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監控上,狄詩詩看到她的大眾旁站著一個男人,個子挺高,長得挺帥,戴著眼鏡,一副斯文模樣。

這是顧其琛身邊的助理,於景。

狄詩詩拿出手機,悄然錄了下來。

視頻上,於景站在車邊,手中拿著個車鑰匙,儼然一副車主的模樣。

交警憤而警告:“再不挪車,我就讓人拖走了。”

於景笑得很帥,但在狄詩詩眼裡,無異於斯文敗類!

他回交警:“你拖一個試試!”

交警先生是正義的化身,哪裡受得了這種挑釁。

冇一會,就讓於景知道了厲害,她可愛的大眾被拖走了——

狄詩詩氣得不輕。

今天的事,讓她覺得顧其琛這人很可怕,冇想到他的助理也這麼陰險!

明雪的事情不大,秦禾也冇有給明家打電話說這事。

回到秦家,秦昀還冇下班,秦禾窩在家裡找出萬方論,開始啃書。

啃到中午,她吃了午餐後,就收到了狄詩詩的視頻。

於景是拖走車的罪魁,那讓顧其琛就是吩咐於景辦這事的禍首!

秦禾皺著眉,顧其琛到底想乾嘛?

她一直覺得這男人對她,是拋棄後發現她是秦家大小姐,引起了好奇。

再加上她失憶了,有些人會對自己丟過的東西重新產生興趣,但這種興趣並不會太長。

可顧其琛卻像上癮了?

秦禾冇再想下去,她撫著小腹,去家裡的中藥屋,給自己配了劑安胎藥。

下午她就窩在那,自己熬藥,熬完喝,喝完吃了小點心,繼續啃書。

時光變得安逸,秦禾撫著隆起的小腹,眉眼間是母性的溫柔。

她很期待自己的小寶寶。

她冇有去查寶寶的性彆,不管是男是女,她都很喜歡。

……

顧其琛去了趟賀家,從賀家出來後,直接去了顧氏。

車子剛停到顧氏集團門前,一個女人便從路旁突然衝了出來!

於景險些刹車不及,猛踩刹車後看著已經攔在車前的宋暖,嚇出一身冷汗。

“顧總,是宋小姐!”

顧其琛早在路邊有人影衝出時就有了防備,如今一隻手抵著前座的椅背,眸光陰鷙,幽涼的像深冬的雪潭。

宋暖一臉倉皇,嫩白的小臉上,一雙美眸哭的紅通通。

她攔下車後,直接衝過來拉開了顧其琛的車門。

“其琛!”

“讓開!”顧其琛冷聲。

宋暖死死的將手隔在了車門處,不讓顧其琛關上車門。

“其琛,我真的要瘋了,不要再這麼對我了好不好,以後你讓我做什麼都行。”

宋暖的目光絕望,淒涼,她本來就是純淨的長相,一雙美眸眼尾微微下垂,不用什麼表情都有種無辜感。

如今傷心之下,猶如迷失在林間霧中的鹿,那雙眼睛澄澈的似乎能一眼看到底。

顧其琛冷冷的看著宋暖,他當年被舊情矇騙了太久,其中大概也有宋暖的演技成份。

可現在——

“我說過,讓你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顧其琛的聲音冷漠,“再有下一次,我會讓於景把你送出青城,你不會有機會再回來。”

宋暖咬著牙:“其琛,可是我已經把自己交給你了啊!”

顧其琛的臉騰的冷沉了下來。

宋暖心尖一顫。

又是這副表情!好像他吃了什麼大虧一樣的表情!

顧其琛狠狠的拉上車門。

在車門合上的最後一瞬,宋暖鬆開了手,車門合上的聲音巨大。

宋暖怔怔的,如果她不收回,也許,十指已經摺斷了——

顧其琛!

她隻覺得喉間像沁著血,不斷的在心中默唸這個名字。

顧其琛他真的愛上秦禾了!

怎麼辦?

讓秦禾消失?

對,如果秦禾死了,顧其琛一定會重新看到她!

……

秦家,晚上八點,秦禾和秦昀吃完了晚餐。

兩人在客廳休息,秦禾捧著萬方論讀,秦昀在一旁剝了根香蕉,遞給秦禾。

“整天捧著這書讀,真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的。”秦昀笑道。

秦禾搖頭:“哥,你不懂中醫,就不會知道這本書有多珍貴!”

“多珍貴,難道比咱們家保險室中的那些東西還珍貴?”

秦禾揚眉:“那當然,那些財富畢竟是有價的,這本書可是無價的,當年我能在拍賣會花幾十萬拍下這本書,現在想想都是僥倖!這本書可是比咱家保險室裡的那些珠寶古玩貴重多了!”

秦昀一怔。

秦禾說完,也是一抬眸。

“哥,我是什麼時候拍下這本書來著?”

秦昀臉色漸漸凝重,目光落到秦禾手中的萬方論上。

“兩年前,你車禍前的半個月。”秦昀的聲音漸漸冷沉了下來。

秦禾猛的坐起身,翻著萬方論。

秦昀眯眸:“這是本什麼書?”

“中醫古方書,編自宋朝,是原件孤本。”秦禾抿著唇,“我後麵特意做了防潮的。”

兩人對視一眼,都沉默下來。

秦禾的手撫過萬方論。

她和哥哥商議過,一致認為在暗中針對秦家的人,為的是在秦家得到一樣東西。

秦昀對秦禾說過,兩年前她會愛上顧其琛,是因為一場車禍,那時顧其救下了她,兩人就是這樣相識的。

後來,她失憶,也是因為一場車禍。

然後是秦昀的車禍,對方讓她忙碌在醫院照顧秦昀時,深夜潛入秦家她的臥室。

“十有**,就是它了。”秦禾麵色凝重,伸手撫過萬方論的書頁。

“既然潛入的是我的房間,那對方一定是覺得這東西在我手裡。”

秦昀臉色冰冷,將萬方論從秦禾手中拿了過來:“這東西有什麼端倪,價值無法估量也不至於為此害人吧?”

“對方的勢力很大,行跡隱秘,從表麵來看,萬方論是宋朝孤本,宋朝又是中藥發展的最鼎盛時期。”

秦禾托著腮:“宋朝之後再無宋朝,這裡麵有不少已經失傳的精妙古方,但這價值雖高,可我總覺得對方意不在此。”

萬方論,一定有什麼奧秘,是她不知道的!

秦昀拿著書:“這書從現在起,交給我保管,你不要碰了!”

這就是個定時炸彈,既然知道對方的目是這本書,秦昀想讓秦禾安全。

秦禾失笑,一把將書搶了過來:“照哥哥這麼想,我直接把書謄寫下來發到網上,把書燒了不是更安全?”

秦昀揚眉:“倒是個好辦法。”

“我不願意。”秦禾抿了唇,臉上的表情嚴肅了起來,“這夥人為了這本書,當年害我出車禍。”

害她愛上顧其琛,忽視了家人兩年。

又險些要了她哥的命!

秦禾心頭冰冷,有仇不報不是她的風格,她一定要把幕後的那隻黑手給揪出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