孕了嗎?那是誰的孩子?秦禾顧其琛離婚之後好像也冇結婚呀?”

“雖說冇結婚,但她之前不是和陸銘熙傳出了那種訊息嗎?”

幾個女人議論紛紛,帶著八卦的笑聲。

“你說秦禾這肚子看起來也不小呀,這孩子是顧其琛的呢,還是陸銘熙的呢?”

“廢話,那肯定是陸銘熙的,顧家可不會讓自己家的孩子流落在外!”

“那也未必,說不定兩個都不是呢,秦禾長得那麼漂亮又這麼愛在外麵沾花惹草。你冇看她好好一個千金大小姐非搞什麼直播,還弄了個挺帥的小鮮肉幫忙呢。”

女人們的風涼話讓秦禾微皺了皺眉,她伸手想拉簾幔,想看看外麵是哪幾個人在背後說她。

說她倒罷了,但是侮辱到她腹中的寶寶,她就忍不了了!

剛剛簾慢掀開一條縫,秦禾便聽到外麵嘰嘰喳喳的聲音一下靜了下來。

顧其琛的聲音透過簾幔傳來,帶著幾分恍惚感,聲音幽冷氣勢逼人。

似乎刻意冇有收斂那股壓迫感的聲音響起:“誰給你們的膽子這麼議論她?”

幾個女人小心翼翼:“顧總,我們就是開個玩笑!”

“顧,顧先生對不起!我們也是聽彆人說的,隻是閒聊!”

秦禾握住簾幔的手微微收緊,顧其琛並不知道她在這兒,她現在也不想出去。

那幾個女人的一片道歉聲中,男人的聲音帶著冰煞之氣:“你們跟我有什麼可解釋的?你們說的又不是我,該向秦禾道歉吧。”

“向秦小姐道歉?!”幾個女人低聲驚訝地喊道!

這背後說人,怎麼當麵去道歉?!

總不能跑到秦禾麵前說:秦禾,我說你肚子裡的孩子不知道是誰的,對不起吧!

顧其琛的聲音冷漠:“你們也可以不去,隻要你們承擔了今天說這幾句話的代價!”

“我,我們道歉!”有人出聲,聲音戰戰兢兢。

秦禾等到外麵的聲音都散去了,那幾個女人的腳步聲也匆忙離去,輕抿了抿著唇靠在坐在椅子上。

她身子微歪頭,頭微倚在羅馬柱上,垂眸看著手中的果汁。

顧其琛並不知道他在這裡,卻在維護著她和她肚中的孩子。

秦禾心頭有一股複雜的情感,陌生又溫暖,可想到顧其琛過去的渣男行為,又強迫自己硬起心腸。

算了,說不定這也隻是顧氏對合作夥伴的名譽保護,可能在顧其琛眼裡,這也屬於責任範圍之內吧。

秦禾的心情有些複雜,在原地坐了會兒,到徐氏董事長出麵後才起身出去。

徐挽挽的父母知道女兒和秦禾的關係,很喜歡秦禾,拉著她說了一會兒話。

等到秦禾從徐挽挽父母身邊離開後,便看到幾個女人猶豫著朝她走了過來。

都是二十多歲的年紀,眼睛飄忽。

秦禾心裡邊有了數,那幾個女人推了一個人上前。

“秦小姐,對不起。”

秦禾臉色淡淡:“什麼對不起?”

那女人有些猶豫,其他的人又推她。

“我,我們剛纔不應該說你壞話,對不起!”

秦禾眸光微閃:“你們說我什麼了?”

幾個女人攥著手,訕笑著七嘴八舌的解釋。

“是外麵的人胡說的,外麵說您懷孕了,我們便討論了幾句,現在覺得剛纔那麼背後討論您很不對,所以特意過來向你道歉。”

秦禾掃了幾眼,這幾個女人既然能來參加徐氏的年會,家裡的公司多少都是有和徐氏有合作的,

嘴長在彆人身上她也管不住,看在徐挽挽的麵子上,她冇有過多計較。

秦禾冷凝了幾人一眼:“我以後不想在外麵聽到這種風言風語,今天看在徐氏年會的麵子上,我不跟你們計較,希望你們好自為之吧。”

那幾個女人對視幾眼,臉上訕笑著。

“多謝秦小姐!”

“秦小姐大度!我們以後再也不聽外麵的人亂傳了!”

殷勤的奉承秦禾和聽不下去,她看著幾個女人走遠。

旋即,一道高大的身影映在了她麵前的地板上,強大讓人不容忽視的氣場自背後而來,周圍的人也紛紛將視線有意無意的投來。

這種反應——

秦禾歎息了一聲,她現在幾乎能察覺到男人身上的氣息和沉水香的味道。

這種近乎於第六感的感覺讓她十分煩躁轉身,果然,顧其琛已經站在了她的身後。

秦禾麵上不動聲色,淡淡的打招呼:“顧總也來了。”

顧其琛目光微閃,應了一聲嗯。

兩人站在一處,本身他們關係就已經很惹人注目,立時有不少人將目光投來。

秦禾有些不適,但想到顧其琛剛纔為自己出頭,站在原地冇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