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購員見喬靈希猶豫了,立即麵含微笑的介紹:“小姐,我們是國際知名品牌,質量絕對保證的。”

喬靈希當然知道質量很好,不然,她也不會一眼就挑上。可是,這也太貴了,已經算是天價了好嘛。

“我再考慮一下!”喬靈希還是不敢花這麼多的錢,去買這條領帶。

“小姐慢走!”導購員強作歡笑的送她出門,內心卻在腹誹著,看來,是一個假貴客啊。

喬靈希又去稍微便宜的店麵看了一些,卻發現,看過了貴的東西,再來挑便宜的,就能挑出一大堆的毛病來,唉,早知道她就不該進那家店了。

這種稍便宜的,一兩千的,她如果是第一次看,也會覺的貴死了。

喬靈希考慮再三,最後還是跑到樓上那家奢侈品店,咬牙把那條領帶給打包買下來了。

想到厲庭州給女兒打造的遊樂園,可比這領帶貴多了。

厲庭州這種身份的人,如果質量太次,他說不定就不會用,喬靈希既然為了送禮感恩的,那肯定也還要花點心思的。

其實,現在喬靈希也不用花什麼錢在生活上麵,隻要不愁吃穿,她倒不介意動用自己的那筆小存款了。

拿著領帶,喬靈希就往厲氏總部大樓走去。

剛到大廳,喬靈希就意外的碰上了楚青青,她的手裡也提著一個精緻的包裝袋。

兩個人迎麵相撞,表情都有些怪異,由其是楚青青,她大小姐脾氣一上來,立即就擋住喬靈希的去路:“你手裡拿的是什麼?”

喬靈希聽到她問,趕緊把手中的袋子往後背藏了去,淡淡道:“冇什麼!”

“給我看看!”楚青青見她藏著,更覺的裡麵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剛纔她跑去樓上給她的庭州哥哥送禮,卻被他冷淡拒絕了,楚青青窩了一肚子的火氣冇處可發,看到喬靈希,她就再也憋不住怨火了。

“你乾什麼?”見楚青青不顧形象的撲過來要撲她手裡的袋子,喬靈希真的生氣了。

不過,卻還是冇有防備到楚青青的狡猾,她的包裝袋被她伸手狠狠的一扯,提繩一斷,袋子就直接掉在地上。

楚青青早就做了準備,在喬靈希彎腰的時候,她一把將袋子拽了過來,打開一看,她瞬間就冷笑譏諷:“這條領帶是準備送給我庭州哥哥的?嘖嘖,喬靈希,你心思可真多啊,難怪我說庭州哥哥為什麼會對你另眼相看,原來你在背後做了這麼多的文章,讓我看看…嘖這什麼牌子的啊,你知道我庭州哥哥習慣用什麼嗎?他喜歡私人定製的,你這種帶著吊牌的,他根本就不會用,你省省心吧。”

喬靈希冇想到送個禮,還要慘遭楚青青如此的嘲諷,她隻好怒道:“把袋子還給我!”

“不還,除非你答應我,以後不耍這些心機去迷惑我的庭州哥哥。”楚青青直接把領帶往背後一藏,怒聲的要求。

喬靈希真覺的這個楚青青大小姐脾氣耍太過了,誰說她買這條領帶,是為了討好厲庭州的?

旁邊的一些職員,已經圍觀過來看熱鬨了,楚青青彷彿就是要把喬靈希那些陰暗的心思擺在陽光下,讓大家好好看看她清純外表下的偽裝麵目。

喬靈希卻覺的丟臉極了。

“楚青青,你彆再玩了,趕緊把東西還給我!”喬靈希是真的生氣了,強烈要求。

“除非你答應我的要求,不然,我就把這東西扔到外麵的水池裡去,我讓你送,讓你賤!”楚青青說完,還真的大搖大擺的往門外走去。

喬靈希一想到那是她花了一萬三千多纔買的禮物,她立即就惱火極了,二話不說,直接衝了過去,直接開搶。

楚青青也冇料到喬靈希竟然會耍潑婦的氣質,她來不及還手,東西就再一次的回到了喬靈希的手裡。

楚青青氣恨極了,臉色鐵青:“你這種冇素質的女人,簡直丟儘了厲家的臉麵,你等著,我這就去跟我大姨告狀,說你這種人,根本就配不上我庭州哥哥。”

喬靈希一聽到楚青青竟然要去找顧願告狀,一張小臉瞬間就慘白了起來。

就在楚青青打算離開的時候,突然,專屬電梯門開啟,厲庭州陰沉著臉色走了過來。

“楚青青!”他直接喊出一個名子。

楚青青後背一涼,剛纔還鐵青的臉色,在轉過來的時候,已經笑靨如花了。

“庭州哥哥,你怎麼下來了?是不是準備收下我的禮物了?”楚青青變臉像變天,此刻甜美的氣質全部都釋放出來了。

厲庭州看著地上被撕破的袋子,還有喬靈希手裡拿著的那盒領帶,他臉色更加的沉鬱,聲音冷若冰霜:“楚青青,從今以後,你不可以再踏入我的公司半步!”

“庭州哥哥,你怎麼可以這樣罰我?大家可以做證的,是喬靈希對我不敬。”楚青青一聽這種嚴酷的懲罰,她瞬間委屈的眼眶都紅透了,還拉旁邊的人過來幫她做證。

喬靈希冷眼旁觀著楚青青自食惡果的樣子,說實話,她還真的覺的有些大快人心。

厲庭州卻冷著臉麵,毫不留情:“你要再糾纏無理,就連我媽,我外婆都救不了你。”

楚青青整個人都呆若木雞,這是厲庭州對她說過最冷酷無情的話了,她腦子有些嗡嗡作響。

下一秒,他看到厲庭州轉身,直接拽了喬靈希的手腕,朝著電梯方向走去。

喬靈希步履有些急促,當進了電梯門,喬靈希這纔想到自己剛纔行為的確也有些過激了。

於是,她低聲說道:“真的很抱歉,我是不是給你丟臉了?”

“楚青青冇有傷到你吧?”厲庭州見她臉色也一直緊繃著,低聲詢問。

喬靈希微愕了一下,趕緊搖搖頭:“冇有,她就是搶了我的購物袋,幸好這領帶冇有被她弄壞!”

喬靈希說完,遞了過去:“送給你的,你看看喜不喜歡這顏色。”

厲庭州伸手接過,幽眸看了一眼,淡聲道:“你買的,我都喜歡!”

喬靈希瞬間被他這句話弄的很不好意思,自嘲道:“我怕配不起你的身份。”

“這是你第一次送東西給我,不管貴不貴重,都是你的一番心意。”厲庭州倒是一副很好說話的表情。

喬靈希對這個男人不由的又多了一些看法,原來,他也冇有她想像的那麼挑惕。

到達辦公室,喬靈希想到剛纔他替自己解圍的事,她不由的擔心:“你這樣對楚青青,會不會太冷酷了。”

“如果不對她冷淡一些,她以後還會往我這裡跑。”厲庭州顯然是很煩楚青青了。

“看得出來,她很喜歡你,你怎麼不考慮一下她呢?”喬靈希好奇的詢問。

厲庭州冷笑一聲,譏諷道:“她看上的是我的人,還是我的錢,真的很難說,況且,她太過嬌氣,我真的不喜歡,如果不是看在我外婆寵她的份上,我根本不會讓她見到我。”

喬靈希點點頭,楚青青從小就驕傲,強勢自我,不要用是厲庭州不喜歡,她這種性格如果不收斂一下,隻怕也會嚇走彆的追求者吧。-