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暖看著男人的照片,臉色發青。

她攀上宋強,擠走了他身邊的所有女人。

又甜言蜜語的哄著宋強收她為養女,算是終於洗白了自己的身份,對外,她成了宋家的大小姐,有了光鮮亮麗的身份。

宋強死後,她燒了宋強所有的照片,將男人存在過的痕跡都毀了。

她繼承了宋家的百萬家產,隨後出國留學——

宋暖緊攥著檔案夾,當年顧其琛找到她時,說小時候被宋小姐救過一命。

她當時還納悶,宋強在她之前並冇有女兒。

但她還是默認下來,畢竟那是顧其琛啊——

顧夫人看著宋暖發白的臉,嗤笑了一聲:“怎麼,不認識這個男人?”

宋暖咬著下唇,無辜的看向顧夫人:“伯母,這個是我父親。”

“你父親?”顧夫人如今對宋暖已經是嫌惡至極,“宋暖,你可真是不見黃河不掉淚!”

宋強和宋暖的關係雖然難查,但對顧家來說,想掀出當年的真相還是易如反掌的。

顧夫人派的人找到了宋強當初的那些情人們。

那些女人當年都或多或少的被宋暖給坑過,提到宋家大小姐,隻嗤笑。

什麼大小姐,就是個陰毒的小賤人。

客廳中安靜,宋暖緊捏著手,腦子轉得極快。

不管顧夫人到底查到了什麼,就算是把宋強那個死鬼拎到她麵前,她都不能承認!

一旦承認,她的人生可就全完了!

“伯母,您是不是聽到了什麼謠言?”宋暖臉色脆弱,想去拉顧夫人的衣襬,被女傭攔下了。

“宋暖,從今天起,你和我顧家再冇有一絲關係,如果你敢出去亂說,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顧夫人從桌上,拿起準備好的一張卡。

輕蔑的扔到了宋暖麵前的地上:“你這種女人不就是圖我顧家的財和勢麼,這裡是一千萬,拿著錢永遠的消失!如果讓我知道你再去糾纏我兒子,我要你的命!”

卡片落在地上,宋暖垂著頭,肩膀微微聳動著,看起來很是傷心的模樣。

她垂著的腦袋下,一雙眸子腥紅含恨。

拿一千萬就想打發她?當她是傻子嗎?!

顧其琛隨便給她一個資源,帶來的都不止是一千萬。

而且,如果嫁給顧其琛,顧家的一切就都是她的了!

“管家,送客。”顧夫人起身。

一旁的管家立刻上前:“宋小姐,請您離開吧。”

宋暖咬著牙,死死的盯著顧夫人:“伯母!您為什麼不聽我解釋啊!”

顧夫人對於宋暖的話,已經是一句也不想聽了。

她已經轉身離開,上樓去了。

宋暖不願意走,被管家叫了兩個女傭,拉著離開了。

快到顧家大門前時,宋暖掙脫了女傭。

“我自己走!”

兩個女傭看了看管家,管家嫌惡的點了點頭。

顧家大門外不遠處。

幾個記者見到宋暖從顧家出來,立刻悄然抓拍著。

宋暖的眼眶紅紅的,小臉上帶著安心的笑,她垂著頭,縷了臉頰的一縷髮絲。

上車後,宋暖開著車離開了。

幾個記者對視了幾眼。

“宋暖這從顧家老宅出來,心情看起來不錯啊——”

“這,出了這檔子事,顧家還願意要宋暖?”

“誰知道呢,豪門裡的事不是我們能理解的。”

……

秦家。

客廳中,秦禾和明雪打著電動,秦昀和明馳坐在不遠處的沙發上聊著天。

這次將月行殺青,明馳打算休息一段時間不再接戲。

兩人聊到秦禾身上時,明馳眸光幽幽的掃了眼秦禾的肚子。

“哥,禾兒這身子——”

秦昀掃過秦禾,這腰身,眼看著也是瞞不住了。

秦家和明家是親如一家的,秦昀壓低了聲音,將秦禾離婚後才發現懷孕的事說了。

明馳臉上的笑意斂了幾分:“其實打掉纔是個最好的選擇,起碼對禾兒來說是。”

“這事讓她自己做主吧,畢竟她肚子裡也是我們的小侄子或者侄女兒呢。”秦昀輕聲,“這事複雜,你彆讓明雪知道太多細節。”

明馳點了點頭。

難得的家庭聚會,四個人湊一起給海城那邊打了視頻通訊。

秦禾笑眯眯的和外婆聊了會天,外婆的身體大好,視頻裡,舅舅明昱升看到明雪,立刻虎了臉。

“讓小雪給我過來!”

明雪閃閃躲躲的不敢麵對鏡頭。

明昱升冷笑著:“我聽說你前陣子和賀家的打架了?你倒是越來越能耐了,現在惹事都惹到青城去了!”

“爸,這事也怪不了我。”明雪小聲。

可還是被明昱升訓了一頓。

下午的時候,明馳要回自己在青城的住處了。

他怕狗仔和粉絲打擾了秦家,秦昀和秦禾再三挽留都冇留住。

等到明馳和明雪都走了,秦禾回到客廳中坐下,吃了點水果後就拿起平板工作。

她短視頻平台翻看著各種留言,遇到感興趣的就回覆解答一下。

秦昀吩咐了人準備晚餐,隨後也坐在秦禾對麵處理公事。

時光靜謐,秦禾翻看完了評論,見哥哥還在凝神處理秦氏的事,又打開了平板上加密檔案夾。

那裡存著她對萬方論的一係列藥方分析。

如今她不止是看藥方了,更多的是想吃透其後的隱秘。

秦禾按著加密檔案的方法,把萬方論從頭到尾按規律重組,仍冇看出什麼端倪。

隻是文字的加密方法就甚多,真要解開萬方論的謎,怕是要花費不少功夫。

秦禾一直處理到了晚上,管家到了客廳,和兩人說晚餐已經備好了。

晚餐桌上,兄妹兩個邊吃飯邊閒聊。

“家裡的保全我又增加了一批,都是從陸氏的保全公司找的,陸銘熙精挑細選出來的,都信得過。”秦昀道。

秦禾點頭:“你看著辦,哥,你的腿最近恢複得還好吧?”

秦昀的腿已經差不多完全恢複了,能正常行走,隻是不能劇烈運動。

“挺好的,過陣子應該就能大好了,我每天有複健。”

“恩。”秦禾想了想,“哥,你知不知道挽挽去海城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