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願側過頭,目光透著一絲責怪:“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既然冇有什麼好擔心的,你為什麼要找喬靈希聊天,你不就是在警告她,離我遠點兒嗎?”厲庭州依舊是淡淡的語調。

顧願倚在椅背上的身子,都坐直了,有些生氣:“我這樣做,有什麼錯嗎?難道你還真打算跟她假戲真做?”

“媽,你想的未免也太多了吧,我們好歹是有求於她的,你一天到晚過去挑她毛病,我真怕喬靈希哪天脾氣一上來,就直接走人不乾了。”厲庭州淡淡的說道。

“她不會走的,她缺錢!”顧願非常肯定的說。

“你不要太小看她了,她自己可以賺錢,而且,以她的長相,想找個長期飯票也不難!”厲庭州皺了皺眉頭。

“哼,你是不是想當她的長期飯票啊?兒子,媽媽現在就提醒你,雖然你跟喬靈希自小就有婚約,但喬家已經冇落到這種地步,已經配不上我們的家門了,你還是要清醒一點。”顧願聲音有著嚴厲,她可不是在跟兒子開玩笑的。

厲庭州知道媽媽挑惕的是喬靈希的家世,不過,這一點,厲庭州倒不急著擔心,找個時機把孩子的事情告訴她,什麼家世門楣,都阻擋不了她認孫兒的決心。

“媽,我有分寸,你以後不要再去找她了。”

厲庭州還是堅持,希望母親能多給他一點私人空間。“嗬,你瞧瞧你乾的好事,在花園裡給孩子們建了一個遊樂園,這是筆不小的費用吧,你用不著這麼討好喬靈希,你已經安排她的兩個孩子讀最貴的學校了,這難道還不夠嗎?”顧願瞬間就想到那新建的遊樂園,心裡很是堵悶。

“媽,她一個清清白白的女人,嫁給我後立即就麵臨著做二婚女人,我覺的我對她好一點,並不過份。”厲庭州依舊是淡淡的口吻。

顧願皺緊了眉頭,的確,兒子的這番話,她反駁不了。

“她清白嗎?如果她要真是個好女孩,怎麼會未婚就做了母親?”顧願隨既冷笑譏諷。

厲庭州俊臉僵住,隨後,聲音裡也透著一絲的燥鬱:“媽,從喬靈希一出生,就你找人調查她的底細了,她是不是個好女人,你心理不清楚嗎?”

“那是她以前,後來她不是出國了嗎?一出國就生了孩子,人小時候乖巧,長大後是會變的。”顧願想到自己之前的可笑行為,一時也有些臉熱。

的確,當她知道喬靈希就是她未來的兒媳婦後,她的確處處打聽著關於她的各種事情,當知道她隻是一個很安靜,性子溫和的女孩後,顧願的確暗鬆了一口氣。

可是,後來喬家敗落了,喬靈希遠逃國外避債,顧願也就冇有再調查過她了,這五年的空白,她相信,一定會改變一個人的。

厲庭州淡淡皺眉:“我觀察到的喬靈希,依舊還是那個人,隻是她變的堅強,變得成熟了。”

“都是孩子的母親了,能不堅強一點嗎?的確,我覺的她心眼也不多,可青青說她送了禮物給你,這分明就是有意勾引你的意思,你收了她的禮物嗎?”顧願目光盯住兒子詢問。

“收了,那禮物是我跟她打賭,她輸了,才送給我的,不是她有意要送。”厲庭州解釋道。“是嗎?如果不是她為了討好你而送的,那這件事情,我也不計較了,以後,你們相敬如賓的過日子,知道嗎,不許越線,你如果真的想找個女人,媽媽會幫你挑選的。”顧願覺的兒子這麼多年都冇有交過女朋友,怕他一時控製不住自己,就近的把喬靈希給辦了,那事情就會更加的麻煩。

“媽,我不是種馬,不會隨亂髮情!”厲庭州聽到媽媽的話,俊臉氣的脹紅了起來。

顧願見兒子繃著臉色,立即笑出聲來,感歎道:“兒子,我們有多久冇有聊過這麼多的話了,真想念你小時候粘著我的感覺,那時候的你,真討人喜歡。”

“我現在就惹你嫌了嗎?”厲庭州也莫名的笑了起來。

“不,你還是我最驕傲,最喜歡的兒子。”顧願轉過頭來,想要在兒子的臉上親一個。

厲庭州立即嫌棄的側開了臉:“好了,我先走了,公司還有事情。”

顧願看著兒子連親都不讓她親了,她立即失落起來,心想著,如果兒子能夠趕緊找彆的女人結婚生個孩子給她玩玩,那該多好啊。

天黑了下來,兩個小傢夥突然小手牽小手的走了進來,喬靈希看見他們,愣了一下。

兩個小傢夥眨著烏黑雪亮的大眼睛望著她,隨後,喬陽陽說道:“媽咪,聽姐姐說,你今天被厲叔叔的媽咪罵了,是嗎?”

喬靈希神色微訝,美眸立即轉向女兒,小傢夥有些心虛的往弟弟身後躲了去。

“甜甜,誰跟你說,我被罵了的?”

“我看媽咪好像很害怕的樣子,就以為是被她給罵了。”喬甜甜弱弱的說道。

喬靈希回想顧願對自己說的那些話,雖然不像在罵人,但是,卻比罵她更令人難受。

看來,她真的不該把自己的一些情緒寫在臉上,讓孩子們看見了,就會胡思亂想。

於是,她決定好好的跟孩子們聊聊這件事情。

喬靈希咬了一下嘴唇,雖然覺的自己現在對孩子們說一些成人之間的話題有些殘酷,但是,她又真的怕孩子們以後見了麵會頂撞到顧願,萬一惹她不開心了,那自己受點委屈倒是冇什麼,孩子們跟著自己

慘遭白眼,她的心會疼死的。

“甜甜,陽陽,厲叔叔的媽媽冇有罵我,我們隻是很正常的聊天,厲叔叔的媽媽是一個非常優秀出色的女人,她自己很有能力,所以纔會給人一種很威儀的感覺,你們要是以後見到她,一定不可以亂說話,也不可以做出什麼讓人討厭的行為,要乖一點好不好?”喬靈希溫柔的叮囑道。

兩顆小腦袋一致的往下點了點,喬甜甜率先的問:“媽咪,厲叔叔的媽媽是會吃人的母老虎嗎?”

喬靈希:“…”

剛纔的叮囑是白說了嗎?

“甜甜,不可以說這種不禮貌的話,厲叔叔的母親不會吃人,媽咪也不是怕她,而是身為晚輩,對她要多一些尊敬。”喬靈希不想給孩子們教育歪理念,所以,她隻能往最健康向上的方麵說去。

“尊敬長輩,我們知道的,媽咪,你放心,我保證不再亂說話了。”喬甜甜見媽咪一臉的嚴肅,立即吐吐小舌頭,表示自己知道錯了。

喬陽陽卻淡淡道:“媽咪,你就不要擔心我啦,我肯定不會惹禍的,但姐姐是大嘴巴,她,我就不敢保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