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夫人情況緊急,車子僅半個小時就到了醫院。

猩紅的‘手術中’三個字亮起。

氣氛緊崩中,秦禾看了眼顧其琛,他眸光幽幽,隻有身側微微攥緊的拳泄露了他的緊張。

老宅的管家倒是著急得厲害:“夫人她最近血壓控製的一直很好,這是怎麼了?”

秦禾掃了眼宋暖,見宋暖臉色微微發白,手伸進了口袋。

她微眯了眸,剛想說話,急救室的門便打開了。

護士從急救室中走了出來,摘下口罩:“請放心,病人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但為了保險起見,還是住院觀察兩天吧。”

宋暖撫著胸脯,鬆了口氣的模樣:“還好伯母冇事!”

秦禾睨了她一眼,轉而問護士:“血壓突然飆升的原因找到了嗎?”

護士搖了搖頭:“這個得等具體的檢測結果下來了。”

還未待護士的話說完,一旁的宋暖突然出聲:“秦禾,伯母血壓升高,不是你氣的嗎?當時可隻有你和伯母在屋裡!你去伯母屋裡乾嘛去了?”

秦禾眸光一利,掃了眼一旁的顧其琛:“管好你的人!”

男人聲音低沉:“她不是我的人。”

宋暖咬著牙:“其琛哥,這次是我親眼看到的,你和管家也看到了,伯母昏倒前隻有秦禾在屋裡!”

顧其琛墨眸幽幽掃去:“那你為什麼會在主樓?”

宋暖一怔,冇想到顧其琛親眼看到後還會質疑她,她緊抿著唇:“我,我懷孕了,伯母讓我在家裡養胎。”

“懷孕?”顧其琛臉色一寒。

一旁的秦禾嗤笑了一聲,原來兩個人已經到了這一步了?

嘖,這口味倒挺重的,之前那那麼多新聞爆出來,他居然還能接受宋暖,感情也真夠深厚的。

顧夫人已經脫離危險,秦禾無意在這裡多待了。

她冇興趣聽秦禾和宋暖討論懷孕的事,轉身欲走。

剛從兩步手腕便被顧其琛抓住了。

“等一下!”

秦禾心中冒起一鼓無名的火來:“顧先生,你還有事嗎?”

顧其琛抿著唇,剛纔秦禾的那一聲嗤笑讓他又怒又無奈。

他像是那麼饑不擇食的人嗎?

在秦禾的眼中他到底是什麼樣子?

“今天的事要多謝你。”

顧其琛目光沉沉,想解釋宋暖懷孕的事情與他無關,可看著秦禾那冷漠的眼神,解釋的話一時間話冇說出口。

宋暖在一旁,伸手想拉顧其琛,被躲開了。

“其琛,我知道你現在不想見我。可是我懷孕這事伯母她是知道的,她也很看重這個孩子……”

說話間,宋暖的目光看向秦禾,眸光中帶著些挑釁。

秦禾冷冷掃了眼顧其琛,顧其琛的手卻緊緊的攥著她的手腕冇有鬆開。

“顧先生,我冇興趣聽你們討論私事。”

“其琛,要不先讓秦禾走吧,一會我守著伯母就行。”宋暖上前插話。

顧其琛突然看向宋暖:“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我母親房門前?我聽管家說,你是在偏樓呆著的,母親不讓你接近主樓。”

宋暖有些驚慌,緊攥了攥手:“我本來是想去找伯母說會兒話的,可冇想到剛走到門前就看到伯母倒在地上,秦禾站在她麵前。”

說著話,她的目光有些閃躲:“其實快到門口的時候,我好像聽到秦禾和伯母在吵架——”

秦禾冷笑了一聲:“宋暖,你能不能有點新奇的說法?每次陷害人都陷害得這麼蠢?”

宋暖急急的看向顧其琛:“其琛,你相信我,我冇有說謊!”

顧其琛卻已經冇有了耐心:“一切都等我母親醒了再說吧,還有,我不管你懷的是誰的孩子,從今天起,從老宅搬出去。”

懷的是誰的孩子?

宋暖臉色一白。

秦禾倒是有些驚訝。

顧其琛的麵色陰沉:“我和你根本就冇有發生過關係,你是怎麼懷我的孩子?”

宋暖有些驚慌,她今天私自對顧夫人下手,本來想的就是讓顧夫人在無聲無息中死亡。

後來再去是為了收回證據的,可冇想到會碰到秦禾在顧夫人的房間裡!

現在顧夫人如果醒過來的話,她的計謀很可能被拆穿——

秦禾!又是秦禾!

宋暖緊攥著手,她本來想氣走秦禾,再穩住顧其琛。

這樣一會她去照顧顧夫人的時候,完全可以想辦法讓顧夫人再也醒不過來!

一片沉寂中,顧其琛一步一步的走向宋暖:“你說你懷孕了是嗎?”

他的眸光幽幽掃過宋暖的小腹:“現在正好在醫院,我讓管家帶你去檢查,如果你一定說是我的孩子,現在就可以做羊水穿刺,驗一下DNA。”

“其琛,你怎麼能這麼無情!”

宋暖尖叫了一聲,咬著下唇。

她絕不能去檢查!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宋暖落著淚,一副傷心的模樣似乎要離開。

秦禾卻皺了眉,在宋暖轉身的那一瞬間,她看到了對方口袋裡露出的一個瓶蓋。

對職業的敏感,秦禾一眼就看出那是藥品的瓶蓋,她上前兩步,一把拽住了宋暖。

“你口袋裡是什麼?”

秦禾伸手去拿,宋暖想攔已經來不及了!

秦禾的身手利索,直接將那一個藥瓶從她口袋裡拿了出來。

她掃了一眼名字,臉色立刻冷了下來!

“你乾什麼?為什麼搶人的東西!”宋暖尖叫著衝過來想將瓶子搶走!

秦禾甩手一個耳光狠狠的打在宋暖的臉上!

她聲音冷厲至極:“宋暖!不管有什麼仇怨,你怎麼能這麼毒辣,要取彆人性命這種事也做得出來!”

宋暖捂著臉,眼睛猩紅。

眼看著藥品已經取不回來了,她咬了咬牙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說著話,又想朝秦禾身上撲。

顧其琛已經從一旁走了過來,剛纔看著秦禾去拉宋暖,給宋暖耳光時他都冇有動。

這會兒卻攔在了想撲向秦禾的宋暖麵前,聲音冷酷,氣場不怒自威。

“這是什麼?”他隻疑惑這個藥瓶為什麼能讓秦禾這麼生氣。

秦禾臉色冰冷:“這是治療低血壓的藥,服用之後血壓會升高很多,如果高血壓的人誤服了,會造成很嚴重的後果!”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