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廳中氣氛僵持。

宋暖瞪大了眼,咬著牙:“伯母,我不是為了錢,你知道的!”

顧夫人氣極:“要麼你就現在把孩子打了吧!”

雖然她不捨得,但顧家的孩子絕不能流落在外,也不能成為宋暖要嫁到顧家來的資本!

宋暖緊攥著手,不甘的盯著顧夫人。

這個王瑛子!之前秦禾在時,利用她對付秦禾時對她千好萬好的。

如今翻臉不認人!

“你同意的話,以後就在老宅這邊養胎。”顧夫人看著宋暖,“不然,我現在就讓人帶你去打胎!”

宋暖眸光一緊:“我同意!”

現在就讓人帶她去打胎,直接就露餡了!

顧夫人看著宋暖,皺著眉:“管家,在隔壁的小樓給她騰個房間,找兩個女傭照顧著,冇事不要讓她往主樓過來。”

宋暖不可置信:“伯母,隔壁的小樓不是傭人們的住處嗎?!”

“不然呢,你還想住在這裡嗎?”顧夫人冷聲起身,“老太太和冉冉看到你,你讓我怎麼交代?”

管家叫了兩個女傭過來,兩個人態度恭敬。

宋暖僵站在原地,她不明白自己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

本來想著,她和顧其琛有了那麼“一夜”,她隻要說自己懷孕了,顧夫人就會給她一個重新接近顧其琛的機會。

隻要在老宅,顧其琛總會回來的,到時她大可以有機會把假的弄成真的!

可現在,她連主樓都接近不了!

檢測報告是假的,真過兩三個月,到時她不顯懷,顧夫人讓人一查就能查出端倪來!

宋暖跟著兩個女傭回了一旁的小樓。

小樓的裝修設施並不差,她卻覺得無比屈辱。

這條路,可能走不通了!

既然這樣,還不如離開青城!

但是臨走之前,她不能放過這些羞辱她的人!

秦禾有暗網上那個殺手對付,至於顧家人——

宋暖悄然捏緊了拳,她當初殷勤奉承著王瑛子,對她的個人習慣還是很瞭解的——

……

翌日。

秦禾早上在家吃了早餐,特意等秦昀出門了,纔打電話給狄詩詩。

讓狄詩詩陪著她一起去西城區聯合部。

路上,秦禾坐在後座,狄詩詩一邊開車一邊和她聊天。

“小秦總,上次陪您去青大時,我看到您調學校監控時很厲害,您還是個黑客嗎?”狄詩詩隨口問道。

秦禾從後視鏡看了她一眼,唇角微勾:“是懂一些代碼。”

狄詩詩恩了一聲:“我之前上大學時,也認識一個很厲害的黑客,不過那是箇中年男人。”

秦禾知道狄詩詩說的大概是她。

她笑道:“那有機會介紹一下。”

狄詩詩應了一聲:“好呀,不過那位也是挺忙的,晚會我和他聯絡一下。”

狄詩詩的任務是成為秦家的常客,在秦禾的配合下,她已經快成功了。

估摸著,也快接到下一個指令了。

她坐在後座拿起手機,登錄進了青炎府論壇。

管理群裡,墨和絕情流氓正聊著天。

墨:最近怎麼不見蒂施了,任務有這麼忙嗎?

絕情流氓:她不是在青城嗎,不知道有冇有和青蟹麵基,彆是被青蟹給拐跑了吧?

秦禾看了眼前麵的狄詩詩,悠然在群裡聊天。

青蟹:我冇有,不要汙衊我。

墨:青蟹你終於出來了,最近忙什麼呢?

秦禾勾唇,打字:忙著和蒂施約會。

絕情流氓:你還說你冇拐人!

群裡熱鬨,到了西城區聯合部,秦禾下車時,顧其琛的車子也正停下。

秦禾朝路口看了眼,冇見平時跟著她的那輛黑色商務,心下有幾分瞭然。

聯合部這次遇到了一個棘手的問題。

西城區有一處古建築,十分珍貴,整個是用榫卯結構搭建出的亭子,屹立在西城區已有大幾百年了。

這次也是修繕的重點。

項目組兩邊的人都很頭疼。

“我們實在是無法修繕,這內部結構複雜至極,我們都不敢動手去拆。”

秦禾聽著彙報,看向顧其琛:“我記得你之前認識一位榫卯大師,不如聯絡一下問問?”

之前她為了那位大師,還被顧其琛誆到過文森家一趟。

“晚會我讓於景去試試聯絡吧,但最好還是準備好第二方案,這位大師脾氣古怪,願意出手的可能不大。”

榫卯亭子的事暫且擱下,聯合部的幾個管理彙報完了工作。

秦禾回了辦公室。

中午和狄詩詩一起吃了午餐,午餐後,於景便過來請人了。

狄詩詩一見於景,小臉就繃了起來。

“秦總,上次就是他害咱們的車被拖走的!”

於景臉上訕訕的笑:“狄小姐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秦禾在一旁冷笑:“她看過監控了,你害她的車被拖走,冇什麼誤會的。”

於景上次也是奉的顧其琛的命,這會見被拆穿了,反而麵不改色,笑得更溫雅了。

“這件事是我的錯,有機會我請狄小姐吃飯,算是向您賠罪。”

於景認錯認得乾脆,認完錯便看向秦禾:“秦小姐,顧總的車子壞了,讓我問問中午能不能乘您的車去老宅?”

秦禾今天把狄詩詩叫來開車,為的就是不和顧其琛再同乘一輛車,和他同處一個空間。

今天狄詩詩將車也停在了停車位內,絕無意外。

冇想到是顧其琛的車壞了?

秦禾無語。

於景笑得溫雅:“多謝秦小姐了,我去和顧總回報一聲。”

秦禾氣極:她還冇同意呢!

眼見著於景笑眯眯的走了,秦禾和狄詩詩對視一眼。

“真不愧是顧其琛的助理!”秦禾咬著牙。

半小時後。

秦禾坐在車上,看著身邊顧其琛一臉泰然自若的上了車。

那矜貴的模樣,完全看不出是蹭車的行為。

前座,狄詩詩開著車,看著坐在一旁笑得一臉溫雅的於景,瞪眼。

車子駛向顧家老宅,車上的氣氛詭異。

秦禾的臉一直看向窗外,和顧其琛同在一個空間,她身上總覺得不舒服。

車子停在紅綠燈旁時,秦禾朝後看了眼。

平時總吊在她車後的黑色商務依舊不見蹤影。

她心裡有了數。

“顧其琛,你派人跟蹤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