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點多!

劉叔來接喬陽陽的時候,喬陽陽突然就提出要讓劉叔帶他去街上逛逛,說他很久冇有出來逛,在家裡悶極了。

劉叔可不敢做這個決定,於是,他打了電話問厲庭州。

厲庭州心想著,有劉叔陪在身邊,兒子的安全問題是不必擔心的。

於是,厲庭州答應了,讓劉叔帶著他去逛逛。

劉叔帶著喬陽陽來到了市區,喬陽陽突然開口說道:“劉伯伯,我可以去找我的小姨嗎?”

“你的小姨在哪裡?”劉叔好奇的問。

喬陽陽立即一臉認真的回答:“我小姨在孫氏集團上班,我可以去找她一下嗎?求求你了,我好久冇見到她了,有點想她。”

“你確定你小姨在孫氏集團上班嗎?”劉叔覺的,小少爺年紀還這麼小,他真的記得這些事情嗎?

“當然確定了,不過,我可能會被攔下來,他們肯定見我是小孩子就不讓我上去了!”喬陽陽苦惱的皺著小眉兒說道。

劉叔聽了之後,被他那苦惱的小模樣給逗樂了,立即說道:“陽陽,你放心,劉伯伯有辦法帶你上去。”

“真的嗎?”喬陽陽一雙大眼睛閃動著狡黠的光芒。

劉叔把喬陽陽帶到了孫氏集團,劉叔為了替喬陽陽見到他的小姨,就動用了一下他的關係,很快的,就有人下樓來接他們了。

劉叔之前身為厲氏的總管家,人脈也非常的廣闊,要進孫氏集團,也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喬陽陽一雙烏黑的大眼睛驚歎的看看這,又新奇的看看那兒。

說真的,這些高大上的辦公環境,他隻在電視裡看見過,真正的卻是第一次見。

“劉伯伯,那裡是洗手間嗎?你在這兒等我一下,我去上個洗手間!”喬陽陽一副很懂事的樣子,讓劉叔對他放鬆了心,就讓他一個人過去了。

喬陽陽早就準備好要開溜了,他還要去找他的爹地呢。

於是,喬陽陽趁著劉叔目光轉向彆處的時候,偷偷的從他的後麵一條走廊溜掉了。

他先是朝著電梯那裡跑去。

進入了電梯,他這才扮無辜的望著一名職員:“姐姐,請問孫靳澈在哪一個樓層哦?”

“小朋友,你找孫總啊?你是他什麼人啊?你知道這裡是公司,小孩子是不能亂跑的嗎?”女職員很詫異的望著他,一看,發現是個如此漂亮的小男孩,想必跟孫總肯定有點關係的吧。

“他是我叔叔,我就是從他那兒下來的,可我太頑皮了,我現在都不記得他在哪個樓層等我了!”喬陽陽智商情商都很高,應付這些是足夠的。

女職員一聽他竟然是孫靳澈的小侄兒,她立即笑靨如花的說道:“小朋友,孫總真的是你叔叔啊,那我帶你到他的辦公室去吧!”

女職員也是為了邀功,心想著,如果把喬陽陽帶去見孫靳澈,說不定能夠給孫靳澈留下一個好印象呢。

“謝謝姐姐,姐姐,你人真好,也長的好漂亮哦!”喬陽陽立即嘴甜的說道。

女職員聽到小傢夥讚她漂亮,她非常的開心。

喬陽陽勝利的到達了孫靳澈的辦公室樓層,女職員指了指前麵那扇大門,告訴他那裡就是孫總的辦公室,還準備帶他進去,喬陽陽已經對她揮揮手:“謝謝你了,大姐姐,到了這兒,我就認路啦!”

女職員有些失落的站在電梯門口,不會吧,就這樣完了?

她還想帶這個小孩子去邀功呢。

喬陽陽自然也知道那位姐姐的心思啦,但他怎麼可能讓這位姐姐去爹地麵前重新整理好印象呢?

他的爹地,最終都是要娶她媽咪的。

喬陽陽小小的身影一溜煙的跑了過去。

在經過助理辦公桌前的時候,他彎了一下小身板,很輕易的就溜過去了。

他看見那扇大門,心想著,那肯定就是孫靳澈的辦公室了。

喬陽陽一雙大眼睛望著助理那邊,見她們都在盯著電腦,顯然冇發現他的存在,他直接打開門就躲了進去。

他一進去,就看到裡麵有一個年輕高大的男人站在落地窗前打電話。

喬陽陽一雙大眼睛呆直的望著對方,眼眶裡莫名的就閃動了一些淚光。

孫靳澈聽到開門聲,回過頭看了一眼,就看見了一個小小的身影,呆若木雞的站在那兒。

孫靳澈也是一愕,他辦公室裡怎麼會進來一個小男孩?

這是誰家的孩子走丟了?竟然直接就闖進他的辦公室來了?

就在孫靳澈還冇有反映過來的時候,喬陽陽已經飛奔過來,兩隻小短手直接就抱住了他一條大長腿,烏嚥著叫喊:“爹地…”

孫靳澈被喬陽陽這一聲叫喊,嚇的手機都差一點給扔出去了,他急急的把電話給掛斷了。

隨後,他一臉不敢置信的低頭跟喬陽陽仰起的小臉對望著,看見小傢夥臉上掛著淚,真的像一個走丟的孩子。

“小傢夥,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怎麼會是你爹地呢?”孫靳澈不由的笑起來,還是頭一次被人這樣稱呼,他覺的很新奇,但他清楚,自己是不可能有孩子的,又略微失落。

“我冇有認錯人,你就是我爹地,你叫孫靳澈對不對?”喬陽陽看見爹地,激動的兩個小臉蛋都是紅紅的。

“對啊,我是叫孫靳澈,可是…我冇有結婚,也冇有孩子!”孫靳澈皺起了眉頭,心裡想著,自己難道什麼時候睡過哪個女人,這孩子真的是自己的?

“你是冇有結婚,但你和我媽咪生下了我和姐姐啊。”喬陽陽因為不太懂男人和女人為什麼會生下孩子,但他就是覺的該這麼說才行。

孫靳澈又被他的話給逗笑了,於是,他蹲下來:“小傢夥,你告訴我,你媽咪叫什麼名子,我讓人帶你過去找她。”

“我媽咪冇有來,她還不知道我來找你呢,我媽咪她討厭你,說你欺負過她。”喬陽陽立即一臉認真的說道。

孫靳澈俊臉更加的震驚,他立即皺起眉頭,暗想著,自己什麼時候欺負過她了?

“好了,你肯定是認錯人了,我怎麼可能欺負你媽咪呢?她叫什麼名子,我讓人送你到她那裡去。”孫靳澈覺的,這小東西肯定是因為年紀太小了,所以認錯人了。

“我媽咪叫喬靈希!你一定是認識她的,對不對?”喬陽陽立即開口說道。

“什麼?”孫靳澈嚇的俊臉都變了色,一把將喬陽陽的兩個小肩膀抓住:“你再說一遍,你媽咪叫什麼?”

“我媽咪叫喬靈希啊,我叫喬陽陽,我還有一個姐姐叫喬甜甜,我們都是你和媽咪的孩子。”

喬陽陽一本正經的介紹自己和媽咪還有姐姐。

孫靳澈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一張俊臉湊近了打量喬陽陽,小傢夥長的漂亮極了,短短的劉海下麵,一雙烏黑閃亮的大眼睛,五官精美,整個人看上去,真的有一種驚為天人的漂亮。

“你媽咪告訴你的?我對她…”孫靳澈一時不知道要怎麼跟一個四歲小男孩解釋男女之事,就用手胡亂的比劃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