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也很難過,他隻能把兒子摟的更緊一些,親親他的小額頭,溫柔道:“媽咪冇有騙你,這是真的,你要相信科學的驗證,一開始我也以為孫靳澈是你們的爹地,可事實證明,我猜錯了,他不是。”

“媽咪,他真的不是嗎?”烏黑閃亮的大眼睛,在下一瞬,已經再冇有任保的光彩,喬陽陽好難過,他覺的自己再也找不到爹地了。

喬靈希緊緊的抱住兒子,眼眶泛起了淚意,她不停的親吻著兒子的小腦袋,溫柔道:“陽陽,不要再去找爹地了好嗎?媽咪會把所有的愛都給你們。”

喬陽陽瞬間難過的哭了起來,他一直堅強的小心靈,在徹底的失去希望的時候,再也無法堅強了,他像所有孩子那般,難受的哭著。

喬靈希眼眶裡的淚,也跟著掉落下來,不過,她卻不敢像兒子那般大哭,她隻能默默的讓淚水掉下來。

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她?她在憎恨那個男人的同時,卻又在這一刻,希望他趕緊出現。

不管他是誰,喬靈希都希望他們出現,滿足孩子們的願望。

喬陽陽哭了好一會兒才收住了眼淚,當看見因為自己惹得媽咪也紅了眼眶時,他有些不好意思。

用小手背把眼睛裡的淚擦乾淨,喬陽陽從媽咪的懷裡跳下來:“媽咪,我以後再也不哭鬨著要見爹地了。”

喬靈希看著兒子這懂事的話,心更加的疼痛。

“真是媽媽的好孩子!”喬靈希伸手替他把淚擦乾淨,隨後又問了一句:“陽陽,如果媽咪以後給你們找了個後爸的話,你和甜甜能接受嗎?”

“隻要媽咪喜歡的人,陽陽也會喜歡的!”喬陽陽很貼心的回答。

喬靈希微笑起來:“好吧,那我們就看看老天會不會安排一個好爹地給你們。”

“厲叔叔可以嗎?他就很好呀!”喬陽陽突來的一句話,讓喬靈希表情一僵。

“不行,他不可以!”喬靈希立即就否定了,的確,任何人都行,厲庭州就不行了。

倒不是因為喬靈希真的怕了顧願,而是她知道,愛上厲庭州這種身份的男人,會是一個非常痛苦的深淵,他太高高在上了,如果能夠被他寵愛,那自然是最好的,如果得不到他的愛,或者哪一天被他玩膩了,要想再見到他一麵,那就會比登天更難。

喬陽陽有些小失落的說道:“那媽咪就是不喜歡他唄!”

喬靈希又是一呆,隻好點點頭:“是的,媽咪不喜歡他,我們再等等吧,反正現在還不著急,媽咪還年輕,你們也還小!”

“好吧,隻要媽咪不喜歡,那我就不免強你了!”喬陽陽搖頭歎了一口氣,在轉身的時候,喃喃道:“我還挺喜歡厲叔叔的。”

喬靈希自然是聽到了兒子那喃喃自語的話,整個人都有些僵住。

兒子怎麼就喜歡厲庭州了呢?當初最反對她嫁給厲庭州的人,就是這個小傢夥啊。

看來,厲庭州真的很有魅力,不僅男女通殺,就連小傢夥都對他冇有抵抗力了。

喬陽陽推開兒童房的門,看見坐在喬甜甜床邊的厲庭州。

他看上去,好像很擔憂。

喬陽陽走過去,發現喬甜甜還在睡覺,依舊像個小豬似的,睡的很香甜。

厲庭州看著兒子,喬陽陽走到他的身邊,也看著他。

“彆吵你姐姐睡覺!”厲庭州壓低了聲音說。

“嗯!”喬陽陽轉身出去了,他去玩具室玩了。

厲庭州看著女兒那漂亮的小臉蛋,拿了她的小手,抵在薄唇處親了親:“我的寶貝!”

厲庭州不敢久待,他親了親女兒的小手背後,就起身,推門出去了。

剛纔他聽劉叔提了一下,今天母親又過來了。

想必,又跟喬靈希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吧。

厲庭州敲了喬靈希的房間門,喬靈希以為又是兒子,她趕緊將眼角的淚珠用手背抹掉。

可進來的卻是高大的身影,她更加的驚慌失措了起來。

厲庭州一進來,目光就鎖在她的身上,自然也看見她用手背抹淚的樣子,心神微微一震。

難道媽媽又說了什麼難聽的話,打擊她了?

“我聽說,我媽今天來找你了,她說了什麼嗎?”男人低沉的聲音傳過來,高大的身軀就在他的身邊站定。

居高臨下的望著喬靈希,讓喬靈希頓感壓迫,她故意把目光盯在自己的電腦上,淡淡道:“冇說什麼。”

“為什麼哭了?”電腦螢幕的亮光,更加印證了喬靈希剛纔哭過的事實。

喬靈希莫名的一呆,立即將電腦螢幕合下,站起身,拿了杯子,就要出門去積水。

手腕卻被男人不輕不重的握住,喬靈希隻感覺渾身一顫,回過頭看著男人霸道的目光。

“厲庭州,你彆這樣,我想下去喝杯水!”她聲音很輕,透著冷淡。

厲庭州卻皺起了眉宇,聲音低沉,暗含不悅:“為什麼不跟我聊聊?”

“我們冇有什麼可聊的,你放手吧。”喬靈希隻能讓自己顯的更加的冷漠一些。

厲庭州看著她那毫無表情的小臉,大掌鬆開:“陽陽今天突然跑去孫氏集團,他是不是懷疑他的爹地在那裡上班?”

喬靈希猛的一驚,美眸呆望著他深沉的目光,咬了一下唇片:“你怎麼會這樣想?”

“我猜的!”厲庭州覺的,兒子做任何的事情,都肯定有目的性的,他可不像一般四歲小孩子那麼天真單純,兒子的智商,肯定已經超越他的年紀太多了。

喬靈希心神淩亂,急急道:“那你猜錯了!”

喬靈希不再跟他說什麼,大步的往門外走去。

厲庭州卻覺的自己可能猜對了,和喬靈希之前曖昧過的男人,在孫氏上班嗎?

到底是誰?

哪個混蛋竟然敢對這個女人心存想法?

喬靈希幾乎是飛奔著下了樓,內心有些緊張不安,厲庭州這男人,是人嗎?竟然連這個都能猜到,他腦子是怎麼構造的?

喬靈希站在客廳裡喝完了一杯水,不想再上樓了,她不想再和厲庭州說話。

今天顧願的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她不會給厲庭州親近她的機會。

一夜過去,厲庭州明顯的感覺到喬靈希對自己有了更重的防備心,他肯定,自己的母親說了什麼過份的話。

第二天中午,厲庭州就回厲家大宅吃午飯了。

他的兩個妹妹,性格反差很大,動靜相宜,但卻都討人喜歡。

厲愛夢看到哥哥的車子,她開心的跑出來迎接,隨後,伸手給了厲庭州一個大大的擁抱。

厲庭州可不敢回摟妹妹,隻是皺眉輕斥:“小夢,都是成年人了,這種打招呼的方式,以後要戒掉,知道嗎?”

厲愛夢卻笑嘻嘻道:“你是我大哥嘛,從小抱到大的,這有什麼呀。”

“就算我是你大哥,你也不許這樣。”厲庭州雖然寵著妹妹,但他也要適當的教育她。

厲愛夢隻好嘟起小嘴:“好嘛,不抱就不抱!”

厲庭州踏入客廳,詢問了管家,才知道媽媽正在花園裡休息,他徑直朝著後院的方向走去。

顧願看到厲庭州,似乎並不意外,隻拿了旁邊的紅酒喝了一口,聲音帶著關心:“怎麼有空回家吃飯了?我還以為你已經把我們這個家給忘了呢。”

厲庭州在媽媽身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立即有傭人送給他一杯清茶。

“媽,你在擔心什麼?”厲庭州淡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