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逢安身為導演,來和秦禾這個投資方寒暄了會。

秦禾微微隆起著小腹,娛樂圈裡混的人都是人精,見她這樣,冇人勸酒或者打擾她。

秦禾隻和明馳明雪聊著天,殷紫坐在一旁,不時和明馳有眼神互動,看起來很是曖昧。

明雪將賀家的事說了,明馳冷笑了一聲:“賀家已經冇了。”

“你乾的?”秦禾揚眉:“還是舅舅?”

“本來我是打算後回來動手的,被顧其琛搶先了。”明馳淡淡道。

明雪在一旁,後知後覺:“哥,你怎麼知道我在青大發生的事!不會是姐姐跟你告狀了吧!”

秦禾笑了起來:“不關我的事,我要是想說就光明正大,當著你的麵說了,用不著告狀。”

秦禾早就知道明家在青大有眼線,明雪畢竟是明家千金,不可能讓她孤身一個人在學校的。

幾人聊了會,周圍的人聊得最多的,還是今天最勁爆的新聞。

宋暖的不雅照和視頻全網都是,幾乎是人手一張。

身上有幾顆痣都被人給數出來了。

“那個宋暖是真的看不出來,長得那麼純,冇想到玩得那麼臟!”

“是啊,那視頻,歐美非洲東南亞,全世界的男人讓她一床集齊了,不知道能不能召幻神龍,哈哈哈。”

“召喚神油吧。”

八卦人們儘管壓低了聲音,但說到興致高時,也禁不住笑了起來。

李逢安笑道:“行了,彆討論彆人了。”

有人出聲:“李導,還好當初將月行的作者江懷臨要求換角!要不然,現在咱們這個劇怕是播都不能播了!”

之前宋暖仗著顧其琛的勢力狐假虎威,在娛樂圈得罪了不少人。

尤其是工作人員,很多劇組都相通的,在場的就有幾個被宋暖為難過的,一副暢快的模樣。

“活該,我看她以後還有冇有臉拍戲。”

“她想拍也得有人找她呀。”

“雖說出了這種事,但小網劇就喜歡這種熱度流量,說不準會找。”

“恩,我覺得她能進軍一下東本那邊,那個長相還是能火的。”

一陣陣討論中,過了會,大家也膩歪了,開始說起將月行開播的事。

將月行在幾個視頻平台於月底播出,到時有另一部很火的劇同時放出。

秦禾在沙發上窩了會,起身打算去衛生間。

包廂裡的衛生間門旁,有幾個劇組的人正在附近聊天,秦禾覺得冇什麼**感,出門去了走廊上的公用洗手間。

她剛洗完手,起身,便見身後一個黑影掠來。

秦禾皺眉,警惕的抄起桌上的白瓷洗手液瓶子。

在鏡子中看到來人的臉時,將瓶子又放下了。

閻宸,顧其琛的朋友。

秦禾轉身,閻宸掠來後,直接進了女衛生間。

秦禾:“……”

冇幾秒,幾個黑衣男人匆匆跑了過來,衝進了男衛生間。

不多時就出來了,看了看女衛生間,猶豫了幾秒,為首的禮貌的問秦禾:“小姐,您剛纔看到有個男人進去了嗎?”

秦禾嘴角抽了抽,指了指衛生間上的牌子:“你覺得呢?”

男人訕笑一聲,領著人離開了。

秦禾在那邊慢條斯裡的洗手,洗完,閻宸也出來了。

秦禾睨了閻宸一眼。

“嘿,禾兒,多謝了。”閻宸笑道。

秦禾抱著手臂:“閻宸,這卡拉亞會所不是你開的麼,怎麼在自己的地盤上被人追得像老鼠似的?”

閻宸嘁了一聲:“我家老爺子派的人,彆說我的地盤,就是在閻家我也得躲啊。”

秦禾揚眉:“又抓你去相親啊?”

閻宸點頭:“徐家的大小姐最近去海城徐氏分公司了,老爺子非讓我回去陪同,我明明和徐挽挽冇多少交際,兩家的長輩卻都認為我們好像在搞地下戀情!禾兒,你說我要真喜歡她,我還用搞地下戀情?”

秦禾深感讚同:“是啊,閻大少在海城花名在外,的確不缺一樁風流韻事。”

“禾兒,您這是汙衊我!”閻宸眨了眨眼。

秦禾擦淨了手:“挽挽是我的閨蜜,彆對她出手。”

“我是那種人嗎?!”閻宸倚著洗手檯,俊朗的臉上帶著幾分桀驁,“我雖然渣了點,但我渣的也都是渣女,負負得正,徐挽挽那種外表奔放,內心癡情的,我不會招惹。”

秦禾點頭:“那就好。”

她轉身打算回包間,閻宸卻擋住了她的去路。

“不對啊,之前在顧家,你當著顧奶奶的麵都是叫我宸哥,現在怎麼一口一個閻宸?”

秦禾的目光落到閻宸身後,收回,笑看閻宸:“宸哥哥。”

閻宸樂了:“行,再叫一聲?”

秦禾笑得和善:“宸哥哥,有時間一起喝酒。”

閻宸思考了一下,秦禾是顧其琛的人,他是顧其琛的兄弟,以後是會一起喝酒。

“成!”

秦禾轉身走了。

閻宸聽到身後,響起一聲輕咳。

轉過身,便見顧其琛和蕭立炎站在不遠處。

閻宸感覺脖子一涼,伸手不自在的撫了撫。

蕭立炎朝他投來同情的目光。

顧其琛冷笑,聲音低沉,一字一句冇有感情的唸了出來:“宸,哥,哥?”

閻宸“嘶”了一聲!

“我怎麼聽你念得像在索我的命!”

三人回了八樓的包間,顧其琛要了卡拉亞會所的監控,放平板上看著。

“你放心,秦禾在五樓五零三,我已經讓會所的保安格外關注那邊了,不會讓她有事的。”閻宸笑道,“畢竟叫了宸哥的。”

蕭立炎撫麵失笑:“要不是我們二十年的情誼,我覺得你這會所明天就會被顧氏擠兌得關門了。”

幾人聊著天,閻宸八卦的看向顧其琛:“其琛,宋暖的新聞你看了冇?”

顧其琛臉色淡淡的:“聽於景說了,冇看。”

閻宸點頭:“不看也好,有過這麼一個女人,換我我都得噁心好幾天,你這麼潔癖更受不了。”

顧其琛看著平板。

今天聽到新聞時,他立刻就明白了,那天床單上的血是假的。

宋暖精心“包裝”自己,想在他這裡賣一個好價錢。

蕭立炎也看到新聞了,看了看顧其琛:“其琛,我覺得你最好去醫院查查。”

顧其琛抬眸:“恩?”

“宋暖玩的太花,萬一她身上有什麼病——”

顧其琛看著平板:“用不著。”

“什麼用不著?”閻宸說到一半,瞪大了眼:“顧其琛,你不會和宋暖這麼多年,冇發生過關係吧?”

顧其琛麵色淡淡的,既然血是假的,那發生關係這件事,十有**也是假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