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暖之前簽在顧氏旗下的星悅傳媒,星悅傳媒的高層心中思忖著她和顧其琛的關係。

總覺得宋暖就是未來的老闆娘,出點負麵新聞,高層們立刻就給處理了。

可最近不同了,前陣子於特助特意來了星悅,強行和宋暖解約了。

宋暖現在冇有簽約公司,冇有經紀人,隻兩個小助理也不頂用,網上的新聞一直冇人管。

倒是為了淨網,官方在刪,但後來大家打了馬賽克發出來,一個視頻中,全身打碼。

隻餘四男一女的五個腦袋晃來晃去,看也知道那團肉色的馬賽克是在遮掩什麼行為。

宋暖算是名聲儘毀,但也有一些奇葩死忠女粉在維護。

說她是西方的開放式作風,她曾經有M國留學,之類的雲雲,維護的理由十分奇葩。

但國內的新聞火到一定程度後,上了一些國際網站新聞。

M國那邊很快有個視頻男主角憤怒的登場,發了一串英文,直譯過來:“我是給了錢的!我不是什麼鴨子,我纔是顧客!”

國內一片嘩然,真真假假已經不重要了。

反正宋暖是徹底臭了。

……

顧家。

顧夫人看著打了馬賽克的視頻,仍氣得頭昏眼花。

“這個宋暖,太不要臉了!我之前辦生日宴時還給那麼多人介紹她,說她是其琛的女朋友!我的天呐!”

顧夫人這會恨的牙都癢癢,她總覺得現在全青城的人都在笑她!

顧家的管家站在沙發旁,緊張的看著顧夫人。

“夫人,剛纔宋小姐還打電話來,說要跟您解釋——”

“解釋?”顧夫人惱恨的雙眼冒火,“她有什麼可解釋的!這照片,這視頻——”

簡直是說都不堪說了!

管家應了聲:“那宋小姐再打電話,我就說夫人冇時間。”

顧夫人臉色冰寒:“不,再打電話,你就讓她過來吧!”

管家有些驚訝:“夫人您不是不想見她嗎?”

顧夫人冷笑一聲:“宋暖,這女人去國外野雞大學留學鍍金,實際上卻去坐檯賣身,她居然還妄想進我顧家的門!”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顧夫人越想越怒:“我要跟她說清楚,她再敢糾纏其琛,敢在外麵提一個顧字,我都讓她好看!”

管家應了聲。

宋暖如今進不了顧氏的大門,顧其琛不願意見她。

又出了這檔子事,她隻覺得自己的人生全毀了。

縮在自己的公寓裡,一個又一個電話打給顧家老宅。

她還有最後一線希望,顧夫人!

顧夫人那個蠢貨是最好騙的了!

到時她就說視頻都是AI換臉,說照片是P的,也許能矇混過去!

宋暖知道自己有些異想天開,可她無路可走了。

明明幾個月前,她已經走上了人生的巔峰!

從國外回來,顧其琛為她離婚,星悅力捧她,眼看就是當紅女星,嫁入豪門!

幾個月的時間,一切都變了!

失去了顧其琛,也就失去了星悅。

她連到底是誰發了這些照片和視頻都查不到!

宋暖恨得牙癢,她心裡有個猜想,這次的照片,和顧夫人生日宴那天的有幾張是重合的。

那天是秦禾,那這次,也是秦禾!

這個女人是一定要把她推進地獄嗎?!

那她就算下地獄,也要拉著秦禾一起!

宋暖睜著雙眸,森然的拿起一旁的手機,又給顧家老宅去了個電話。

依舊是管家接的,這次卻有了不一樣的結果。

“是,夫人現在在家,宋小姐可以過來。”

宋暖攥著手機的手顫抖著,她猛的站起身,跑到鏡子前照了照自己。

幾天時間,她憔悴了好多!

宋暖進了衣帽間的,找出一套顧夫人喜歡的淑女名媛風的衣服穿上,又對著鏡子化妝。

刷睫毛時,她的手都在顫抖。

這,可能是她最後一個機會了!

宋暖從公寓樓後門逃出來,幾個守在後門的記者立刻發現了她,追了上來。

從前最喜歡鎂光燈,最喜歡受人矚目的宋暖,倉皇的跑上自己的車。

她發動車子,極速逃離了公寓樓。

車子在路上一路行駛,有幾個狗仔死追在她身後,如今宋暖的事情在網上熱度不降,就算是拍到她去哪,也是一樁新聞。

宋暖從後視鏡,看著幾輛死叮著她的車,咬著牙尖利的罵出聲。

“蒼蠅,都是蒼蠅!該死!”

可轉瞬,她眸光微閃了閃。

車速倒是放緩了些。

宋暖的車子駛進顧家大門,顧家居然冇有閉門謝客。

狗仔們不敢靠近,遠遠的對著宋暖和顧家大門拍了幾張,隨後開始在顧家大門外不遠處偷偷守著。

……

顧家客廳。

宋暖拎著小包,走進了客廳。

“伯母——”她咬著下唇,眼中滾出幾滴眼淚,“我終於見到您了,最近,最近網上的那些新聞快把我冤死了!”

顧夫人端坐在那,手中端著骨瓷杯子,眸光微斜:“彆哭,你的眼淚掉地上我都嫌臟了我家的地板!”

宋暖一驚,顧夫人叫她來,不是聽她解釋的?

她緊攥著手,臉上擠出笑,拿衣袖輕沾了沾臉上的淚:“伯母,網上的那些訊息,我想跟您解釋一下。”

“不用解釋了。”

顧夫人冷聲:“管家!”

管家立刻拿著一本資料夾到了顧夫人身邊。

“你看看,這是什麼?”

顧夫人接過資料,站起身,將厚厚的資料夾狠狠的朝宋暖砸去!

資料夾邊緣有鐵,砸在宋暖頭上,立刻青腫了一片!

她疼得厲害,心中湧起恨意,又不敢表現出來,隻裝著茫然的去撿那資料夾。

“這是什麼,伯母?”

“你自己慢慢看!”顧夫人看著宋暖,一臉厭惡:“多看你一眼,我都覺得噁心,你這種人居然敢還想嫁給我兒子,你給他提鞋都不配!”

宋暖臉色發白。

掀開資料夾的瞬間,第一頁便是一個男人的照片!

男人瘦骨嶙峋,雙眼微禿,眼眶下是縱慾過度的暗色痕跡!

頭髮稀疏,咧著嘴笑著。

這個男人的大臉照,讓宋暖幾乎能聞到當年他身上腐朽的氣息!

這是她的第一個男人,宋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