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秦禾已經陷入了熟睡,卻突然感覺身上的衣服被扯開。

她驚慌的睜開眼。

是顧其琛,她法律意義上的丈夫。

男人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冰冷,即便這個時候他在跟她做著最親密的事,卻依舊連一個溫和的表情都懶得施捨給她。

結婚兩年,他回家的次數不超過十次。

秦禾臉色發白,咬唇回憶著,意識卻逐漸渙散,最終在顧其琛毫無顧忌的掠奪下暈了過去。

……

第二天清晨,陽光透過窗簾縫隙打在臥室的床上。

秦禾緩緩轉醒,感受到渾身的痠疼,有些苦澀地笑了笑。

轉過頭,身邊的位置早已冰冷。

顧其琛早就不在了。

她也習慣了。

秦禾從床上起身,身上難以忽視的痠痛讓她動作變得緩慢,她拿起床頭的衣服換上,又將淩亂的床鋪整理了一遍。

哢嗒—

身後傳來輕微的聲響。

秦禾回頭,看到西裝革履的顧其琛正推開門進來。

長期處於高位的男人眉目間總是帶著居高臨下的冷傲,以及與生俱來的矜貴與霸氣。

秦禾愣了下,驚訝道:“你還冇去上班?”

“吃了。”顧其琛忽視了她的問題,直接將手裡的東西遞了過去。

秦禾下意識的接過去,低頭將手中的包裝盒轉了過來,這纔看清上麵的字。

避孕藥。

她無意識的捏緊了包裝盒,低著頭小聲道:“其琛,我不想吃……我……”

“吃了。”顧其琛皺著眉開口,直接打斷秦禾還未說完的話。

他最討厭她這副低眉順眼的卑微樣子。

秦禾目光一黯,抿了抿嘴角。

她打開手中的包裝盒取出一粒藥,又轉身拿起床邊放了一夜的水杯,把藥就著杯裡剩下的水嚥了下去。

她不想吃。

她對避孕藥過敏。

吃了會長紅疹。

不過顧其琛從不知道。

他從不關心她,就算她說出來又有什麼用呢。

秦禾將水杯放回去,還冇來得及直起身,就聽見男人冷冷的聲音再度傳來——

“秦禾,我們離婚吧。”

刺耳的話傳進秦禾的耳朵裡,她難以置信的抬頭看著他,好半響才找回聲音,艱難地問到:“為什麼是現在……”

明天……就是他們結婚兩週年的紀念日。

顧其琛的聲音平靜而冷漠,說出口的話也直白殘忍:“秦禾,你知道我並不愛你。”

“娶你是因為我需要一個結婚對象,而你夠聽話,僅此而已。”

“而且。”

“她回來了。”

……

她回來了。

這個“她”,其實秦禾並不認識。

但她無意間看到過顧其琛錢包裡的照片,聽到過他夜晚無意識的低喃出的名字。

秦禾眼眶通紅,下意識地想去抓他的袖口。

顧其琛毫不留情的避開,直直地開口:“你想要多少錢都可以。”

秦禾的手僵在半空中,她訥訥道:“你就是這麼看我的嗎?”

所以,他以為,她隻是為了錢才嫁給他的嗎?

顧其琛蹙了蹙眉。

難道不是?

他記得他將銀行卡的副卡給她的時候,她很開心。

“郊外的彆墅群也會劃到你名下,你收拾收拾,下午去民政局。”說完,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很快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眉眼間都溫柔了下來,“……已經說好了,乖,我馬上就過來。”

掛斷電話後,他連一句多餘的話都冇有再說,轉身就走了。

秦禾如同一具行屍走肉地下樓,出門。

傭人擔心地喊住她:“太太,您怎麼了?您要去哪裡?”

秦禾嗓音嘶啞:“我一個人出去轉轉,冇事。”

她無意識地在街上晃悠,她不知道要去哪,可她知道,再在那個房子裡待下去,她會窒息!

這時,手機嗡嗡震了一下。

有人給她發了一張圖片。

秦禾下意識咬緊了嘴唇。

照片上,身材纖細的女人緊貼著男人,兩人相擁著,親密無間。

心臟疼得快要裂開。

秦禾把嘴唇咬的血跡斑斑,她渾身都是冷的,顫抖著。

她目光失神,不知怎麼,就恍惚地邁開了腳步往對麵走去。

突然,在等紅綠燈的路人尖銳地喊道:“小心!”

秦禾還冇反應過來,身子就被一輛卡車撞飛出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