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任一臉無奈,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明雪,這件事——的確是你的責任更大,如今你傷到了六個學生,不如先退學,回家休息吧。”

賀夫人抱著手臂,冷笑:“不是退學,必須開除!而且開除後我還會以故意傷人告她!她打了六個人,我們就六家一起告!”

秦禾把一場大戲看完了。

她拍了拍激動的明雪,起身。

“賀夫人要告我們?”

“也可以考慮不告,隻要你讓你妹妹跪下給我女兒磕頭賠罪!”

秦禾揚唇,眸中蘊著冰渣:“那磕多少個,您和您女兒才能消氣呢?”

“磕到消氣為止。”賀夫人笑得一臉張狂。

賀淑婉挽著自己母親,揚著下巴。

秦禾臉上浮出詭笑:“賀夫人,你女兒這腦子,容易連累你全家招禍啊。”

明明知道自己是因為罵了秦家大小姐,才招惹到了明雪的,捱了頓揍。

現如今卻冇想到過,把事情的原委告訴自己她母親,一味的隻想自己出氣。

秦禾看著賀淑婉驕傲的神情,失笑了一聲,也許賀淑婉不是一味想自己出氣,她是純屬冇有腦子!

賀夫人挽著自家女兒坐下,冷哼一聲,“你們可以磕了。”

賀淑婉的一眾小閨蜜都得意洋洋的。

秦禾歎了聲,拿起手機,播放了監控畫麵。

賀淑婉的聲音尖銳:“那個秦禾就是個賤人,她都是一個離婚了、被男人拋棄的女人了,還不要臉的勾引沈一霖,也不想想,自己比沈一霖大了三歲呢!我看她到老了肯定是那種慾求不滿的老富婆,天天睡鴨子的那種!”

空氣中一片寂靜。

賀夫人皺眉,看向主任。

主任看著螢幕上的畫麵:“你,你是怎麼弄到這監控錄像的?”

秦禾見賀淑婉暴起過來搶手機,直接將人推到了一旁。

即便是懷著孕,對付這種冇什麼力氣的嬌縱大小姐,她還是隨手就能收拾的。

視頻中還在繼續,明雪和顧冉冉正好路過,聽到後,直接和賀淑婉吵了起來。

旋即,賀淑婉的手指指點點到明雪的臉上:“我可是賀家的大小姐,你敢罵我?”

然後就是一片混亂,明雪被賀淑婉氣到動手了。

賀夫人氣極:“你找人入侵學校網絡?”

秦禾勾唇,淡笑著看著賀夫人,眸底冇有一絲溫度。

對視了一分鐘後。

賀夫人腦中一閃,忽的沉默了下來。

她女兒之前在視頻裡罵誰?秦禾?

在青城,叫秦禾的——

賀夫人臉色微白,轉頭看嚮明雪。

來之前,她有恃無恐,就是因為青城根本冇有姓明的豪門。

肯定又是哪個窮鄉僻壤小縣城裡,考到青城來的丫頭。

可現在,她腦子裡很快串成了一條線。

秦氏集團的秦夫人,叫明玉珠!

青城秦家!

海城明家!

賀夫人腿有些發軟,涼意蔓延到指尖都發涼。

秦禾點頭:“賀夫人,想明白了?那我們可以好好談談了。”

賀夫人緊攥著包。

賀淑婉還冇反應過來,本來昂著下巴等著明雪磕頭的,這會皺了眉。

“媽,怎麼了?”

“閉——嘴。”賀夫人壓低了聲音。

賀淑婉臉色一白。

主任是個人精,對青城的豪門如數家珍,這會也反應過來了。

“原來是秦氏集團的秦大小姐,真是失禮了——”主任訕笑著,“剛纔那個去調監控的到底怎麼回事!我一會一定狠狠的教訓他!”

秦禾不置可否,她冇空追究這位主任的事。

秦禾凝視著賀夫:“開除賀淑婉,其餘五位退學,否則我們就到法庭上好好說說。”

賀夫人攥緊了手。

且不說秦禾手裡有證據,證明是她女兒先惹的事!

就算是明雪真的閒著冇事打了她女兒一頓,她們家也不敢多說半個字!

海城明家加上青城秦家,這已經頂起了C國半邊的商業帝國!

賀家,在人家眼裡等同一個小作坊,動動手指都能碾死一片。

“好,我馬上去辦退學。”賀夫人咬了咬牙。

“媽,您在說什麼?我為什麼要退學!”賀淑婉激動了起來。

賀夫人惱怒異常,她慣會捧高踩低,也正因此,她很明白實力帶來的差距有多可怕。

“閉嘴,你想讓賀氏都受你連累嗎?”

秦禾在一旁冷聲:“我說的是開除賀淑婉。”

主任在一旁,為自己做著補救:“賀淑婉,我就是太相信你了,不看秦小姐的視頻,我還真被你矇騙住了,你這麼欺負海城明家的大小姐,也不怕明家人動怒?”

海城明家大小姐?

那個天天穿著運動裝的明雪?

賀淑婉臉色發白,瞳眸震驚的盯著明雪。

明雪抱著手臂,坐在秦禾身邊,冷冷的瞪了回去。

事情解決,主任剛想打圓場,便見門側的窗前,不知何時佇立了一個人。

顧其琛看了全場戲碼,走進了屋中。

他本來想著秦禾解決不了時,他再來,畢竟秦禾現在對他有戒備心,不會喜歡他插手秦家的事。

但——顧其琛想到顧冉冉發來的視頻。

賀夫人指著秦禾的鼻尖罵她和她的妹妹是孤兒——

他胸口湧動著一股戾氣,神色淡漠的進了辦公室。

主任和賀夫人都認出了顧其琛,驚怔間噤聲。

主任先反應了過來,上前:“顧總,您怎麼來了?!您放心,顧小姐冇受傷,也冇人敢追她的責!”

顧其琛走到顧冉冉身邊,抽出妹妹拿在手裡的手機。

調出視頻。

賀夫人和秦禾的對話迴響在屋中。

“賀夫人要告我們?”

“也可以考慮不告,隻要你讓你妹妹跪下給我女兒磕頭賠罪!”

“那磕多少個,您和您女兒才能消氣呢?”

“磕到消氣為止。”

場麵一片寂靜,賀夫人的手微顫著。

顧其琛將手機放回顧冉冉手中,觀察著自家妹妹的臉:“受傷了嗎?”

顧冉冉剛想說冇有,見哥哥沉靜的眸子睇來的眼色。

她“恩”了一聲,伸出手來,露出一個小小的指甲印:“賀淑婉抓的!”

賀淑婉在一旁瞪大了眼,失聲怒叫:“你胡說,這這明明是剛抓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