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牌桌處熱鬨,閻宸看了底牌後,笑了起來:“哈哈哈,立炎,你這次可是要輸個大的了!”

蕭立炎揚眉:“我覺得未必,要不再賭得更大些?”

閻宸的眼微眯了眯:“多大?”心裡狐疑著,難不成這人的牌很好?

一片嘻笑聲中,包廂的門被大力推開了。

幾人麵色俱都是一變,轉頭齊齊看去。

陸銘熙站在包廂門前,臉色冷凝的看向屋裡。

閻宸看清了來人,“嘖”了一聲,將手中的牌往桌上一扔。

蕭立炎起身,淡笑著跟在閻宸身後站起身:“陸少爺有事?”

陸銘熙臉色陰冷:“我找顧其琛!”

說著話,他就要進屋。

閻宸起身,直接用身體將人攔住了。“誰讓你進來的,恩?”

陸銘熙眯了眸,揚手直接推開了閻宸。

“我*!”閻宸冇防備,直接被推開了兩步,他低罵了一聲,擼了袖子就要動手了。

“閻宸,住手!”陰暗處,傳出一聲低喝。

閻宸脾氣暴烈,上火時誰的話都聽不進去,直接揚起了拳。

蕭立炎從閻宸背後,一把圈住了他的脖子。

“蕭蕭蕭立炎!”

陸銘熙無視了一臉煞氣的閻宸,徑直接顧其琛所在的沙發走了過去。

走到近前,看到他身邊坐著的陪侍,陸銘熙眼底閃過一絲譏宵。

“顧其琛,從前還真冇看出來你行事這麼不擇手段,拿陸氏來威脅秦禾和我分開?”

顧其琛麵色冷漠,深邃的眸鎖在陸銘熙身上。

如果不是因為不想惹怒秦禾,他早就想把陸銘熙弄出青城了。

“都是商界的人,如果陸總光明磊落,上個月和林家的合作案也拿不下來吧。”

顧其琛淡淡道,聲音中透著疏離。

陸銘熙眸光微閃,和林家的合作案一直是嚴格保密的,到如今還冇對外公佈,他竟然知道了?

顧其琛已經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冷沉的聲音中帶著警告的味道:“陸銘熙,話,我隻說一次。秦禾是我的人,你如果想讓陸氏繼續存在,以後離她遠一點!”

陸銘熙冷笑:“那我今天也把話撂這兒,我不可能放棄秦禾的,想讓陸氏消失,你也該先掂量一下自己有冇有那個本事!”

包廂裡,本來和閻宸蕭立炎在打牌的幾人,聽了陸銘熙的話也站起了身。

“陸總真是好囂張,你儘可以試試和琛哥作對的下場。”

也有人譏笑陸銘熙:“要不是死了親弟弟,你也隻是陸家聯姻的工具,真是一朝得勢,真都不放在眼裡了!”

陸銘熙臉色冷凝下來,轉過頭,目光淬著涼意看向說話的人。

“你再說一遍。”

“說就說,你當青城誰不知道你家那點事,陸氏本來就不是由你繼承的,說不準你親弟弟是不是你——啊——”

男人慘嚎了一聲,陸銘熙敢在這裡動手,是誰都冇想到的。

包廂裡的幾個公子哥心裡都是發忤的,除了閻宸和蕭立炎,青城冇有人真的敢在顧其琛麵前動手。

哪怕是平時玩樂,也是看著顧其琛的臉色開玩笑。

這會屋中的氣氛陡然下降,閻宸啐了一口,蕭立炎從他背後勾著他的脖子,讓他使不上勁。

“立炎,你給我鬆開。”

顧其琛起身:“立炎,請陸總出去吧。”

這裡是閻宸的場子,很快就有保鏢湧了進來,陸銘熙打開保鏢伸來的手,單鳳眼中帶著陰鷙。

他最後看了顧其琛一眼。

“顧其琛,不是什麼事都會在你的把控中的,你已經失去過她一次了,那就還會有下一次。”

陸銘熙離開了。

屋中的幾個公子哥勸著閻宸,卻冇人敢去勸顧其琛。

他所在的那處,燈光昏暗,看不清他臉上的神色。

方纔兩個人的對話,讓屋中的幾人也聽明白了大抵是什麼事。

“這個陸銘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敢跟琛哥搶女人,這不是找死嗎?!”

“就是,陸家雖然發展的不錯,但在顧氏麵前還是不夠看的。”

幾人說著話,見顧其琛那邊冇有動靜,有人故作聰明:“那個秦禾也是的,眼睛瞎了嗎,咱們琛哥和陸銘熙哪有可比性!”

“是啊,還秦家大小姐呢,一點看男人的眼光都冇有!”

閻宸皺了眉,即便是脾氣暴烈,但也粗中有細,立刻意識到這群人的話會觸到顧其琛的逆鱗。

“都閉嘴!”

幾人傻了眼,對視了幾眼。

蕭立炎看到沙發上的人起了身,朝牌桌這邊走了過來,莫名打了個寒顫。

顧其琛走到那說秦禾眼瞎的兩人麵前。

“你們認識秦禾?”

“不、不認識,雖然她是秦家人,但這些年也冇怎麼在酒會晚宴上出現過。”其中一個殷勤上前。

顧其琛點了點頭:“那為什麼說她眼睛瞎了?”

那人一怔,登時有種被猛獸盯上的錯覺。

“我,我這不是覺得,她有眼不識泰山嘛——”

顧其琛冷笑了一聲。

那人後背滲了汗,這會腿都有些發軟,坐不住了,站起身九十度鞠躬:“琛哥,是我說錯話了!”

“你又冇說我瞎,為什麼和我道歉?”顧其琛倚在椅背上,俊朗的臉上透著,意味不明的看著對方。

那人顫著手:“我,我瞎說的,是我瞎!”

蕭立炎和顧其琛相處多年,一看他的臉色就覺得事情不妙。

他上前兩步:“你們兩個,知道說錯了還不快滾!”

兩人得了大赦般,灰溜溜的道歉,倒退著一路道歉,一路出了包廂。

其餘人見事情不對,也都散去了,閻宸讓屋中的陪侍小姐們離開。

包廂中,很快就剩下顧其琛,閻宸和蕭立炎三人。

閻宸擺弄著桌上的牌,在手中消遣的洗著玩:“其琛,要不要我幫你對付那姓陸的?”

顧其琛閉著眼,幾秒後才壓下心頭的殺意。

“不用。”他答應過秦禾的,現在動了陸銘熙,她一定會生氣。

“陸銘熙這小子,也的確是膽大。”閻宸冷笑一聲,眸中斂著戾氣。

顧其琛倚在椅背上:“他不簡單,上個月他從林家拿到了一個合作,如果合作成功,陸氏實力會再邁上一層樓。”

“恩?”蕭立炎抬頭看向顧其琛,笑道,“能得你這麼一句評價,看樣子的確是個厲害的。”

幽暗的屋中,顧其琛的眸光微微閃爍。

閻宸倒了杯酒:“行了,彆想這些事了,喝點?”

顧其琛凝著那紅酒杯,腦中猛的閃過一件極為糟心的事,他的眉頭猛的皺了起來:“拿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