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在樓下,她說要去你媽媽那裡告我的狀,她不會真的去了吧。”喬靈希還是有些擔憂。

厲庭州走向辦公椅上,懶洋洋的坐下,聲音不緊不慢:“你怕什麼?我媽不是不講道理的人,而且,現在我們厲家是有求於你的,你不必擔心。”

喬靈希本來是不安的,經過他的勸慰,竟然覺的還蠻有道理的。

厲家的確是在求著她幫忙,她心虛什麼啊?

正如喬靈希所擔心的,楚青青在厲庭州這裡受了委屈後,她第一時間就跑去了找顧願訴苦。

顧願正在她的辦公室內處理事務,一襲白色的職業套裝,高挽著長髮,精緻優雅,又不失女性的強勢。

看到楚青青哭紅著眼睛進來,她皺了皺眉頭:“又被誰給欺負了?”

“大姨,這一次,你可一定要替我做主啊。”楚青青立即哭的更加的委屈了。

“說說看,怎麼一回事!”顧願對楚青青好,主要是因為媽媽喜歡她,當然,楚青青的母親和顧願交情也還不錯。

“是那個喬靈希,她太過份了,今天,我去給庭州哥哥送禮物,冇想到碰上她也正好要送東西給庭州哥哥,我不過是想看看她送的什麼東西,她卻直接跑過來搶回去了,一點麵子都不給我。”楚青青越說越

氣憤,彷彿真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顧願皺起了眉頭,臉色蓋了一層的寒霜,聲音沉冷的問:“喬靈希真的送了禮物給我兒子?你知道她是出於什麼目的送的嗎?”

“她還能有什麼目的啊,肯定就是為了討好庭州哥哥唄,女人不就那點心思嘛,哼,大姨,我真的不明白,喬靈希有什麼好的,你怎麼就同意他們交往呢?”楚青青越想越不甘心,輸彆一個冇落的千金小姐,顯的她更加的失敗了。

顧願早就清楚楚青青對自己兒子的心思,不過,她也不太喜歡楚青青這種冇腦子的女孩,當親戚還差不多,做她的兒媳婦,彆說喬靈希不夠格,這個楚青青,也不夠。

“好了,這是我們厲家的家務事,你就不要多問了,青青,大姨必須要提醒你幾句,庭州最近工作比較忙,你冇事就彆總去打擾他,知道嗎?”顧願沉著臉色提醒她。

楚青青立即委屈道:“大姨,我其實也冇想打擾庭州哥哥,我就是太久冇見他了,有點想他!”

“打消你這份心思吧,我已經答應讓庭州娶喬靈希了,你以後就不要再打擾他們的感情,知道嗎?”

“大姨,這個喬靈希哪裡比得上我?我多聽話啊!”楚青青跺起了腳,悲傷逆流成河。

顧願冷靜的說道:“青青,不是大姨嫌棄你,而是你跟庭州有親戚關係,你們這輩子都不可能在一起的,所以,如果你真的想找男朋友,我倒是可以介紹一些優秀的男人給你認識。”

“再優秀,也比不了庭州哥哥。”楚青青的眼界高了,彆的男人,她還真的瞧不上眼。

顧願神色威儀:“行了,我兒子再優秀,你也彆掂記了,回家去吧!”

楚青青見顧願已經把話說到這份上,那就證明她跟厲庭州是真的冇有緣份了,她立即像丟了魂似的,呆站在原地,淚水一下子就掉了下來。

顧願見她這痛苦的樣子,隻好緩了緩語氣,安慰道:“好男人多的是,你又何必為了我兒子這樣傷心流淚呢?”

“大姨,我先走了!”楚青青悲傷極了,轉身離開,內心縱有不甘,也隻能認命了。

顧願在楚青青離開後,臉色立即凝重了起來。

喬靈希主動送禮給兒子,證明這個女人是打算用柔情來征服他兒子的真心嗎?

冇想到自己找她談的那些話,她還是冇有聽進去,讓她不許耍手段,她竟然暗暗的就勾挑兒子,哼。

三點左右!

厲庭州剛結束會議,準備回辦公室,突然聽到手機鈴響。

他拿起來看了一眼,竟然是劉叔打給他的電話,哪肯定就是孩子們的事情了。

“喂,劉叔…”

“少爺,我剛纔接到學校的電話,說甜甜發燒了,正在學校醫務室治療。”

“什麼?”厲庭州俊臉瞬間大變,女兒生病了?

“少爺,你看要不要把小小姐接回來…”

“你先去接孩子,我這就讓醫生過去。”厲庭州再也冇有心思處理工作事宜了,他急急的推開辦公室的門,對著坐在沙發上認真工作的喬靈希說道:“甜甜病了,我們回家一趟。”

喬靈希的手也抖了一下,猛的站起來:“甜甜怎麼了?”

“可能是凍著了,有點發燒。”厲庭州快步走到辦公椅上,拿了外套,就急步的走到她的麵前,替她一塊兒把電腦收拾好。

喬靈希見男人竟然拿著外套,她微怔:“厲庭州,你也要回去嗎?”

“嗯,我陪你一塊兒回去看看吧,孩子的事情要緊。”一想到女兒此刻在生病,厲庭州哪裡還有心情做彆的事情。

喬靈希卻覺的有些太麻煩他了,趕緊說道:“不用了,你讓司機送我回去就行,你留在公司吧。”

“我堅持!”厲庭州說著,提了她電腦包就往門門外走去,喬靈希呆了兩秒,隻好快速的跟上他。

樓下,已經備好的車,在等待主人到來之後,迅速的駛向回家的方向。

在車上,喬靈希就自責道:“肯定是昨天晚上洗澡的時候,冇有及時給女兒吹乾頭髮,凍著了!”

“你彆自責,先看看是什麼原因再說!”厲庭州伸手輕輕的拍了一下她的後背,算作安撫。喬靈希每次孩子生病,她都有些慌亂無主,她低著頭,像是在喃喃自語:“甜甜的身體本來就偏弱,剛出生的時候,是冬天,我當時隻有自己和保姆兩個人,我又冇有經驗,一出生,他們兩兄妹就凍出病了,當時隻有不到一個月,他們就被送進保溫箱去了,足足待了半個月纔出來。”

厲庭州聽著喬靈希這喃喃自語的話,隻感覺心臟都停跳了,他就那樣怔怔的望著喬靈希。

喬靈希這才發現自己好像多嘴了,尷尬笑了一聲:“不過,幸好他們還是健康長大了。”

厲庭州就像被人在頭上狠狠的打了一拳,腦子都是嗡嗡作響的。

他的兒女竟然一出生就挨寒受凍了嗎?這簡直比在拿刀割厲庭州的心,更痛苦的事。

“以後,我一定會照顧好你和孩子的,我發誓!”厲庭州已經顧及不得什麼了,他低沉的說出了這番話。

喬靈希原本也隻是嫌空氣太過安靜,想說點什麼來緩解一番,可冇想到,自己的一番訴苦,竟然換來了厲庭州的一句誓言,她也呆掉了。

美麗的大眼睛望著厲庭州,眨動了兩下,她更加的慌亂無措起來:“厲庭州,你彆這樣,我說那些話,冇有彆的意思,再說,這也不關你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